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迷彩歲月(下)

======================歸建砲排 & 新的連長===================================
放完年假  結束了迫擊砲兵的訓練 
我們回到了台中駐地  正式編入了迫砲排
而回來的那時候 剛好參加到了新任連長的就職典禮
新連長 瘦瘦的 黑黑的 但因為沒甚麼交集
不知道他會如何去帶領營部連
而我們正是回歸砲排後 遇到了當初我們離開駐地的時候
同梯的甲駕兵
砲長們 一樣給了我們震撼教育
只是 一次還好 兩次接受 三四次就會覺得多了
我們砲兵回來後 迫砲排接近滿編
在駐地的砲排  就是進場+出公差
說真的 
在受完訓的前後
除了左邊胸口多了 迫擊砲兵的字樣
總覺得做的事  很像沒甚麼不同
就是個公差兵罷了....
===================膝蓋傷勢惡化==============================
在新訓期末鑑測跑完3000之時 覺得膝蓋很燙 並走路會痛
利用調適教育結束的四天假 去看了醫生
結果非常令我意外
醫生: 你這個很久了吧..
我:大學時期就會痛 只是當時候沒有影響到走路  所以沒去在意
醫生:你應該早點來 你十字韌帶纖維化了
我: 阿!! 那甚麼 ...
醫生:就是你的韌帶雖然沒斷 但是已經彈性疲乏 應該是長期運動傷害
你打籃球嗎?
我: 沒有,但是我打羽毛球的
醫生:長期的折返跑  造成你膝蓋的負擔
醫生:你每個星期都必須來做復健 不然會越來越嚴重
我:可是我現在在當兵 該怎麼辦?
醫生:去國軍醫院 看能不能開個證明之類的
醫生:盡量別再做對膝蓋有負擔的動作
我: 譬如??
醫生:搬重物 長時間蹲下  瞬間蹲下起立
我: 恩...(阿靠...這些就是我平常常做的阿)
我:我知道了 謝謝醫生.
我在步校結訓回到五八六之後 有去找POA聊了一下
砲長們 排長們 也都有聊過 
排長建議我去大醫院檢查更詳細些
POA和醫官也同意我去轉診
只是檢查的結果 國軍醫院的醫生普遍認為沒問題
我掛骨科   醫生們照了X光  都說我的骨頭很健康
POA後來叫我去民間醫院試看看 
結果醫生診斷的結果是 雖然沒有立即性的危險
因為我的傷是持續性的傷害  短時間沒辦法好 
更何況我現在是在當兵 
悲慘的是 我只會持續性的給膝蓋負擔 沒辦法驗退 
===================第一個離開的人============================
因為流感和轉診扣假的原因  我變成78T第一個留守的新兵
對於新兵來說 不能每個星期放假回家  
那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
可怕的是後來我竟然慢慢習慣了
留守的關係 讓我加速認識更多的學長姐
還有其他弟兄
但是在我第一次留守  大部隊收假的時候
同梯的一個直播兵 面色凝重的去找了POA
隔天就去轉診了
我以為只是身體不舒服之類的
下次看到他  就是打包行李閃人的時候
細問之下才知道 
他是沒辦法適應 再次回到五八六的環境
導致消化系統異常、胃潰瘍
他就這樣   瞬間就驗退了....
詳細的情形  我看只有他跟POA才清楚...
=====================精神戰力週&漢光==========================
漢光的任務 我想也不是甚麼秘密
因為每年都會有  新聞都會報
只是在任務之前 長達一個星期的精神戰力週
那真是地獄啊 !!!
一個星期  天天都是電視教學
------------------------------------
這又不知道是哪一個天才想的好方法
如果戰力可以這樣就維持下來
那最好全台灣也來做一個
"全台拼經濟週"
"全台拼治安週"
"全台抓犯人週"
看到底有沒有效
-----------------------------------
這是知識+查到的解釋
有人會覺得  電視教學為什麼會累
但是因為是演習前週
營部連任務繁雜又多
原本只要公差勤務  會變成公差勤務 + 看電視洗腦  
已經累到半死 想休息了  還被規定要坐在餐廳看電視
還不能偷睡覺 !!
