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Is Aboriginal Formosa a part of the Chineses Empire?


李仙得出生於法國隆河省烏蘭,曾在蘭斯皇家學院接受過軍事教育,畢業於巴黎大學。1854年在布魯塞爾與十七歲的克拉拉·維多利亞·慕洛克(Clara Victoria Mulock)結婚[1],岳父為紐約著名的律師,婚後搬到紐約,並歸化美國國籍。

南北戰爭軍事生涯[編輯]

1861年美國南北戰爭爆發,李仙得協助招募紐約第51志願步兵團(51st New York Volunteer Infantry Regiment),在1861年10月29日獲授該團少校階級。1862年參與了羅諾克島之役。然而在同年3月14日的新伯恩之役下顎及脊椎重傷。因此受到北卡羅萊納州表揚。
儘管他的傷勢嚴重,李仙得仍然繼續參與戰爭,並在1862年9月20日升到中校。1863年,他隸屬第九軍),隨著他參與的無數次活動,1863年3月14日晉升為上校,並在第九軍第51團指揮下參與維克斯堡包圍戰。1864年5月6日,在格蘭特領導的莽原之役中,身受重傷,被子彈傷到左眼及鼻樑。1864年10月退伍、1865年3月授勳為陸軍名譽准將[1]

駐華外交官[編輯]

同治五年(1866年10月)[4]出任美國駐廈門領事。1866年12月13日李仙得才抵達廈門[1]
同治六年二月(1867年3月),美國商船羅發號(又譯羅妹號)由汕頭牛莊之際,在台灣東部外海紅頭嶼(今蘭嶼)觸礁沉沒,其船長Hunt夫婦及生還者在潭仔灣登陸,卻被琅𤩝[5](清季鳳山縣下林邊以南,今恆春 地區)龜仔角社的生番(今排灣族出草殺害,是為「羅發號事件」,引發美國政府滿清政府交涉。1867年6月13日美軍兩艘軍艦抵達現場,在英國商人畢麒麟引路下成功登陸,直接攻擊卻受挫。李仙得不滿於當局延宕拖延,同年八月再度來臺察看,但因為琅𤩝位在屬於「生番」地界的土牛線外,清方官員不願介入,李仙得與官方的交涉無任何成果,於是在同治八年(1869年10月10日)自行進入琅𤩝與十八社總頭目卓杞篤談判,協議原住民不再傷害漂流於此的西方船難人員,是為南岬之盟。也因為這番經歷,並能說台灣話,李仙得遂被視為「台灣番界」通。
1868年5月李仙得坐砲艦「阿魯斯圖號」到打狗,介入樟腦戰爭[6]

日本顧問與牡丹社事件[編輯]

參見:牡丹社事件
李仙得在同治十一年(1872年12月19日[1])辭去廈門領事之職,1872年10月12日搭船返美[3],途中過境日本橫濱,在美國公使介紹下,與日本外務卿副島種臣會面。
當時日本有海外擴張企圖,又因為明治維新後大量士族(舊武士)失業造成巨大社會問題,更積極謀求以對外戰爭轉移內政問題。適有琉球國宮古島漂民五十四人在同治十年(1871年)於琅𤩝遭原住民殺害,日本打算以保護「國民」(當時琉球同時向清朝和日本朝貢)、質問生番為藉口出兵台灣。
李仙得以處理羅發號事件的經驗指出,中國政教不及「番地」,日本可用「番地無主論」作為出兵台灣的理由。[7]李仙得提供台灣的地圖與照片,並說只需兩千兵力便可輕易佔領台灣。副島聞言大感興奮,外務省遂在當年十一月以準二等官聘任李仙得為顧問。李仙得並為日本規劃詳細的出兵、殖民計畫。[8]
同治十三年(1874年,日本明治七年),日本政府成立台灣蕃地事務局,任命西鄉從道為事務局都督,率兵三千六百攻打台灣琅𤩝地區以牡丹社為主的原住民部落,稱為「臺灣出兵」(中方稱「牡丹社事件」)。
李仙得在牡丹社事件中為日本擬定外交策略,並幫日本雇用外籍軍人、承租船艦、購買軍火;其目的在於日本佔領台灣後,美國人可獨佔貿易利益,甚至擁有實際的殖民權。[來源請求]
中國方面得知李仙得在此事件中扮演關鍵角色。李鴻章總理衙門〈論日本圖攻台灣〉一函中便指出,日本依賴美國人;促美撤回人員、船隻,即能迫使日本罷兵。於是清廷向美國提出抗議。九月十二日,李仙得前往廈門與清廷談判時,遭到美國水兵逮捕。同年十一月,日軍撤離臺灣,美方遂以李仙得未帶兵為由予以釋放。

晚年[編輯]

外務省 美國 廈門 汕頭 台灣
李仙得位於韓國首爾的墳墓
李仙得退休後,一直住在日本。1875年,李仙得獲日本政府頒授勳二等旭日重光章。1875年末,李仙得辭任外務省顧問。李仙得直到1890年都一直住在日本,曾任大隈重信的私人顧問。
1890年3月,李仙得離開日本,擔任朝鮮高宗的顧問。1899年9月1日,李仙得在漢城(今首爾中風去世(一說1899年9月2日中午死於布賴特氏病[1])。
#外務省  #美國  #廈門  #汕頭  #台灣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安全抽脂 優若蜜動力式抽脂
  • 下一篇
  • 函瑀天系列-函宇建設-屏東九如靜巷豪宅 用最豪的犒賞自己和家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