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學回憶錄 - 電梯奇緣

大學某一天的某一個夜晚  
與一位散發淡淡髮香的正妹一起搭乘電梯  
突然一聲巨響  
電梯不動了  燈也在同時間熄掉  
我問說  還好嗎  
只聽到正妹回答  嗯  
我摸了摸口袋   
才想起今天揹著球袋來學校練球  當時根本就忘了帶手機出門  
想想這樣也不是辦法,於是我便開口問  
「妳有帶手機嗎?」  
或許是因為沒看到人,看不到他的容貌和身影,我才敢那麼大膽地問  
雖然平常我見到女生也不至於會結結巴巴  
但面對這麼漂亮的女生,就算是我 ,在第一時間也會很難反應  
我聽見正在翻包包的聲音,接著漆黑的電梯裡的發出一到光  
因為是黑暗中唯一的光源,所以把他的臉照得更加的清楚  
我原本以為開手機時  
那個畫面會很像鬼片一樣  
結果反而被她的臉蛋給吸引住  
藉由手機所發出的光,我看見她正專注看著手機,一手正快速的按著手機  
「呃...要打給誰阿?」頭也不抬,說著  
我想了一會兒,首先想到住在金吉利(學校附近的租屋)的同學可能正在摸牌  
又想了一下住在學校宿舍的學弟妹們  
但也因為平常時間 我都是用手機來電名稱來認人 根本就沒記號碼  
就算附近有認識的人我也沒辦法求救  
「打119吧」  
只見她快速的移動大拇指按了號碼,然後便把手機嘟給了我  
「你來說好了啦」她吐了吐舌頭,露出羞怯的笑容  
此刻我才發現,我竟然靠著電梯角落靠的緊緊的  
跟她成對角線的方位  
我想我有病吧 拿手機的時候  
竟然手會抖  
大名鼎鼎的開南散打王 竟然會這麼丟臉  
我吞了一下口水 然後接過手機 按下撥號鍵  
我把手機拿往耳朵旁只聽見  
「嘟...」接著就甚麼也聽不到  
我看了一下手機  
「沒電了耶...」  
她慌張的接過手機,嘗試著再次開機  
此時手機又亮起光,剛好照到她深鎖眉頭不知所措的表情  
接著電梯內馬上又暗了下來  
不用多想   這下沒救了  
很明顯連開機都有問題了,更別說是打一通電話  
而且目前是在電梯內 搞不好就算有電 訊號也撥不出去  
「怎麼辦啦?」雖然看不見,但從聲音來看,她好像快要哭了  
「等吧。總會有人發現的」 我嘗試用很穩定的聲音來安撫她  
之後我有嘗試用手 把電梯門給撐開  
不過顯然我不是城市獵人裡的孟波也不是力王,失敗了  
就這樣 我在電梯的一角蹲了下來  
剛剛才練完球 一直站著讓我的腳著實真的很酸  
也非常慶幸剛剛沒有跑非常多的米字步  
電梯內越來越悶熱  
我閉起著眼睛,嘗試的去聆聽四周還有電梯外微小的聲響,就怕錯過離開這該死地方的機會  
過一下子,我聽到她也蹲下來  
這時我在想  
我是不是應該講些甚麼話降低恐懼感  不然氣氛很像快窒息一樣  
於是我在腦內反反覆覆不停的嘗試不同的對話  
樹狀圖開始出現  
開始出現每一句話我說出後  她可能會回答  我又該如何回答的支狀圖  
通常這種情況只出現在我以前要打給喜歡女生之前  
手機號碼都壓完了 只差撥出鍵 當時腦袋所想的盡是一下奇怪的對答  
"妳害怕嗎?"   不對,這感覺好像A片演的變態正寬衣解帶,一臉淫蕩接近才會說的話  
"我很像在哪裡看過妳" 也不對 這句話已經被認為是我把妹爛招的第一句  
雖然這句真的意外的非常好用  
但是現在連個影子都看不到 問這句會不會太瞎  
"我說個笑話給妳聽好不好?"   還是不行 轉的真的很硬  
"妳是哪一系的?"     唉喲,這個好像不錯。  
於是我採納最後一個想法  
「妳...呃....妳妳..是哪、哪一系的阿?」靠,我怎麼會結巴了!  
