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2

分享

命運的重逢,被詛咒的雙胞胎-《怪醫黑傑克OVA-最終章 病例11 來訪的回憶》-《上》

《怪醫黑傑克(ブラック・ジャック)》是日本漫畫之神手塚治虫(1928年11月3日~1989年2月9日)在漫畫雜誌《週刊少年Champion》連載的醫學漫畫,連載期間為1973年11月19日至1983年10月14日,共有242話,為日本醫學漫畫先驅,也是他走出事業陰霾的復出之作。裡面除了傳達手塚治虫對於生命的敬重外,或許是在事業低潮期嘗盡人情冷暖,《怪醫黑傑克(ブラック・ジャック)》這部作品也描寫不少人性黑暗面及些許社會亂象,或許也是控訴社會現實、冷漠無情的一面。
在小學高年級時,筆者看到由手塚真,也就是手塚治虫的兒子所執導,於2004年10月11日至2006年3月6日播放的《怪醫黑傑克(ブラック・ジャック)》TV動畫。黑傑克神乎其技的手術,創造一個又一個的生命奇蹟,動人的情節令筆者著迷不已,多年後,已閱讀完原著漫畫的筆者發現除了手塚真執導、以小孩為主要觀眾而稍作改編的TV動畫外,還有大人取向的《怪醫黑傑克OVA》動畫,興奮的筆者立刻看完所有的集數,其中最喜歡的,便是《怪醫黑傑克OVA-最終章 病例11 來訪的回憶(FINAL CHAPTER KARTE 11 おとずれた思い出)》
此集動畫是由桑原智導演執導,為《怪醫黑傑克OVA》系列作的完結篇,取材自漫畫《怪醫黑傑克(ブラック・ジャック)》中的《畸形囊腫(畸形嚢腫,The Teratogenous Cystoma)》,TV動畫的標題為《皮諾可誕生(Karte44:ピノコ誕生)》。在漫畫原著中,黑傑克於夜裡接到一位具有碩大畸形囊腫的女性患者,因其他醫生皆無法切除這顆畸形囊腫,只好由黑傑克動刀,黑傑克在手術時與已具有腦髓等人體所有器官的畸形囊腫保證會讓其繼續活下去,在順利切除畸形囊腫後,黑傑克將其組成一個女孩—也就是皮諾可。

《怪醫黑傑克(ブラック・ジャック)》裡關於畸形囊腫的設定 (《怪醫黑傑克(ブラック・ジャック)》—《畸形囊腫(畸形嚢腫,The Teratogenous Cystoma)》)

正式醫學文獻中並沒有Teratogenous Cystoma(畸形囊腫)這個名詞,應是手塚治虫以醫學知識為基礎杜撰的名詞,與畸形囊腫相似的病有畸胎瘤(Teratoma)胎中胎(Fetus in fetu)。畸胎瘤(Teratoma)為一種生殖細胞腫瘤,有時甚至會包含頭髮、肌肉、骨頭等不同組織,病灶大多數在女性卵巢、男性睪丸以及兒童尾椎骨,但有時也會在中樞神經系統(腦、脊隨)、胸部、腹部發現。而胎中胎(Fetus in fetu)則是發生在胎盤相連的單絨毛膜雙羊膜雙胞胎,為發生率僅有五十萬分之一的先天性罕見畸形,主要病癥是在嬰兒的腹膜後腔有囊狀構造,但也有在成人身上發現的病例。與畸胎瘤(Teratoma)最大的區別是,絕大多數的胎中胎(Fetus in fetu)擁有脊柱或肢體構造,治療方法大部分都是經由手術切除,而關於兩者的確切病因,醫學界目前仍未有定論。就目前來看,現實生活中絕不可能發生皮諾可這樣的奇蹟。
(關於畸胎瘤(Teratoma)及胎中胎(Fetus in fetu)的資料,筆者已盡自己所能去查詢專業網站及醫學論文,但恐有理解錯誤或疏漏,若有錯誤還請不吝指正,醫療方面的問題務必諮詢專業醫生。)
相較於原著漫畫及TV動畫較為悲傷且單一的結局,OVA動畫則是在前面兩者的基礎上加入杜撰的民間故事,以及日本傳統等元素,為作品增添些許神話傳說色彩,使得人物情節更為圓潤飽滿。
故事開頭是黑傑克駕車返家途中接起皮諾可打來的手機,手機另一頭的皮諾可氣若游絲地向黑傑克求救後便倒地不起。

