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婚禮後的閒談

最近本人伴娘中的兩位   也開始如火如荼的準備明年屬於她們的終身大事
兩個人畢竟個性不同   準備的步調與順序也不太一樣
家家的經念起來都不一樣    過來人之姿希望能幫多少是多少
其實每每談論到年初的婚禮   有很多趣事可以說
當天我相當悠閒的當我的新娘   其他啥都不管   讓所有工作人員可是忙翻天了
這些會後的點滴當然要拿出來笑一笑囉~
話說    結婚前一天   除了新人兩位   以及雙方家長以外   應該不太需要其他人請假
何況我們是結訂婚一起辦    當天又不用入門   還宴請中午   應該可以很簡單吧
其實中間在準備的時候   我婆婆都是想到什麼就狂電楊先生   接電話到他快要抓狂了
舉凡衣服、當天造型、禮車、新家一些要修修補補的   想到就打
像我媽的造型   早早就跟阿茹說好了她包   所以我一點都不擔心
而我媽的衣服   平常晚尚有空就陪她去逛   她也會拉她同事一起去逛街   很早就訂了
不過我婆婆那邊可是一波好幾折    
先是衣服    一開始找了楊大妹意起去中壢逛百貨公司   衣服尚沒著落就先買了一個名牌包
阿搭~~這好像沒有很重要耶
後來好不容易決定了衣服    臨時又想起當天是兩個儀式   又拖著我公公趕去多買另一套訂婚穿
可憐的是我公公想要買套西裝    卻是草率的去夜市解決 (當下真為我公公舉把眼淚~~~)
因為我婆婆光忙她自己的行頭   已經沒有精神去顧慮我公公了
而我小叔~就是楊先生的小弟   當天也只是穿當年楊大妹結婚時楊先生買的那套西裝
..........只是   楊大妹結婚是夏天   那套西裝是夏天的西裝   而我們結婚是一月耶
再來就是造型了
原本我想要在網路上找新祕   當天派去我公婆那邊解決楊大妹、楊小妹以及我婆婆的造型
只是我手腳太慢了
我婆婆某天打給楊先生   偷偷的問楊先生我當天的造型怎麼辦
原來   我婆婆問過楊大妹   因為他們是給婚紗公司包套的   結婚當天是先去婚紗公司訂妝
通常婚紗公司可以加價一起做婆婆妝    但是我們是個人工作室耶   而且新祕也是到家裡做
待我們還沒找到新祕    楊大妹已經跟她當年的婚紗公司說好過去那邊做   之前還會去試妝
聽到都傻了    當天早早就要跑儀式   他們還要多花來回快一個小時去做造型   會不會太殺
(可憐又是我公公跟楊妹婿還要專程開車送她們過去...楊先生已經無言了.....)
...............既然都已經說好了    也不好意思說原來的安排   就順其自然吧
事後被我媽念了一頓    怎麼不雞婆一點幫他們安排   我..我..(有苦難言阿~)
再來就是禮車啦
原本想僅靠朋友幫忙支援所有的車   只是主禮車遲遲沒有適合的   就決定去租一台當天用
而且一開始就想租WISH     後車廂空間夠大    當天載什麼都方便
沒想到我婆婆突然說需不需要當天讓楊妹婿跟朋友借賓士車   讓楊妹婿直接當主禮車司機
不...不用了   楊妹婿家在觀音耶    當天他已經夠忙了     別增加別人的麻煩啦
奇怪...我婆婆傷腦筋的適情怎麼都跟別人不一樣?
結婚當天
果不其然    當天他們一行人早上已經晚了出門   所以除了我婆婆之外其他人都來不及化
而且再趕回來連湯圓都來不及煮了   便成了伴郎去煮湯圓
當然也沒有人可以去顧慮楊先生   他就整個儀式頂個頭亂髮完成  (結果新郎最不帥...哈哈)
還有聘金   又是一個好笑的橋段
之前我們就說好大聘小聘都不收   當天會放個錢做面子
不過當天出出入入人員複雜   所以之前我們就買了一大疊鈔票便條紙來偽裝
只是前一天我婆婆又一通電話打來   說大伯想想還是擺真的錢比較妥當  叫我們改快去換錢
..............沒空啦    包漂亮一點就看不出來啦    隨便呼巄一下還是放假錢   
怕長輩知道了會念   所以沒有跟我公婆說     但是有跟我爸媽說
結果我爸收了木盛跟首飾盒之後就沒有動作   當下讓大伯僵在那邊   
後來大伯越看越不對   催促我爸應該要包個回禮吧   那麼多錢應該先收起來才對
我爸被問的一頭霧水   想說假鈔要怎麼包回禮    只好另外包了個紅包交差 (當然是包真鈔囉...不多啦)
而且端著假鈔要伴娘先收好   韶子拿到這一疊也不知道是假的   相當緊張問我要放在哪
我哪知道有什麼錢   還跟她說隨便丟抽屜就好    後來我哥還特地拿去房間放
一直到結完婚回門那天我哥問我說錢到底要不要拿    我都還不知道我哥在說什麼
最後那疊"聘金"就變成鈴鈴的玩具了   到我家不時可以看到"鈔票"滿地丟   哈哈哈
訂婚儀式之後的時間就是追趕跑跳碰      被時間追著跑的我公婆完全昏頭了
事後我跟楊先生都覺得是萬幸阿   因為當天他們那邊都沒有比我公婆更長的長輩了
很多東西都這樣糊里糊塗的帶過    慌亂中我公婆只能顧慮自己    後來也想不起來當天發生啥是
宴客時我公公只關心他的同事桌   我婆婆只關心我公公在哪    大伯只關心宗親會
所以整場的總召是女方也沒關係    欠不欠酒也不知道    有沒有人帶位無所謂
楊先生當天還要身兼男方的總召   在女方全部跑去投票時重新分配工作   接待雙方親友
依舊沒有人拯救一下新郎倌的頭髮        真的是太爆笑了~~~~~~~~~
說起自己的婚禮   我不講求完美   只希望能給大家一個深刻的印象
果不其然讓大家都印象深刻阿
每個工作人員比當事親屬都忙碌    新娘比路人還要淡定    新郎整場就頂個爆炸亂髮
就一個儀式   長輩沒意見   大家開心就好囉
分類:親子

|勿食的外觀+可食的外表 = 摸不透的神秘 |不小心成為一天打三怪的三寶職場媽,心情抒發與咆嘯日常是必須也是精神食糧|

評論
上一篇
  • 703樸軒室友十週年~點點印十周年紀念寫真本出刊囉!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