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夢想

別說我傻,我就是想跟別人不一樣。
我是台灣高中這個大溫室裡的其中一朵花,和幾十萬朵同時分布在台灣各個區域。
我知道很多人可以連續三年甚至四年、五年,連續不斷在溫室裡孕育。
但我不想啊…… 曾經給"自以為"這個詞蒙蔽,於是來到了我無法能耐的地方,第一年我選擇逃避。
不停探索生命的同時,也像越獄的人們一樣,總是計畫著該如何出去享受陽光。
陽光是炙熱的,待在溫室太久會逐漸無法適應室外的生活。
我還在計畫要如何逃脫溫室,管理員太多,守門人也不少,我只能透過培養我們的農夫向他們表達我的計畫。
說是越獄也不為過,只是我還會回來溫室嗎?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想跟眾多18歲青少年們不同,在溫室裡頭讀書肯定是穩定性高又較有保障的。
但我願意出去冒險,體驗和他們不同的生活,也許辛苦點、苦悶點、悲慘點。
可是我一想到我去過他們沒有去過的另一個國度,我就躍躍欲試,更想越獄了。
這時候手機真的很方便,雖然危害了不少在學的莘莘學子,卻也方便了我此刻的計畫。
無論到時候管理員、守門人如何阻止,只要我「準備好了」,便是一趟和現在不同的旅行啟程。
於是我決定,18歲,我要去澳洲了。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