整個漢光任務  全連大致上分成兩大組   
出去營區執行任務  還有留在連上的
留在單位的要做營區安全防護演練
我當初是編排留在連上  而所謂的營區安全防護演練
不過是背槍  蹲在一個地方   蹲了一個上午   
整個漢光就是槍不離身   吃便當   營區安全防護演練  結束
=====================噩耗====================================
在我們還是直播兵的時候 學長們都說我們這一梯不會遇到基地
因為學長們說 他們才從三軍回來  不可能一年不到又進基地
那時候聽到消息可以說是鬆了一口氣
尤其是在營部連這個鳥單位
當兵的都知道  進基地沒有所謂的輕鬆
基地訓練 是軍旅生涯最硬的一塊 但由於一般單位 一年半才會進行一次基地訓練
依照 "正常" 時間來推算  的確我們不會遇到基地任務
但是   我們五八六裝步   剛好就是個不正常的單位
為了配合戰車營下基地
所以我們在五、六月 要移防到基地白河 進行基地訓練
我們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
每一個人的反應都是 "幹  為什麼要下基地? 不是才剛回來駐地"
而在基地之前
在駐地就必須要開始專精課程
======================專精&進訓===================================
專精就是為了下基地時所訓練的形式
一般來說專精的項目包含開訓典禮.體能訓練.刺槍術.打靶訓練
還有期中期末測驗.完了之後就是準備下基地.
而我們迫砲排  因為要進訓
就是為了迫砲實彈射擊  要再進入高雄步兵學校訓練
但是當時我因為腳傷的緣故
砲長把我編排到進訓的勤務支援隊
但是沒想到隔了一週
又補了好幾個砲兵學弟
所以  砲長乾脆連進訓都不排我們過去  
直接變成留置在部隊的迫砲排
又開始了  我的打雜工差的生活 !!
===================參三之路==================================
原本接參三的同梯士官 因為跟訓練官鬧翻了
所以 參三學長急著找新的接班人
學長找了我  還有一個同梯的醫護兵幫忙業務
說真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選到我
而連長當時候也很巧妙的讓我們跳進洞了
連長: 你們不是接參三啦  只是我的工差 !!
當時候就傻傻的一直幫學長還有連長做文書
當時候 我在跟學長去跑文件的時候
學長一直不停在我耳邊說  
參三其實上手可以很爽 巴拉巴拉之類的
我就覺得事情不單純
其實我一點都不想接文書
尤其是要直接面對幕僚
一般來說 都是士官去接業務
可是我是兵阿   時薪八塊半阿
為什麼我要做超過我薪水的工作
當接下來遇到
士官  同梯  學長  學弟 都說:凡育,聽說你接參三唷  加油吧   很累的
我就開始認為
我已經變相的變成參三
從此開始可怕的文書之路 
=====================移防====================================
聽說一個營移防要花上幾百萬
營區 有用的東西全部都要搬到基地去
睡的鋁床要全部拆光光
所有的
軍械 帳篷 打掃用具 水電工具 教育器材 靶材 看板 ...哩哩叩叩的東西
全部都得要移轉到下一個地方
期間就是不停的搬 不停的搬
部隊會雇用民間貨櫃來協助移防
40呎貨櫃 營部連大概要塞三個吧
一個是營級 營部連
一個是二級廠
一個是伙房
其他連隊只要做一次的事情  我們營部連要弄三倍
其中 尤其是營級  
幕僚們的保密櫃  個個都是靠北重
因為他們根本就沒有整理   只是把櫃子的門鎖起來
此時他們會吃著他們叫的外食
對我們大喊
"營部連 快一點  搬好了沒有  還有很多" 
看著他們 充滿福態的坐在那邊 再看著桌上的肯德基  最後再看到他旁邊的保密櫃
