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轉錄〕資優孩子的成長戰爭

資優孩子的成長戰爭 
本篇文章摘自:商業週刊第 945 期
作者:李盈穎 
天才令人羨慕,但很少人知道如何教育天才,多數天才長大後也無法有高成就,我們
對天才教育究竟瞭解多少? 
  二○○五年十一月一日傍晚,台北師大分部校園裡,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大考中
心主任簡茂發、中央大學校長劉兆漢、交大校長張俊彥,都出席科學教育指導委員會
第三次的聯席會議。 
  這會議針對「高中科學班」討論長達兩個多小時。希望在現有資優教育外,新增
一個培育頂尖基礎科學人才的新管道。可能在二○○六年招收一百五十位國中畢業生
,在全國的建中、北一女等六所頂尖高中試辦,這些學生三年後將可直升大學,不需
經過現有升學體制。 
  為避免該方案在沒拍板前,引起父母、學子們又開始另一場戰爭,拚命送孩子進
補習班角逐名額,與會者與教育部格外低調。 
  二○○五年暑假,十七歲的林建邑從台大畢業,旋即負笈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攻
讀博士。他,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大學畢業生,依國內正常受教年齡,大學畢
業生應是二十二歲到二十三歲。 
  林建邑不但連跳五級,比一般人學習時間快五年,連碩士過程都省略,直接念博
士。在林建邑之前,國內曾有一個十八歲就大學畢業直接到國外讀博士的天才,是現
任淡江大學副教授楊柏因。 
天才很稀有!資優者約三到五%,天才是萬分之一 
  培養資優生、天才兒童,是無數父母夢寐以求的希望。什麼樣的人是天才?一般
而言,智商在一三○以上,智能比一般人提前兩年(可跳級兩年)即是資優。天
才,則是「資優中的資優」。前教育部長郭為藩曾指出,資優者的出現率在三%到
五%之間,天才則是萬分之一。 
  也就是,天才是人類智能金字塔最頂端的少數人,但這少數人,對人類造成很大
影響,他們甚至有改變世界的能力: 
  如今我們能瞭解地球潮汐、彗星運動、太陽系星球的存在,就是因為牛頓利用數
學原理證明萬有引力的存在。而現在的核能發電、原子彈、全球衛星定位系統,源頭
都是數理天才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再想想,沒有電力照明的醫院、工廠、火車、電梯
,會發生什麼事?就可以知道,一生共有兩千多項發明的發明天才愛迪生,對人類有
多麼大的貢獻。但是,並不是所有天才,都能發揮潛能,相反的,多數天才終其一生
沒沒無聞,甚至比一般人更不如。所以,至今歷史上有記載的天才,寥寥可數。因為
,老天爺送給天才的天賦才能,就像一刀的兩刃。 
天才是種病!才氣的基因,和某種自閉症基因相同 
  愛爾蘭三一學院精神病學家費茲傑拉得(Michael Fitzgerald)二○○五年六月出版
新書《藝術創造力的起源》(The Genesis of Artistic Creativity),研究史上多位名人天才的
傳記(牛頓、莫札特、貝多芬等),結果發現他們多半有「亞斯柏格症候群」
(Asperger's Syndrome)。 
    這是一種較緩和的自閉症,有這種病的人,會有超凡的藝術創造與高超的數學天
賦,愛因斯坦也被認為有這種病。費茲傑拉得發現,導致亞斯柏格症候群的一些基因
,和擁有才氣洋溢的創意,基因是相同的。也就是,天才與瘋子之間,僅一線之隔。 
「資優生,幾乎都有『過度激動』(overexcitabilities)的身心特質。」台北
市資優教育資源中心主任劉貞宜指出,「過度激動」一方面是資優生一股向上的力量
,他們有強烈的學習動機和求知慾,但「過度激動」也會產生負面影響,當資優生急
於不斷往上的需求無法被滿足,就顯得焦躁或鬱悶(躁鬱)。 
     此外,資優生還普遍要求完美、敏感,讓他們追求卓越、學習快速,但也讓他們
在無法盡如人意時,容易受傷害,造成內心的衝突與不協調。 
     一位天才的早慧、孤單,很可能以結束生命的方式來面對。林姓資優生曾參加澳
洲新南威爾斯大學所舉辦的國際學科評量,蟬聯兩屆科學組台灣區第一名,於二○○
○年就讀於建國中學數理資優班,第一學期即得到全校第一名。隔年三月,他竟選在