雙手不停的因緊張而皮皮剉  
「財經」  
「喔...」  
靠北  我喔幾摳小阿  
我竟然白痴到接了一句...不對,嚴格來說是一個字  最不應該說的字!  
雖然我自認為已經很會喇賽  
但每每我在MSN遇到這個字  我就知道 代表對面的人並不是很想搭理  OVER  
天殺的  我該怎麼挽救這個局勢  
毀了毀了  腦海中不斷出現 日本動畫的烏鴉飛過去  
巴嘎   巴嘎 ~  
「妳...要不要吃麵包?」  
囧,我在搞什麼飛機,完了,整組壞去了  
「好啊...」 沒想到竟然答應了  
我拿著剛剛本來要回家喀的其中一個麵包  
往她的方向遞過去  
接著我聽到塑膠袋子聲音 接著 是陣陣傳來的肉鬆味道  
就這樣忍著餓,蹲久了腳開始變痠 於是我坐了下來  
漸漸的開始慢慢習慣了黑暗  
忽然腦中閃過一個念頭  
就和柯南發現證據一樣  一道光穿過去  
「耶....可以從上面出去嗎?」  
「不行吧」她回的著  
「電影不是常常這樣演的嗎?」 我一邊嘗試著頂開天花板  
她噗哧的笑了,  
「你很好笑耶,電影都亂演的好不好,害我差點噎到」  
我在心裡想到一部電影情節 "不,妳不會死,就算我們被關上幾個月,還沒被發現,  
             必要時就吃我的肉吧!"  
後來發現挺噁心的  
而且這是學校的電梯 再怎麼久  明天也一定會被發現  
我後來發現天花板根本推不開  
而且就算上到天花板頂,又要怎麼出去?  
搞不好突然電來了  反而很危險  
我放棄了  
「果然,不能像電影那樣」我一邊拍打手上的濃厚的灰塵  
「哈哈,我就說吧」  
我又蹲回我的角落,肚子不爭氣的叫了  
「你不吃嗎?」  
「哦,沒關係」  
咕嚕....  
「好吧...我也吃好了,反正搞不好剩下的熱狗麵包放到明天會壞」  
「呵呵,你真的很好笑耶。」  
「會嗎?」  
「妳要梅子綠嗎?」  
我一邊嘗試黑暗裡裡用直覺的去吃夾在麵包中間卻一直往下滑的熱狗 一邊問她  
「shit...熱狗掉下去了」  
她又笑了  
我還真不知道笑點在哪  
如果外面下著雨,而你又在學校餐廳,你便會去選擇其中比較不難吃的來吃? 不會往市區跑  
很明顯 或許她正在為現在的狀況 找一些比較有趣的事來抒發恐懼感  
從我的話找笑點,搞不好就是其中之一  
就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她瞎聊起來  
從科系教授,剛剛沒電的手機品牌  
到目前上映的電影,  
「我滿想看300壯士的耶!」我一邊喝著梅子綠  
「是喔,我比較想去看戀愛沒有假期」  
「那很像還不錯,可以去看看」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 而我身上又沒有錶  
我們兩越來越鎮定,東南西北瞎扯蛋  
「你剛剛說你財經的,那你怎這麼晚會跑來行政樓這邊搭電梯?」  
「哦,我們導師辦公室在這邊阿~想說過來看一下課表時間」  
「哦,了解。」  
又是一陣安靜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她輕輕的打了哈欠。  
跟幽遊白書的黃泉一樣 失去視覺之後,耳朵變的敏銳  
只是沒辦法像黃泉一樣聽到整個國家  目前應該只局限於在電梯附近  
「想睡了阿?」  
「恩...」睡意濃厚的回答  
「我平常大概12點就睡覺了」  
「那現在大概不就11、12點了?」我問。  
「可能吧。」  
「看來要等到明天了。」  
「你坐近一點好不好,黑黑看不到人感覺很恐怖耶,雖然說現在比較一開始那麼怕」  
我心跳開始加速,起身移動,坐到大概是正妹的旁邊  
「幹嘛!」一隻手朝我戳了過來  
「呵呵,沒有啦,我看你在不在阿~」她主動抓著我的手,朝她拉過去  
抓著我的球衣外套,然後....恩....大概睡著了,就在她說了聲晚安之後  
空氣裡,瀰漫著她淡淡的髮香  
我一邊玩著球褲膝蓋上的破洞,一邊想著事情  
老媽不知道有沒有發現我沒回家睡  
明天早上第一堂八點有課  
SD鋼彈on-line  有哪幾隻還沒練到王牌  
海賊王連載出了沒  
「你睡了嗎?」她輕聲問,打斷我的思考  
「還沒」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好啊」  
「.....還是算了,晚安~」  
「幹嘛說一半,妳這樣會害我睡不著」  
「就是...就是...你們男生如果有了女朋友,之後分手,又回來找她,是什麼意思阿?」  
「妳男朋友喔?」  
她沒回答  
「之前為什麼分手?」  
「他有另外喜歡的人」  
「那就是劈腿移情別戀嘛,不要理他了」  
「可是他看起來很認真,而且他跟那個女生也分了」  
「妳笨蛋嗎,女生都像妳這麼心軟嗎?就算他真的分了,又怎麼樣?  