心裡面充滿的  只有幹
====================基地生活=================================
基地的生活跟駐地有所差別
在我進基地到出基地時
沒有洗過所謂的熱水澡
還好在基地訓練的時候正屬炎夏 所以盥洗的時候 直接沖冷水是OK的
很難想像 同一個地方 如果冬天有部隊進駐 那會是甚麼情況
有時候還會沒水可以用咧 雖然水的源頭在我們裝步這邊
但是戰車營的 常常會把上頭的開關 關起來 讓水流到他們那邊去
就變成兩個單位再搶水用
住的地方也是極度誇張 睡覺的地方 下雨的話 會積水 高度可以淹沒腳踝
我們在基地期間  點放過一次端午節
而那次剛好是南側中心不曉得幾週年的慶典
然後跟懇親會舉辦在一起
有親屬來懇親的  中午就可以放假
營長不敢讓親屬來我們真正住的地方懇親
而是一起都在南測懇親
這是第一次 我爸終於體認到我的單位真的很爛
因為肯親讓他等了很久  單位又沒給家長休息的地方
連張椅子都沒有
有一次因為有鋒面來 基地下超大豪雨 
當時我跟幾位同梯的甲駕兵正在撤收打飯班
我們本來正在洗伙房的飯桶湯鍋之類的
後來因為雨勢實在太大 
我們往洗禮臺旁邊的浴室躲雨
正當我們在閒聊的時候...
烜 : 這次的雨也太大了吧..
我 : 討厭下雨  麻煩  尤其在這裡
翔 : 真的~
忽然一聲巨響   BOOM!!~
我 : 這怎樣  水塔倒掉嗎??
翔 : 很有可能
烜 : 我出去看看 (往門外走) 
烜 : 沒有阿  水塔沒有掉下來 
烜 : 又走出去 往左看 ..
烜 : 哇靠!!!!
我 : 殺小~??(跟著跑出去看)
翔 : 怎樣了
我 : 幹~~~  路塌掉了 , 耶  那邊不是連長室嗎??
烜 : 連長室垮了  哈哈哈哈~
原本應該很緊張的我們  沒想到變得很HIGH  只因為連長室垮掉
翔 : 不對阿  這樣我們寢室應該也會完蛋吧  不行!我要回去看..
烜 : 我也要回去 !
我 : 我先看看狀況   晚點回去
翔 & 烜 二人飛奔回寢室....
我留下來  多看幾眼這個驚世畫面...
====================文書的噩夢===============================
在移防開始 到 基地前半段的生活 
我都是在辦公室度過
那真是一段悲慘的生活
所謂將帥無能 累死三軍 幕僚無能 文書比死還痛苦
由於我們基地訓練的人員  必須要造冊
光是這個簡單的名冊
我們兩個參三就被南側駁回了不知到幾次
改了又改
改了再被駁回  再改
考試評分卷的東西  訓練官全部拿去年的給我們
被南側裁判官不知到劈了幾次
我也不知道被 長官 士官幹部 還有學長學弟們要過幾次評分卷
只因為訓練官自己也不知道今年到底哪些適用 哪些不適用
一直被裁判官打槍 
然後  就會累死我跟另外一個參三
為了訂正最後的名單
我跟另外一個參三 誇張到 一整個星期 只睡了三個小時
有一次  剛把作業進度到一個段落
想說回寢室睡一下好了
沒想到 才剛躺下去
安全士官就喊  : 現在時間 05:00 部隊起床.....
我當時候 真的很幹 很想哭  
為什麼要悲哀到這種程度..
=======================轉診==================================
接二連三的轟炸 ....  我受不了
被學姊鼓勵  也跟連長和POA談了一下
決定去轉診
而掛號的科
是身心科   
學姊說他覺得我在不看醫生  會發生軍記案件的
我的眼神渙散到一個誇張
同梯的看到我  都說我變了
砲長看到我  都說  我是不是快死掉了
因為我的臉 毫無血色
連續好幾個星期  出去轉診
這段時間 是我當兵以來  最痛苦的時候
一度想驗退逃離這個環境
連藥物等級 都開到四級抗精神藥物
偏偏醫生那邊就是不讓我過關
說是 醫院床位滿了  不讓我住院
我心理想說  這年頭  連精神病都流行嗎 ?? 