倒地不起的皮諾可《怪醫黑傑克OVA-最終章 病例11 來訪的回憶(FINAL CHAPTER KARTE 11 おとずれた思い出)》

於此同時,在遼遠悠揚的笛聲中,落霞從橘色的天幕緩緩落下,一位身著白鷺圖樣和服的妙齡女子,在夕陽餘暉的沐浴下翩翩起舞,宛如形單影隻的白鷺從波光粼粼的水面振翅高飛。女子雙目微闔,優雅地移動腳步,然而,曲未奏罷、舞未停歇,女子卻雙目圓睜,往前倒去,奏笛的雅樂師高尾察覺到不對勁,立即奔向不省人事的女子。

於此同時,女子也不省人事《怪醫黑傑克OVA-最終章 病例11 來訪的回憶(FINAL CHAPTER KARTE 11 おとずれた思い出)》

黑傑克將皮諾可送去醫院檢查,卻沒有發現任何異狀,正當黑傑克沉思時,皮諾可卻迅速恢復,生龍活虎地向黑傑克撒嬌討食。在皮諾可享用大餐時,跟皮諾可同時病倒的女子也被送進醫院進行精密檢查。
四周變成了幽藍色,雪花般的白色光點在女子周圍微微飛舞著,恍惚中,一道稚嫩的嗓音朝她喚著:
「姊姊……」
向聲音來源一瞥,只見一個穿著和服、打著燈籠的女孩漂浮在遠方。驚訝之餘,女子的表情及話語,顯示出她早已認識這位女孩,此時,白色光點倏地化為暴風雪,女孩放開燈籠,依戀地朝女子伸出雙手,儘管女子喊著等一下,暴風雪依舊無情地將兩人分隔。瞬間被拉回現實的女子睜開雙眼,發現自己身在病房,在旁邊的是守了她一夜的高尾。夜幕尚未退去,而太陽逐漸從山頭升起,迷濛清冷的魚肚白陽光照射在女子單薄纖瘦的病軀上,女子輕喚高尾,同時扯掉所有維生器材,撐著身子要求高尾立即吹笛伴奏,她要跳舞,現在就要,然而孱弱的身子無法依照她的大腦行事,高尾摟住幾欲跪地的女子,女子悲觀地說著,沒用的,沒有人可以治好她的。

女子想要拖著病軀練習跳舞《怪醫黑傑克OVA-最終章 病例11 來訪的回憶(FINAL CHAPTER KARTE 11 おとずれた思い出)》

在黑傑克這頭,皮諾可五度發病,就如同心肌梗塞的病人般,心口一緊且劇痛不已,在替皮諾可施打鎮定劑後,黑傑克坐在壁爐前,望著熊熊燃燒的爐火苦思病因,外頭雨聲大作,而第一次與皮諾可相遇那時,也是個寒冷的雨夜。正當黑傑克陷入回憶時,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他的思緒,來者正是高尾,打了好幾通電話卻沒收到回電的他直接驅車殺到黑傑克的住處,請求黑傑克治療由梨繪,也就是那名女子。本欲回絕的黑傑克聽見高尾說他十年前治好由梨繪的畸形囊腫,這次也一定可以救她!
畸形囊腫?!黑傑克心頭一凜,下一刻便站在壁爐前聽高尾訴說由梨繪體內的腫瘤不管切除幾次,腫瘤依舊頑強地在體內不斷增生。高尾不斷地請求黑傑克一定要拯救由梨繪,留下由梨繪的病歷後便駕車離去。