一個清晨上吊離世。過世後,父母與同學為他整理手札,收錄作文、自傳、週記、信
件,他不僅聰慧,還利用課餘時間大量閱讀書籍,並進一步對週遭人事提出針砭及疑
問。母親在手札一開頭的文章寫著:「你只是一個孩子啊!為什麼要有那麼深邃的思
想?你就不能從眾去喜愛『無聊』的偶像歌手,去參加『言不及義』的聊天呢?」 
     波蘭學者 Kazimierz Dabrowski,則把資優生的「過度激動」分五種類型,他們有用
不完的精力、較敏感的感官知覺、高智商、永不枯竭的好奇心、想像力特別豐富、極
端的情緒高低潮。美國心理學者Michael Peichowski也認為,過度激動增加智力和情感的
發展,但也會產生衝突與緊張。 
天才吶喊:「別叫我資優生」 被同儕孤立,也自我孤立 
  也就是,天才有高智力,但也要面對高度的內心衝突。到底,在令人豔羨的低年
齡高成就之外,天才有什麼樣的心理壓力和難言的苦痛?我們專訪一位台灣知名度很
高的數理資優天才,經過長達三星期、六次電話聯絡,他才願意填寫我們提供的問卷
,並接受訪問。 
  訪談中,他直言自己一路走來並不快樂,「痛苦」、「曾想自殺」、「burned-out
(燃燒殆盡)」等字眼出自天才口中時,格外令人心驚。但這卻是天才的真實感受,
為保護當事人,我們隱去他的姓名簡稱A君: 
     「我和人相處會有壓力。」他從小就習慣一個人,國中時,因為功課好、個子小
,常被同學欺負。他的自我防衛之道,是平常沒事拿本書坐著,築起一道自我堡壘,
也不跟別人來往。跳級上高中後,他不怎麼合群,體力也差,同學知道他是資優生,
總是對他另眼相看——例如,全班都知道的事,就漏掉通知他,他的東西也經常會不
見。「資優生」三個字多年來一直困擾著他。「單只是人家一直提到我是資優生,就
已經很煩了,一直到最近幾年,我都很討厭人家這樣講,」他說。 
     青少年時期,正是渴望尋找同儕建立自我價值體系的階段。但因為是資優生,同
學有意無意間,畫個圓圈,把他推向圓圈之外。站在圈外,他成為孤獨的天才,只好
跑電腦社:「在電腦前大家都是平等的,就不會想到問你是資優生,比較厲害或不厲
害。」 
  他智商高,但對生活瑣事卻笨手笨腳,例如在校打掃時,他就常常會不小心打
翻東西,還失手把水桶從窗台上推掉下去。於是,能讓他自我肯定的,就是數理資
優的能力。「我想大部分的資優生都和我一樣,心理上多少有點不正常的好勝心,這
是我們這種人支撐自我的重要因素,是我們存在的意義。」 
天才吶喊:「不想再唸書了」 發現天外有天,頓時受挫萬念俱灰 
  在一般人的世界裡,他被稱為天才,進入天才世界,卻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例如,他在國外唸書時,真正見識到「過目不忘」的人,「就像照相機一樣,書本第
幾行第幾字有什麼錯誤都能說出來,基本上那是一種scan(掃瞄)!」 
     在台灣雖不怎麼快樂,但在求學過程中,還算一路順風。直到隻身到國外,他才
發現自己獨自面對挫折的能力不足。「我不是個能忍受挫折的人。」他在國外唸書念
到突然「卡」住,加上感情遇到挫折,「有一天萬念俱灰,不想再念了!」 
從小到大,除了少數朋友,他習慣一個人,對感情問題顯得低能。「『要替人
家著想』這個東西是要學的,我太反社會了,」他認為不擅處理感情問題來自於,
過去沒有學習如何替他人著想,等他開始想學的時候,已經有點晚了。「我當時是滿
慘的,我不認為我應該要變成那個樣子。」 
天才覺悟:停止爭勝,放下「應該要很偉大」想法 
     其實,念到「卡」住無法再繼續的,不只是他,和他同時出國的另一個資優生,
哈佛博士沒念完就打包回台。A君後來轉念其他研究所,還是拿了個博士,和他同齡
的人大學都還沒畢業,他已拿到知名學府博士學位,如此炫麗耀眼的成績,卻是另一
段自我掙扎的開始。 
     因為以很短的時間讀完博士,趕著寫完論文,A君身體變得更虛弱。他覺得自己
像松鼠爬籠子,疲憊不堪。回台灣後,覺得自己「完全burned-out(燃燒殆盡)」,工
作幾年,身體和研究方面的壓力讓他倦怠、挫折,「所以我停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完
全熄火。」 
     後來他再也無法忍受自己,放了一年假,扔掉所有教書的講義,跑到很遠很遠的
地方。雖然沒有放鬆心情,患得患失也改不掉,但他總算學到:「盡量做就是了,並
且放下『我自己應該要很偉大』的想法。」 
     他承認,從博士班畢業那天起,十幾年來自己幾乎沒有進步。「到今天為止,我