不否認  在最壞的時候 我曾經有輕生的念頭
最後讓我撐下來的   是因為一個人給我的一封簡訊
====================回歸勤務隊===============================
滿感謝那時候連長  在轉診的時候  都沒有擋我
只要假單跑過關  都很阿莎力的 讓我走
甚至讓我坐採買車 提早偷溜出去
在轉診五次之後
我私下去找連長
連長同意我回去勤務隊  調整心態
暫時脫離  文書的作業壓力
=====================支援操課================================
在回去勤務隊作業後的一天
忽然接到我要去支援行政排操課的消息
其實一開始我就沒多想甚麼  直接全副武裝去找排長報到
沒想到  這是另一個噩夢的開始
由於 排長室新到任的 非常菜
而行政排在基地的操課  就是將指揮所架設好
並且在時間內 完成轉移的動作
三台甲車 分別一個是空管台 對空警戒
另外兩台是架設在指揮所旁邊
要將兩台甲車中間的九零帳給搭設好 
PS:九零帳為國軍90年代造的帳棚  
還有兩台甲車後面  各要一頂尾棚
然後要把指揮所內部的設置用好
就是桌子 椅子 兵棋台 地圖 還有文件等都放置定位 
擺設完畢之後  外觀全部都要用偽裝網做偽裝
看起來很像很簡單  但是光這些事情  就可以搞死我們這堆阿兵哥
尤其是偽裝網的部分...  因為會一直勾到甲車  然後 偽裝網也不是專門為甲車而設計
所以大小必須要先綁出來   想辦法以最快的方式搭設完成
兩個甲駕兵 一個作戰士 一個情報士 我 外加其他幾個學弟
要在時限內(10分鐘收完 15分鐘轉移完成) 
排長呢  就在那邊亂喊 = =  
我真的覺得他是在亂喊
連長指揮跟他比較起來  就真的差很多
你會覺得排長不知道在幹嘛
當時分配給排長的六個新兵
竟然會在同一時間 全數中暑倒下...
剛剛脫離文書的我  一度懷疑是不是連長在搞我
因為我也有幾次差點中暑  還好甲駕和情報士們 是同梯的
而且也知道我是來支援的  所以會比較寬待我
盡量不會讓我太累 
當時候 已經編入勤務隊的甲駕兵 
(因為當時砲排的甲駕已經夠了 所以剩下的就編入勤務隊)
有因為行政排甲駕有事 進場 或是掛病號 
從勤務隊暫時來支援開甲車 他們來一天之後就問我
烜 :  藍阿  你在這種地方待了多久
我 :  我大概從兩個星期前開始支援操課吧
烜 :  你是之前文書太累當到頭殼壞掉?
我 :  怎了 = =?
烜 :  這邊我待一天我就快瘋掉了
我 :  我也是這樣覺得阿  我只是在硬撐 ....
