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說連載:鏡同學》第七話:舊校舍之一

第七話:舊校舍
鄭鏡深深的望了短靴一眼,毅然決然的轉頭,動作快速的將啣蟬奴放到附近回收區的紙箱內,脫下針織衫放進去,將箱子固定在後座,長腿一跨騎上腳踏車,朝熟識的獸醫院騎去。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小說 創作 寫作

若非現在時間已至晚上九點以後,行人稀疏,外加奶油咖啡廳這一區的街燈總時不時有些問題,使得窄巷內昏暗,視線不佳,否則有人看見一名騎著腳踏車的青年臉上戴的眼鏡居然在發光,並且兩腳像是踩著風火輪般騎的超快,輪胎都隱隱冒煙了,肯定會嚇一大跳,以為撞見什麼都市怪談。
其實這是鄭鏡正在使用眼鏡和菁姊聯繫。
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他完全忘記手機可以開免持,慣性的使用他最常與他們那群妖怪聯繫的方式。
「小鏡,怎麼了?」菁姊說的話畫為顛倒字,在鄭鏡的左眼鏡片上浮現。
「真紀失蹤了,我懷疑她可能被人綁走了,她的手機落在地上被人踩壞,啣蟬奴也……」鄭鏡吞下喉間哽咽。「啣蟬奴為了救真紀被踹飛,我現在在去獸醫院的路上。」
以上的話都在右邊的鏡片上,像是有人用手寫的方式一一浮現。
「難不成是……犯人?」菁姊曾從鄭鏡那裏知道真紀為何搬入房東的房子的原因。「有看到人嗎?報警了嗎?」
「菁姊妳幫忙報一下,指名找蕭警官,我到獸醫院了。」
鄭鏡小心翼翼的停下腳踏車,捧起紙箱,走進獸醫院掛急診,大致上說明情況後,啣蟬奴進行手術,他則是在走廊等待。
「已經報警了,我把你的手機號碼報給警察了。小鏡,你還好嗎?我現在過去好了。」
「好,妳過來吧,啣蟬奴在動手術,得有人等在這邊。但在這之前,能不能幫我往上面通報,我要使用我的能力找真紀。」坐在椅子上的鄭鏡將手肘撐在膝蓋上,兩手交握,疲憊的將額頭抵了上去,彷彿在祈禱似地。
「你……也好。雖然我們和人類政府簽訂合約,只能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出手,而且還得經過白水之主和政府的人的同意才行,所以他們才將七三一埤塘和附近的棲息地劃給我們,使我們有一處合法的地點可以安居,對我們收容越來越多的瀕危動植物的同伴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奇哥還幫我們製造這些同伴的合法身分,我們一直很感激,也不想破壞這份好不容易得來的和平。但這都不能成為不幫助他人的藉口。」
「是的。房東要我好好照顧真紀,她是我的責任。」鄭鏡很堅持。「雖然我沒看過合約內容。我並非要用自己的能力去做什麼大事,只想找到真紀罷了,應該不會驚動政府的人,但是這點小動作不會逃過主人的眼目,所以想請妳替我聯繫主人。」
「好吧,最近主人剛和我提了一個要求,我才在煩惱該怎麼解決,或許你們可以……」
「主人醒了?」
「和女巫一起醒的。」
「謝謝妳,菁姊。」
「芊芊、螺男和阿童過去了。」
「我知道了。」
菁姊說的字消失在鏡片上沒多久,鄭鏡的手機便響起,他接了起來:「我是鄭鏡。」
「我是負責言真紀的案子的蕭警官,請問你現在在哪裡?我現在在奶油咖啡廳,沒看到人,剛剛和真紀講電話講到一半就斷訊了。」
「有一隻貓被踢飛了,我帶貓來掛急診。」
「了解。請你和我說一下案發時的情形。」
鄭鏡深吸口氣,將他所知道的情況盡數報給蕭警官。
「看來嫌犯很有可能知道真紀沒辦法說話了,才會這麼大膽……可惡!他一定有近距離看過真紀,否則不可能知道有關真紀的任何消息,她的線索和情況在局裡是最高機密。」蕭強忿忿地踹了一腳後院地上的雜草,額角青筋直爆。
「蕭警官,請問你對嫌犯在哪有任何的想法嗎?」鄭鏡問。
「我會和花獅子的警方一起在附近搜索,鄭鏡你先不要回去奶油咖啡廳,嫌犯也有可能就躲在裡面。手術會很久嗎?有人陪你嗎?」
「我的親人等等就會過來了,我會過去他們那裏休息。」
鄭鏡報上地址,蕭強迅速筆記。
「如果有真紀的任何消息,請打這支電話給我,如果我沒有接就傳簡訊。」
「如果你找到真紀了……」
「能告訴你的時候一定會立刻告知,先這樣。」蕭強率先掛斷電話。
鄭鏡握著手機,用大拇指搓揉著發緊的眉心。
「幸好房東不在……」此乃他目前唯一慶幸的事情。