覺得對不起老天爺。我上半生太過順遂,造成抗壓性、耐性和心理調適能力不足,浪
費了很多時間。」從拿到博士回到台灣,他一直在「與自己掙扎!」 
     「過得不快樂都是因為自己,患得患失是心障的一種,爭勝之心也很可怕。」他
正學習不再為自己設過高的標準,「如果你沒有掙扎出自己給自己的束縛,你永遠有
東西可以比。」天才風光的表面,隱含著難言的痛苦。 
     「其實,資優生就像殘障生,一樣需要特別關心。」家有天才兒的單寶慶說,
會價值鼓勵資優生認定的角色,是成功的、社會欣賞的、順從的角色。但那些較
特別的資優生卻認同挑戰、批判、創新、反傳統的角色,如果社會沒有給他們一
個「做自己」的空間,他們只好戴上面具,隱藏自己,以求得社會的認定及接
受。 
天才像殘障生!除了智能引導,更需要加強情意輔導 
     A君提到,「資優生心理上多少有點不正常的好勝心。」台北市資優教育資源
中心主任劉貞宜說,資優生是一群自我要求很高的人,要他們不去比很難。所以她
強調,現在的資優教育,除了智能上的啟發與引導,更要同步加強情意輔導。亦即,
面對困難、挫折和壓力時的調適(如轉換觀念)。 
     根據一九九七年師範大學〈跳級資優生之追蹤研究報告〉指出,跳級資優生裡有
兩成的學生適應困難,原因不外是:一、人際交往能力不足,二、生涯覺知及決
定能力不足,三、考試焦慮,四、低成就。 
     茱蒂佛斯特一九九○年執導的「我的天才寶貝」片中,天才佛瑞德在小學一年級
時,同學滿場飛奔打球,他則是在地上畫聖母像;在別人換牙齒的年紀,他擔心世界
環境的安危。學者觀察:「他既不正常,也不快樂。」他母親和教育學者,對如何
教育佛瑞德持不同意見,母親只希望,他像尋常小孩般長大。 
     學者帶著佛瑞德參加智力比賽、跳級進大學暑修、上電視。小佛瑞德在大學裡交
了一個大朋友,大朋友帶著他騎車、玩耍,但當佛瑞德一天直接闖進大朋友與女朋友
的房間,他遭到大朋友的喝斥,並且對他說:「你是個孩子,而我要與許多大朋友有
我們的事要做。」此後,佛瑞德不再參加任何超越他年紀的活動。藉由母親的幫助,
後來的他尋回屬於自己同年紀的一班朋友。片尾,佛瑞德以一個自述的口吻說:「我
不在乎,因為我很快樂。」 
     天才(或資優生)跳級讀書是否順利,絕對不只是智育教育問題。師範大學特教
中心主任郭靜姿分析:跳級之後要適應得很快樂、很好,除了IQ要高、要全才,
就是要有 open minded(心胸開闊)的人格特質。 
     師範大學特殊教育學系教授吳武典則認為,具有特殊性格的資優生包括:不能
容忍失敗的求全型、無視於社會規範或他人權益的叛逆型、滿懷怨氣的自暴自棄
型、充滿焦慮刻意自我掩飾的隱藏型、及特殊學習困難型。 
天才去哪了?不是未發揮潛能,就是隱藏能力 
     除了跳級讀書不順利之外,天才(或資優生)未被發掘,也是一大問題。美國就
有學者(Robert J. Havighurst)研究指出:被社會發現、培育的資優人才,可能不到一
半。而根據美國資優兒童協會估計,被鑑定是資優的學生中,只有三~五%接受資優
教育。 
     如果真如預估,資優者的出現率在三%到五%之間,天才則是萬分之一。那麼台
灣二千三百萬人口中,至少應有六十九萬資優人才、有二千三百個天才。但以目前狀
況,被發現的天才並不多,從民國七十年到九十四年,二十多年來接受資優教育者,
還不到五萬人。 
     《我的天才噩夢》一書作者凱莉(Marylou Kelly Streznewski)共訪談了一百位資
優成人,她指出,「社會沒有教資優生如何適應成人世界的生活」。雖然社會上不
乏快樂成功的天才,但許多天才並沒有發揮潛力,甚至完全被社會浪費掉了。擁有獨
特珍貴能力的資優者,為了和別人相處,可能隱藏一輩子,「恐懼、被排斥、痛
苦的經驗,可以逼使許多人隱瞞自己的能力。」 
     凱莉在書中提醒,「社會需要改變,我們不該繼續浪費這些人才資源,資優人才
能夠做出特殊貢獻,可以改善所有人的生活。」 
     有三個資優子女,曾任教於台大數學系的朱建正也提醒,正視資優人士問題,與
提升台灣競爭力有關。新一代的資優人士不只是「新」人類,甚至是「星」人類,
思考速度、廣度、記憶強度都快一般人好幾倍,嚴重不適應目前的學校教育模
式。 
     也許,台灣社會及學校對資優教育,正該進行一次總體檢。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