====================再次回歸勤務隊===========================
受了行政排快一個月的荼毒
在有一次 行政排甲駕都掛病號的時候
排長用我 去換 勤務隊的兩名甲駕兵來支援 (因為勤務隊不能沒人) 
支援結束後
我在同梯還有士官長的 COVER下  順利的逃離行政排的魔掌
終於  兩名甲駕 跟 我 都回歸到了勤務隊
只聽說  排長又找了其他的新兵頂了位置 
真是希望上帝保佑他 0 . 0
=====================衛哨缺失=====================
因為哥哥把訂婚結婚提前的緣故 我必須把補假用在那個時候
為了確定能在當天放假  所以我主動留守
但是沒想到這次的留守 造成了我軍旅生涯第一次的洞八跟懲處
為了甚麼被點缺失
就因為站夜哨起班  被督導官問到燈號 
這個問題  先前完全沒有被問過
而我  是第一個死在這條問題下的連上阿兵哥
重點是我有馬上回報值星
但是最後竟然說 我沒有回報給班組長
我很想跟督導官說  我當時沒有班組長   因為我是勤務隊
點我缺失的人名字我一定不會忘  
南側中心   少尉  林春翰 
=============砲排洞八  & 3000字心得=================
在基地的中後段 勤務隊一路被凹到此時  
卻發生一個大事件
砲排因為連續出包的關係
準備被留下來實施洞八
而剛好我這時候  留守的衛哨缺失懲處跟著下來
勤務隊們 大部分雖然掛在砲排  
但其實已經跟砲排分開作業
我們會去爭取么八的原因
是因為我們自認為沒有受到砲排的照顧
卻因為砲排的缺失而被懲處
覺得有些不公平
而就是在那麼剛好  我留守所犯的衛哨缺失在這時候下來
變成壓死勤務隊的最後一根草
在軍中
最痛苦的不是接受懲處
而是  因為你的過錯  其他人必須跟著一起受到影響
在最後爭論的結果  我們還是留下來開了檢討會
而我 在他們開完檢討會走了之後 
獨自留下來  再去裝甲科 寫三千字的心得報告...
因為接受懲處
而我 錯過了哥哥的訂婚
從此不再相信 也不想去爭論甚麼
====================期末戰術測驗=============================
到了這天  也代表基地生活到了最後的階段
只是這段時間是最可怕的時候
勤務隊全數要上去支援伙房野炊
也就是野戰炊爨
訓練部隊在野外也能順利準備出伙食
這一整個星期  不能盥洗  沒有床睡
還因為下雨的關係  在泥濘地裡搬東搬西
搭設伙房的帳棚  準備伙房的食材 打全連的操課便當
小小的一個鋼棚  睡了幾百個人
還因為下雨的緣故 有時候晚上還不得睡覺 
因為必須有人把帳棚上面的積水給處理掉 
那個等級幾乎變成流浪漢
我們諷刺稱為  難民訓練計畫
====================期末戰力測驗=============================
度過了戰術測驗 
本來想說 接下來的戰力測驗  對我們勤務隊應該相對輕鬆
因為戰力測是打靶 照理說我們應該幫受測人員打便當就好
沒想到我太天真
因為要打靶的武器種類太多 各連隊被分配不同的靶場任務
我們營部被分到要佈置靶場
所以連上必須分配一些人力去擔任靶場工差
因為大部分的人  都必須實施射擊測驗
除了我們這些沒有編入受測名單的人 
也就是勤務隊
所以想當然爾 靶場工差一定會出現我們的人力
佈置靶場 
我們必須把 射擊指揮所給架設好 
另外 給裁判官的頭盔 防彈背心 望遠鏡都要準備好
雖然他們都不怎麼會去穿
還有彈藥交付所  消防組 射手待命的76帳
(76帳 為國軍76年製的國造帳棚 比九零帳爛很多 但是比較輕 比較小)  
指揮所是用九零帳架設
因為帶過去的九零帳 76帳 數量有限 而且受測驗的射擊距離又不等
就會變成 75公尺   175公尺   300公尺  600公尺
四種距離來回搬來搬去
不只帳棚 連指揮所裡面的桌椅 裁判官用的鋼盔 望遠鏡 
還有最可怕的是  數以百件計算的防彈背心
就在這四種距離  移動來 移動去
頭頂上的  是超級大太陽以及萬里無雲的藍藍天空
腳底踩的  是一望無際 還有昨天下雨過後積水的泥濘 跟 草皮組合體
當時的平均溫度35 
最高的時候  飆到38   我看到小白 (救護車) 的紅旗都掛出來了
我們這群人卻還是在那邊  搬帳棚 搬桌椅  搬背心
烜 : 藍  休息一下 ..