當初是因為他劈腿你們才分的不是嗎?」  
「雖然我知道,現在我說什麼應該都啥用,因為你早就有答案  
就像你心裡早有了些打算,之後又去求神拜佛  
單純只是求心安而已或著找個說服自己的理由  
很多事情其實早就心裡有數  
我有時候常常覺得 女生在某些時候非常笨  
尤其是在遇到感情問題的時候」  
不厭其煩的不斷告訴她、分析給她聽。  
「你怎跟我朋友說的都一樣」  
「哈哈,嘴砲人人會 而且有眼睛的都看的出來吧 本來就是這樣  
搞不好你哪天也是這樣回答其他人」  
打個比方好了,如果你朋友發生類似的事情 妳會怎麼回答他」  
「當然是不要理他阿!」她很斬釘截鐵的說  
「那不就對了..」  
「可是....」  
「我知道 因為有時候說是一回事  
當真正發生的時候 還是很難去抉擇」  
「但是他一直找機會接近我,然後想復合」  
「不要理他不就好了,受不了的時候請妳朋友去告訴他妳的想法吧」  
不知道又過了多久,她又捱不住睡意,睡著了。  
而我也開始睏了,從我平常的生理時鐘來看  
現在時間大概3、4點了,  
天也快亮了,我想我最好也睡一下  
不知什麼時候,我跟她就這樣肩靠著肩,頭碰著頭,很自然的就窩在一起睡著了  
「快起來了!懶豬!」她搖著我的手臂  
「快起來了啦,我剛聽見外面有人的聲音」  
外面確實陸陸續續有學生的談笑聲  
我站起來,拍打著電梯門  
「哈囉 有人嗎 電梯門打不開 可以請人過來幫忙嗎?」  
過不久,外頭開始聲音開始越來越吵  
「同學,別緊張 我們已經打電話派人過來了」  
聽起來應該像是某位教授的聲音  
等待時間是最難熬的,度秒如年  
但我其實還滿開心的  
因為她正興奮緊緊抓住我的手  
就像是陳金鋒從日本隊敲出全壘打那樣 會不自覺的跟隔壁的陌生人熱絡起來  
過不久,維修人員到了,並交代我們眼睛閉起來  
因為在黑暗待太久,怕外頭光線,一時會造成眼睛的傷害  
我是認為沒那麼嚴重,但還是照做了  
「準備好了嗎?要開了喔!」  
「好」我回應外頭。  
之後,我與她就這樣呆呆的站在原地,閉著眼睛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她忽然問。  
同時間電梯門打開了  
外面聚滿了學生  
台灣人就是這樣愛看熱鬧  
然後因為實在人太多太吵了  
「我叫....」話還沒說完,我的聲音已經被蓋了過去。  
「同學,不要圍觀,趕快去上課。」  
後來就感到一陣推擠  
「有受傷嗎?」教官在行進間,問著我  
「我沒事」  
「應該可以睜開眼睛了」  
睜開眼,看了看四周。  
「恩?另外一個人呢?」我問。  
「她腳扭到了,先去保健室了」  
後來想到  當時電梯故障的時候有震了一下  
我趕去上完第一堂課,也被酸了一下昨晚的行蹤  
但我的心思完全不在課堂上  
一下課,就往保健室衝  
到了時候,她已經離開了  
雖然知道她是財經的,但我根本不知道她的名字、年級、班級  
就這樣,我與她失去了聯絡  
好吧,我承認我俗辣沒去找她
分類:親子

當眼神相會,是否彼此都在等待,都在期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