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代孕的迷思 商業代孕和志願代孕

最近,中國的官媒和微博都為鄭爽代孕一事鬧的沸沸揚揚,很多人都批判鄭爽代孕有違道德與法律,而鄭爽這件事情本身她自己在於道德和價值觀上是錯誤的,且不能容忍。(其評論官媒該說的都說了)但是在官媒和社會網絡輿論主導的促進下,讓許多人認為代孕就是等同於邪惡且罪無可赦的惡行,是剝奪且物化女性的罪惡手段,乃資本主義剝削窮人的惡行,可這種認識就是代孕的全部嗎?
上癮 中國 印度 代孕 加拿大

BBC



其實上述的觀點源於現在大多數有關於代孕的觀點都是以(商業代孕)的角度塑造而成的,簡單來說就是代孕媽媽通過代孕行為來掙取豐厚的金錢,因此代孕是被視為物化女性和剝奪女性的罪惡手段,而事實也確實如此,例如在商業代孕合法化的印度,在很多男性勞動力平均只能掙80美元的印度,商業代孕一次能掙8000美金,豐厚的利潤造就了越來越多的女性加入了代孕產業,隨著需求的擴大和服務的完善造就了印度的代孕經濟。而需要提到的是,印度的有代孕需求通常是富有的人和第一世界的人(澳大利亞等較富裕國家),因為印度的商業代孕比其他國家低廉,所以是國外商業代孕的首選。
(可以BBC紀錄片《代孕者》)
在這個角度看,這無疑是富人對窮人、第一世界對第三世界的的壓榨與剝削。
這真的是壓榨與剝削嗎?接下來是有趣思考時間:
壓榨和剝削意思是:即使用他人的勞動,卻不給予他們足夠的補償。
印度平均工資80美元,但是一次代孕可以掙8000美元(相當八年工資)
在印度的個案當中,代孕的所得明顯高於他們每月的工資,並且在懷孕的勞動付出也給與了他們豐厚的金錢,也即是足夠的補償。而且在懷孕的勞動期間醫生和代孕公司為代孕者提供良好、道德的服務,還免費包住宿的哪一種。
若將代孕看作是勞動的一種,如此良好的公司福利和豐厚的工資,那這樣還算是剝削與壓榨嗎?
請認真思考後在看↓↓↓(想到不同的觀點請告訴我)
↓↓↓↓本人的看法
這看似不是剝削,而是實際上是潛在的剝削。
首先為什麼印度的平均工資只有80美元,是因為資本家在生產環節中層層壓縮成本以爭取利潤,而理所當然在於壓縮成本過後的印度平均工資就只有八十美元。
之後對比於只有80美元的工資,印度代孕媽媽就自然會選擇酬勞比較豐富的代孕來掙錢。
為此看似有選擇的餘地,實則一開始資本創造出來的環境就造就了你有一個選擇的偏向,而這個選擇的標準一開始就並不公平的。
而且商業代孕出租子宮,即表明人的生命與機體被物化,即是把人與物件畫上等號。
這難道不是物化女性嗎?
然華夏者把他人當成物件,把平民當草芥比比皆是。古有歷代君王,近現代有說:「人要不滅亡那不得了。滅亡有好處,可以做肥料。」的人,現代有說:「死4000人等於沒死人」的人,所以大華夏不缺這種人,平民百姓也不缺被物化。
在此商業代孕還有很多看法,這裡就不做深究。
(在此強調一點,有些人有一種迷思,認為找代孕的人是因為自己怕痛而找代孕者生小孩以此用金錢轉移生育痛苦,我不能百分百肯定沒有這種人的存在,但是更多的想要代孕的是因為不孕不育。)


