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那一夜笑疼了世間

外面冷的,天寒地凍咯了,聽說那北方飄了雪,咱家媳婦正在太平山上聊啊晃地,也不知見雪還是見晴,一夥熱呼呼的姊妹,攜了酒啊肉啊就上寒舍來。
寒舍不寒,酒友也只沏茶,佐生活瑣碎,笑疼了這世間,那偶遇,那莫名的代碼,稚童找地方安生玩耍,切勿落了老人家懷念舊劇的主題曲。
我說也別候了涼,微薄的飯菜儘管用,湯挺熱的,若不嫌棄,咱乾了今晚的煙消雲散。
都幾歲人了,還慣用吃喝掩飾檯面下的不得已,朋友嘛,不就是一個眼神就挺你的傻瓜,也許咱們辛酸,但笑著笑著辛酸,搭著蟹黃牛腱、醬肉百菇,鹹蛋皮蛋的嚥下,味道,你曉得。
分類:美食

還在追求不惑的中年男子

評論
上一篇
  • 美麗來自體貼-海美/沒館開展側記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