我 : 同意...
烜 : 我跟你說  我當兵到現在  第一次覺得我快中暑
我 : 我覺得我現在再走一步就會暈倒  
其實在這段時間 比較好的收穫是  我們幾乎是近距離的看各種實彈射擊
我想不是每個兵都會有這樣體驗
步槍 機槍 火箭彈 迫砲 狙擊槍 手槍 全部都一覽無遺
只是在當時狀態  並不會覺得佈靶會是個好差事
=====================萬能勤務隊==============================
勤務隊 大部分由當初的直播砲兵組成  
   還有中期加入的同梯甲駕 
   小一梯的砲兵
   剛到部的新兵
我們勤務隊沒有士官帶頭
連長有提到  其是這是不符規定的
我們這群人  其實每個時期是分散的
因為我們各在不同的形式出現於連上
有 打飯班的  有 文書的  有 跟著士官長管水的
有 甲車駕駛  有 新兵    有 美術工差的
有 割草隊的  有 傳令    有 支援二級廠的
我們被連上凹的很兇  不知道為什麼有人總是認為勤務隊很爽
或許是某些人表現出來的就是很爽
我只能說 做事就是那幾個 而我們勤務隊  就真的只有這些人
連上總是 沒人的時候  會拉我們出去
從沒想過 在我們人手不足的  
我們也會需要支援
在一個公差勤務很多的連隊  擔任四不像的勤務隊  
沒有幹部給我們靠
我們就這樣  做做做....
=====================第二次移防 & 先遣之路==============================
基地任務結束了  接著要更往南移防去恆春的三軍基地
這次的移防 跟當初基地的移防類似  
只是我這次被分配到的是去先遣
先遣就是 比大部隊更先一步先去移防地整理營舍
並在那邊交接相關事項 
因為我之前在駐地移防到基地的時候 是跟著大部隊
所以並不知道先遣會不會很辛苦
後來知道 
先遣相較於大部隊  跟善後  是相對輕鬆的
因為在先遣部隊去之前
已經有排長跟幾位士官先行過去
所以在我們先遣部隊過去的時候  
只是進一步整理把營舍弄到可以住人這樣
而這次的貨櫃 是在大部隊來之後 才到營區
所以先遣人員並沒有先下貨櫃
我又被爽哥拉去屋頂上消磨時間
所以移防到三軍的時候  
其實搬東西的數量 跟之前比起來 算是少很多
=====================恆春的星空==============================
不知道是哪個排長 還是士官交接的大門衛哨
當時候還被連長罵
連長說 : 事情都還沒做完 接甚麼衛哨
對於先遣來說 本來以為這是一件很累的差事
但是在我站到第一次的02-04(凌晨兩點到四點) 大門衛哨後 有點改觀
雖然正門口面對的  是一整大面的墓地
但是你的注意力會被頭頂的美景所吸走
因為是營區
就算是先遣部隊   晚上還是會實施燈火管制
所以接近在零光害的情況下  加上沒有雲
你頭頂的星星數量  會超乎你的想像
況且我又是北部人  ...
這份光景  對我來說  應該是很難得
只是很可惜的    我是在站哨...  