高尾懇切地拜託黑傑克拯救由梨繪《怪醫黑傑克OVA-最終章 病例11 來訪的回憶(FINAL CHAPTER KARTE 11 おとずれた思い出)》

黑傑克看著病歷,反覆思忖高尾的話,但真正讓他下定決心接下這份工作的,是皮諾可氣若游絲的話語。
「醫生請您救救她。請您救救……我的……姊姊。」
用盡全身力氣說完這句話後,皮諾可便如斷線的魁儡般往地上跌去,黑傑克伸出手接住皮諾可嬌小的身軀。三天後,黑傑克帶著皮諾可前往由梨繪的所在之處,在司機駕車接送時,往窗外望去,舉目所及全都是掛著西園寺名號的公司行號,原來,他們來到在政商界擁有巨大影響力的西園寺舞蹈流派發源地。經過名為西園寺之鄉的傳統旅館街道時,司機提到每年冬天的式年祭,就會有大批人潮蜂擁而至,車子逐漸開往山上,最後在西園寺家的傳統日式大宅邸門前停下。
將皮諾可領至客房安頓好後,高尾帶著黑傑克前往由梨繪的所在之處,拉開屋裡廂房的紙門,在偌大的和室中,坐著一位端莊典雅的女子,她就是西園寺流派的宗主—西園寺由梨繪,也是這次的委託人。由梨繪向黑傑克打完招呼後,向黑傑克說,只要讓她在兩個月後的式年祭順利演出舞蹈,就別無所求了。

由梨繪堅定的眼神中蘊含著出演舞蹈的執念《怪醫黑傑克OVA-最終章 病例11 來訪的回憶(FINAL CHAPTER KARTE 11 おとずれた思い出)》

以一億日圓的天價手術費作為交換條件,黑傑克與由梨繪達成協議。隨後,由梨繪便與高尾開始練習舞蹈,舞台對面的山頭早已被夕陽覆蓋,水面被晚霞映照得波光嶙峋,由梨繪再度起舞,夕陽光輝承載著高尾清遠的笛聲,以由梨繪為中心,如漣漪般往大宅四周擴散,時光停留在笛聲抵達的剎那,並無聲無息地沉澱在這幢古老的宅邸。偷溜出來找樂子的皮諾可聽見笛聲,同時看見由梨繪排練舞蹈的身姿,被舞蹈震懾住的她輕輕地喊了聲:
「姊姊……」
不知是心電感應,還是幻覺?全身心投入舞蹈排練的由梨繪,又見到那位喚她姊姊的女孩,在暴風雪中,女孩依然打著燈籠,緩緩地飛往天上。
「姊姊……飛吧,變成白鷺。飛吧……」
由梨繪心頭一顫,應聲倒地,站在一旁的皮諾可也同時倒地不起,黑傑克與高尾連忙將兩人安頓好。望著打點滴的由梨繪,黑傑克詢問高尾平常是否都那樣練習?以由梨繪的身體狀況,那樣子跟自殺簡直沒兩樣,高尾回答,這一切都是為了在十年一次的式年祭舞出白鷺天昇,黑傑克反問,要是無法再跳舞呢?
「不行。白鷺還是飛不起來。」
不知何時清醒的由梨繪說完這句意義不明的話後,再三請求黑傑克,只要讓她有體力跳完白鷺天昇就好了。