「小鏡,找一處有水的地方。」菁姊說的話從鏡片上浮現。
鄭鏡和櫃檯的人詢問廁所所在,走了進去,將洗手台的漏水口塞住後,注了一半的水,沒多久,平靜下來的水面,隱隱約約浮現一張小男孩的臉龐,宛若水晶打造的肌膚和長髮晶瑩剔透,閃耀七彩的折射光芒,漆黑的瞳眸又圓又大,顯得凌厲堅韌,毫無孩子的單純爛漫。
「主人。」鄭鏡恭敬的朝水面敬禮。
「說。」白水之主厭煩中略帶好奇的望著鄭鏡。
「我想找一個人類,得搜尋全鎮,特此詢問能否執行。」
「我知道那個人類對何老師很重要;但她對你也很重要?」
鄭鏡一滯。
他從未想過這個問題,只覺得現在一定得這麼做,不然他……無法安心。
白水之主甩著綁在下顎的紅繩,百無聊賴的嗤笑了聲。
鄭鏡的頭垂的更低了。
「不做會後悔嗎?」
「是。」
白水之主望向某個地方,而後嘴角揚起,使得那張稚嫩的面容變得有些邪惡。
「聽說你以前曾經讓竹菁消除一位交好的人類的記憶?」
「是。」鄭鏡緩緩握拳。
「這次不准你消除。你要學功課。」
「主人!」鄭鏡詫異的抬起頭,滿臉不解。
「竹菁說那女孩不錯,很好,你們兩個我都要了。」白水之主霸道的宣告。
「可是,她什麼都不知道。」鄭鏡下意識地替真紀辯解。
「竹箐可不是這樣跟我說的唷!」白水之主豎起食指,嘖嘖了幾聲。「看來那個不能說話的女孩對你來說有一定的地位啊,她呢?也同樣在乎你嗎?」
「我……」鄭鏡想回答不知道,卻無法對自己說謊。
「算了,那不重要,反正我准了,事了之後,來一趟。」
「可是……」
白水之主不耐煩的揮揮手,身影消失,水面恢復原狀。
鄭鏡將頭抵在洗手台的邊緣,一下下的敲著。
「白水之主答應了?」菁姊問的話浮現。
「是,我也不得不答應了。」鄭鏡苦笑。
「放心,你們不會有損失的。白水之主是為了女巫提的。」
「女巫?」鄭鏡對這位傳說中的女巫所知甚少,一點都無法放心。
「我不能說更多了,否則主子會生氣,他最討厭自己的趣事被攪亂了。」
「主子不讓我消除真紀的記憶。菁姊,我該怎麼做才能救到真紀並且不會讓他知道我的真實身分?」
「小鏡,我想真紀早就知道了。」菁姊將給她竹炭包時,真紀怪怪的反應說出。
鄭鏡默然,心情複雜。
「她是個善良的好孩子,懂得體諒人。你看,我的腳跛的那麼嚴重,她從未露出嫌惡的表情,貼心極了,我很喜歡她。而且,除了她之外也有其他可信任的人類知道我們的存在,我們之所以能獲得棲地,擁有合法身分,都是靠這些人的幫助,我很感恩。金婆婆曾說,在這顆星球上,沒有任何一個生命能獨立苟活於世,我們都是靠著眾人的善意和尊重走到這一步的,合約也是為了我們彼此好,將來你一定會懂。」一連串的話化成字,像是跑馬燈般在鏡片上連番出現又消失。
「或許吧。」鄭鏡不知道,當年受的傷實在太深了,他仍不想面對。
「而且,到時候你們履行白水之主的約定時,你想還能隱瞞嗎?」菁姊說:「被人知道真實身分,真有那麼糟糕嗎?」
鄭鏡想像著真紀知道了之後會如何反應。
或許,會和小陶一樣吧?他苦澀的猜測。但心中又隱隱覺得似乎不會。
「唉,先找到真紀吧,其他的日後再想。但要小心,別被其他人類發現了。」
「謝謝菁姊,我會想想的。」
結束通話,鄭鏡摘下眼鏡,掬了一把水往臉上潑,將溼答答的瀏海往後腦勺撥去,露出漂亮端麗的面容,然後,重新戴上眼鏡,深吸口氣,他姿態輕巧躍上洗手台,整個人像是跳水般投入鏡面中。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
PUBU電子書個人商城: https://www.pubu.com.tw/store/3824125
博客來商業誌和電子書販售中: https://search.books.com.tw/search/query/key/%E7%B1%B3%E7%B1%B3%E7%88%BE/cat/all/adv_author/1
#小說連載  #小說創作  #小說  #創作  #寫作 
分類:娛樂

喜歡宅在家,帶著懶熊拍照兼吃美食的女子。目前過著白天上班,夜晚熬煉腦漿,禱告唱詩讚美神的生活。 噗浪:https://www.plurk.com/paperbird。原創星球專欄: https://www.novelstar.com.tw/author

評論
上一篇
  • 《小說連載:鏡同學》第六話:流浪動物攝影展之六
  • 下一篇
  • 《小說連載:鏡同學》第七話:舊校舍之二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