分享

Antony Gormley (異世界之旅)半夜…

就是為了拍晚上的照片從下午忍受蒼蠅待到現在~
(而且我証實了蒼蠅應該是晚上睡覺,數量少了99%)
我我我…我真在這個鬼地方睡了一晚~
因為我真的很想拍星軌的照片~ 
像是這樣,不過其實是失敗的,因為沒想到內陸很熱,所以午夜十二點前地面都是熱風~
所以雖然是用ISO200,曝了三十分鐘還是雜訊一堆~ 
花了兩小時拍了三張 … 放棄~      (氣人的是半夜一兩點後氣溫有變很低)
從停車的地方走到最近的一個雕像,起碼也要走個五百公尺~
在月亮都下山之後(為求更黑的夜晚)整個是到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態~
我拿著手電筒都只能看到前面五公尺以內~ 
走下去鹽湖的時候,其實沒有猶豫地一直走~
但是心中一直喊著「神經病!羅瑾瑋你真的很大膽~神經病!羅瑾瑋你真的很大膽~」
半夜一個人走在這麼詭異的地方,我心想就算這個時候飛蝶降臨也不奇怪吧~
但雕像動起來的話,那就太可怕啦~
方圓半徑五十公里應該都是沒有人的~ 最近的一個小鎮在五十公里外~
而且也不知道會不會有什麼野生動物出現,還好~ 我平安回來了~
不過話說回來,沒有光害,果然是滿天的星星~
很久沒有這麼仔細欣賞滿天的星星了~ 每次看到這種星空~
都會讓我回想到小時候全家躺在屋頂看流星的情況~  小時候對宇宙的奧秘還蠻著迷的~
Done…
   其實台灣高山無光害的地方也可以看到啦~
分類:旅遊

評論
上一篇
  • 艾斯佩蘭斯(Esperance)
  • 下一篇
  • Antony Gormley (異世界之旅)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