如夢似幻的白鷺天昇《怪醫黑傑克OVA-最終章 病例11 來訪的回憶(FINAL CHAPTER KARTE 11 おとずれた思い出)》

在開往鎮上的車中,黑傑克思考著由梨繪及皮諾可的病況:兩人從發病到穩定下來的時間、心跳、血壓、脈搏等生理數值全都相同,儘管知道這相當荒謬,但黑傑克確信:由梨繪和皮諾可本來就是同一個人。將酣睡的皮諾可放入被窩後,望著窗外的大雨,黑傑克再度回想起十年前由梨繪前來看診時的情景。
當年,帶著面具前來的由梨繪,請求黑傑克將她肚子上的可怕囊腫切除,黑傑克說只要能付他錢,絕對能夠切除這令眾多醫生束手無策的囊腫,然而,在囊腫的強烈抵抗下,遲遲無法下刀的黑傑克意識到囊腫強烈的求生意志,便答應囊腫會讓它繼續活下去,順利切除囊腫後,黑傑克暫時將其泡在培養液中維持生命。望著麻醉退掉的由梨繪,黑傑克問是否要見一見原本會是雙胞胎妹妹的囊腫,在一陣沉默後,由梨繪緩緩說道:請把它丟了吧
在雨變成雪的半夜時分,黑傑克將泡在培養液中的囊腫組成一個女孩,新的生命—也就是皮諾可,就這樣誕生了。

意識到囊腫強烈求生意志的黑傑克《怪醫黑傑克OVA-最終章 病例11 來訪的回憶(FINAL CHAPTER KARTE 11 おとずれた思い出)》

之後的幾天,將皮諾可留在旅館休息的黑傑克獨自去替由梨繪看診,從病歷來看,這個疾病棘手的地方在於就算完美地切除所有腫瘤,腫瘤過沒幾天又會在體內其他部位再度復發,雖然從腫瘤學及免疫學等領域作為切入點,卻還是一點線索都找不到,且腫瘤也以非常可怕的速度不斷增長。現在的黑傑克等於是跟時間賽跑。
這天早上,皮諾可抱怨黑傑克每天都工作到很晚才回來,每天待在旅館都快無聊死了,這樣子簡直就像倦怠期的夫妻嘛,黑傑克莞爾一笑,答應皮諾可吃完早餐就去散步,早已向旅館借車的皮諾可興奮地與黑傑克來到山上。在枯木的環繞下,踏著石頭鋪好的路,皮諾可蹦蹦跳跳地往林子深處走去,但在經過一片偌大的湖泊時,她停下了腳步,山嵐繚繞在湖泊周圍,湖中的神樂舞台靜靜地佇立著,眼前的景象令皮諾可移不開視線,彷彿被召喚般,她來到一座神社,望著神社周圍繫著掛有紙垂的注連繩且青苔滿布的石子,以及一塊又一塊的石碑,明明從沒來過,但卻有一股懷念之情,順著階梯走上去,穿過鳥居,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古樸的神社。

一切的一切令皮諾可感到懷念 《怪醫黑傑克OVA-最終章 病例11 來訪的回憶(FINAL CHAPTER KARTE 11 おとずれた思い出)》

這座神社究竟有什麼秘密?為什麼皮諾可會對這裡感到懷念呢?為什麼由梨繪對親自舞出白鷺天昇如此執著?
而這一切的秘密的鑰匙,就在這座神社裡。

引用及參考自:
【國語】怪醫黑傑克OVA 病例11【來訪的回憶】|Muse木棉花 動畫 線上看
【國語】怪醫黑傑克TV版 第44話【皮諾可誕生】|Muse木棉花 動畫 線上看
teratoma
Re: [心得] 終於知道皮諾可怎麼來的了
「單絨毛膜vs雙絨毛膜」雙胞胎 — 作者:張東曜醫師
Fetus in fetu: a case report
A case report of fetus in fetu with an aorta-like structure visualized by contrast-enhanced CT
Fetus-in-fetu: a rare condition that requires common rules for its definition
Fetus in fetu in an adult woman
感謝你點進來閱讀我的文章,如果喜歡我的文章,歡迎按愛心和幫我在likecoin按鈕拍5次手,你的回饋是我寫作的動力之一。
分類:娛樂

雜家型寫作者 我手寫我心 我寫故我在 文章同步發布在 https://medium.com/@tingyu023044、https://vocus.cc/user/@tingyu023044?page=1&tab=new

評論
上一篇
  • 從密室流瀉而出的生命之光–《安妮日記(70週年紀念典藏版)》
  • 下一篇
  • 用生命舞出的白鷺天昇之舞-《怪醫黑傑克OVA-最終章 病例11 來訪的回憶》-《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