我們來看商業代孕的另一端,志願代孕

志願代孕即是代孕者自願承擔風險並懷胎十月,為不孕不育夫妻們生孩子,在懷孕期間的照料與必須品或許無需承擔,但是並沒有經濟收益。
現今志願代孕合法化的有英國和加拿大,代孕合法化的有美國。
現在自願參與志願代孕的人與托人代孕者通常是親人關係。
例如老友記的Phoebe。(不是真實的哦)
例如在美國的51歲女子洛夫莉(Julie Loving)為幫助29歲女兒布里安娜(Breanna Lockwood)一圓生孩子的夢想,自願成代孕母親。https://udn.com/news/story/6812/4939619
↑以上的案例還有很多
以上這些基本都能理解,因為在這些志願代孕個案中是基於親人之情而無償代孕的,而且以母親幫女兒代孕居多,也不得不感歎母愛的偉大,竟然能無私至此。
但是無緣無故呢?
世人很難想象(包括我),為什麼志願代孕者為什麼會有如此行為,一個女性犧牲奉獻到如此的地步,只為了另外一個家庭對於孩子的渴望,而自願如此。(很好的心理學議題)
在加拿大代孕是合法的,但聯邦法律只允許「利他主義的非商業代孕」,代理孕母只能就妊娠相關開銷向嬰兒父母收取必要補償費。
育有兩名子女、39歲的哈利法克斯護士羅伯茨(Elizabeth Roberts),2016年向加拿大最大代孕諮詢機構填寫志願表,幾天內,她的個人代孕資料就上線了。
羅伯茨說:「我其實不太清楚自己一頭栽進了什麼,我只知道自己很想幫助別人建立家庭。」個人資料上線後,尋找孕母的父母檔案迅速湧入。她說:「想找代理孕母的父母很多很多,但代理孕母人數就這麼少。我看得心都碎了。」
有這樣的案例十分有意思,而在加拿大不單單只有Roberts,32歲的瑪麗莎(Marisa)就是這樣一位自願代孕女子。經過16個小時的痛苦分娩,精疲力盡的瑪麗莎終於為來自西班牙的同性戀者誕下了一位女嬰。(https://www.bbc.com/zhongwen/trad/world-46460374)
志願代孕的動機到底是什麼?是處於心理的一種自我滿足?還是分娩帶來身體激素所帶來的快感?(許多志願代孕者都表示分娩後會有一種奇怪的情緒波動,有人甚至說會上癮。)亦或者是純屬的善良?亦或者三種兼之?這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議題。
但是就目前來看,志願代孕的是一種完全的利他行為,不存在任何的剝削與壓榨。
真的不存在嗎?
不過很多人都會質疑這種志願代孕,也包括我,究竟在這種志願代孕的行為中是否完全沒有利益收入?
人性的貪婪會使得會使得人鑽各方面的漏洞,以收取利益,就算在於加拿大的個案中,我也看到了有人通過志願代孕收取必要補償費(造假/多收)來收取利益,而該段視頻中也透露了加拿大志願代孕的種種問題。
還有一種重點問題,這些志願代孕者雖然沒有收取任何收益,但是代孕機構、醫生、律師、生育診所這些沒有收取相關的收費嗎?真的那麼善心大發收成本價?志願代孕是否變相了成立代孕產業剝削的一種手段?這也是值得探討的問題。
我不清楚這些志願代孕者是處於什麼樣的動機(我上述說的那些疑問)而有如此之大善意,但是這種善意是否會被一些人所利用?
這是人性的幽暗,但是出現這種問題和瑕疵我們是否就應該一葉蔽目,完全否認志願代孕呢?
就如上述所說的Marisa例子,她就表示正因為如此才讓人覺得這種服務如此珍貴。因為你這樣做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愛,那種發自內心的善意。
或許這些志願代孕者真的是出自他們自身偉大善意,這種完全的利他行為,也是讓我願意在心中為志願代孕而留下10%的同意以及可能性。
因為本人還是堅信,世上是真的悠不為其他,而有真真正正純良善意,並且為此而付出行動。然法律就是要保護這種現今社會稀有善意而存在的,故此讓我們觀望下去,加拿大這個先行者如何行動。

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代孕

現今中華人民共和國有不孕不育者超過了五千多萬(澎湃新聞)除卻試管嬰兒的,我相信國內代孕市場也依舊龐大,而在龐大的市場需求下,國內的隱形代孕市場是有的(https://cj.sina.com.cn/articles/view/6219520342/172b6595602000qylv?cre=newspagepc&mod=f&loc=4&r=9&doct=0&rfunc=100)
有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法律及了解加上大眾對國民的看法我就不詳說了,反正最近官媒也說了一大堆。
我想探究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什麼不能開放代孕。
1.貧富差距巨大(鴻溝),現今國內隱形市場大部分的代孕者是農村人,這是更進一步的剝削。
2.若代孕開啟,在一場交易中,代孕媽媽們將是權益最沒有保障的一環,中國國內對於對於人權、勞工等基本的認識和申訴渠道偏向負面,必定被上層壓榨,甚至出惡劣案件,為保護人權必得如此。
3.重男輕女的社會傳統,這會使得一些家庭會壓榨女性來供養家庭的情況實現,並且如果代孕者懷著是女性,那這個女孩就可能被棄養。

最後

生育是人的本能,人對於要有一個孩子的渴望是不能抑制的,我相信就算禁止了也是有人前仆後繼的去使用代孕這個技術,因此我們要思考的更多代孕的爭議和問題,想清楚該做與不該做的界限何在,很多人或許會代孕產生的問題而直接完全否定代孕這個技術與行為,但這是正確的嗎?代孕其實究其本質只不過是一項技術,真正罪惡的是使用這項技術將道德和問題置之不理,只為求得利益的人。我發現很多人受主導輿論和宣傳等影響將代孕這項東西直接與罪惡壓榨畫上等號,這是否又是正確的?但是在既然代孕衍生如此之多的問題,而社會沒有準備好接受,或者沒有能力解決這些問題和爭議的時候,我們應當有一個社會共識與責任:代孕這項技術,不可以使用。
#上癮  #中國  #印度  #代孕  #加拿大 
分類:日記

不務正業的中醫學生

評論
上一篇
  • 這是我被知乎禁止的文章
  • 下一篇
  • 醫學入門(先天圖)卷一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