=====================保力營區================================
保力營區  比起  嘉義的基地 難得的是
生活品質有稍微回升一點
雖然有些營舍還是過於老舊 有漏水的問題
但是整體上還算是不錯的營區
至少水電不會出現問題  而盥洗的地方也有熱水
四處林立的販賣機
只是比較糟糕的是 餐廳沒有冷氣 也沒有電風扇
在保力的時候 我們營部連是在營級的兩側
一二連分別垂直在左右兩側
整個呈現一個倒ㄇ字型
原本以為  在這裡會比基地好一點
的確  在生活品質上是如此
但是在大部隊來了之後
會被另外一件麻煩的情況而抹殺掉這邊
所謂比基地好的地方
======================大部隊 & 旅部高官=======================
大部隊開始進駐保力營區   而我正式成為待退人員
一開始的準備週
勤務隊只要專心擔任好打飯班 跟 站哨 兩個任務就好
但是因為三軍的時候
會出現很多奇奇怪怪的工差
我不知道是軍方和民間的協調還是如何
甚麼  牛羊公差 國小公差 廟會公差  .... 哩哩叩叩
所以 連上的人力會變得非常吃緊
變成我們待退人員 要一直站哨
由於在保力營區  我們離旅部只有幾步之遙
所以督導非常非常多
上級照三餐來督導   平常還會有憲兵在營區裡面散步
要不是我已經成為半無敵狀態  
我可能在這個保力營區  也會過得很痛苦吧
光是改正缺失就飽了
重點是  連上還沒有人可以改正缺失  
因為全不跑去出公差了
在第一週放假的時候還差點被嚇到
因為那時候有颱風接近屏東   部隊那時候被嚇達要準備救災的命令
正直放假前夕  聽到這個消息  實在是會讓人晴天霹靂
一切還好我是屆退人員  連上沒有把我排進救災名單內  
因為他們在排我進去 我的假肯定是放不完...
=======================哨長==================================
不同先遣的時候站門口  
大部隊來了之後 大門口的衛哨 必須是兩個人站
一個是哨長  一個是 衛兵
哨長負責登記和管制進出  
衛兵就很簡單的等待哨長下達放行口令之後 再拉開鐵鍊即可
一般時候  軍卡  旅長車 某部分得利卡 不能攔 
因為是載高官所以直接放行
但是站到最後  我其實都是應付旅部跟軍團
裝步 認識的 我都是直接放  有時候作作樣子而已
有個同梯站哨長的遇到這種事
有車子接近大門 準備進入營區
哨長: 長官 請問單位級職 ??
XX長官 : XXX  XX官
哨長: (打開後車廂  同時間看到兩三、瓶高粱在滾動)
哨長: 放行!!  (根本當作沒看到)
留守的時候
晚上11點多  營區內有車輛燈光 準備出營區
XX : 不要攔我    不要登記  我趕時間  XXX昏倒了 我要趕快送他去醫院  
哨長:  報告連長 是 !!
XXX 此時坐在副坐  一邊笑一邊跟哨長揮手 ~~
=====================待退人員 & 被凹到最後一刻================================
最後一天上午10點多 在我交完裝備之後  
我穿著運動服裝 坐在中山室 陪同梯的軍械士、預財士 還有假參學弟 喇賽
其中遇到了好幾個督導官進中山室  看到我們問說這些是待退弟兄嗎??
我們連回答都懶的回答   都是副排幫我們答   
"對  他們都是待退弟兄  今天走" 
一年來  等這句話  等的可真辛苦
尤其是在五八六 裝步 營部連....
因為連長把退伍令全部都交給軍械士
並且要求軍械士 16:00 準時發退伍令
跟之前連長講得不一樣
因為連長原本是講說中午就放我們走
到16:00時  副排竟然叫我們去組九零帳 ...
沒想到 我們78梯到了最後還是被凹了 ...
但是很難得的  78折抵滿30的同梯弟兄  全部齊聚一塊組九零帳
"呦  凡育也來了 !!"   
我 :  都快退伍的怎麼可以不來 
組完九零帳  回到寢室 原本以為 可以拿退伍令了
副排 : 幫忙一下  把中山室的槍入庫好嗎??
眾人 : 靠~~~副排  我們退伍耶~~
但最後還是幫忙把槍拿去庫房   
終於在 17:00 發退伍令
值星班長 :  藍凡育 
我 :  有!!!!
值星班長 : 恭喜退伍
我 :  刀射組耶啦 !!
==================結束了!!我的軍旅 & 後序 ===========================
終於退伍了  
靠著印象,大略的打出我的軍旅
只是有些事 忘了 或是 不能打  
但似乎也已經不是那麼重要
再次感謝所有給我支持的人
分類:運動

當眼神相會,是否彼此都在等待,都在期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