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4

分享

【談教育】教育採礦師

沒有一個孩子,應該被放棄!放棄與守護之間,會造就孩子天差地遠的人生。
我在家裡排行第二,姐姐和弟弟優秀乖巧,從小我就和他們非常不一樣。
小時候,我的爸爸是一位警察,他非常看重我們的課業與品行。小學時,姊姊前胸制服的口袋總是繡著代表模範生才有的紅絲帶,有一次我和她走在一起遇到了我的老師:「姊姊真是優秀!妳和姊姊怎麼差這麼多?那妳要多多加油啊!」
我常常聽不懂課堂裡的老師在說什麼,聽不懂的時候,我就會在課本上畫畫。四年級時候,爸爸在我書包裡翻到不及格的月考考卷和我畫的漫畫,他非常生氣,撕掉我所有的作品,憤怒地把我的書包、衣服都丟出家門外,他說:「畫畫有什麼用?我們家沒有妳這種沒出息的孩子!」
在夜晚被趕出家門,我好害怕,流著眼淚焦急地在家裡附近的巷子裡徘徊,感覺就像面對恐怖的黑森林,我想起了糖果屋故事裡的主角,於是我就把考卷沿路撕成了一片一片的碎紙片,心裡想著:「這樣或許就有人可以找到我吧 !」幸好,疼我的阿嬤總是能在黑漆漆的巷子裡找到我,用她溫暖厚實的手緊緊的牽著我,把我帶回家,她總是跟我說:「回家以後,要乖乖聽爸爸的話,要用功讀書⋯」
過年的年夜飯,總是讓我想逃避。家族年夜飯就像是家族小孩們的年度學習績效考核大會,我沒有什麼好成績,當然得不到任何的表揚。家族親戚的話題都是「姊姊和弟弟成績好又乖巧⋯」「堂哥、堂姐好厲害考上台大⋯」「北一女的堂姐以後要當⋯」,這樣變成透明人的聚會,總是讓我彆扭的喘不過氣,在一群第一志願課業優秀的兄弟姐妹和家族長輩親戚面前,我完全抬不起頭來,我只知道自己被嚴重忽略,沒有人想多看一眼這個功課不好的孩子,我會默默的拿著碗筷坐到角落,參雜著嘆息與委屈的淚水一起和年夜飯囫圇吞下了肚。
上了國中,是我大崩壞的全盛時期,在校園裡忤逆師長、爬牆翹課、帶頭鬧事、聚眾打架。國一班導師任教地理科,有一次,她當著全部辦公室的老師面前,舉起我只考8分的地理考卷在空中揮舞,用高分貝的音量對我吼著:「妳簡直像個白癡一樣!」然後,拿棍子惡狠狠的抽打在我的手掌心上,老師說:「錯一題,打一下!」究竟打幾下我已經不記得了,我只記得,那個時候我最討厭的就是老師。
父親對我的失望,轉變成與日俱增的憤怒,他無法忍受我的胡作非為與爛成績的具體作法,就是對我施行「家法」,來自祖先墳上有加持過的竹條。爸爸每年清明節去掃墓的時候,都會記得定期去祖先墳上更新汰舊,好讓歷屆的竹條更堅固耐用。這樣家法,在我家裡,只需要用在我一個人身上。有時大熱天,我也會穿著長褲長袖,想遮蓋住手腳上大大小小的傷痕。
孩子最不可愛的時候,其實是最需要愛的時候。國三,我被分進了學校的「放牛班」。一群在學習上挫敗的孩子,一群校園裡的牛鬼蛇神,我們卻乖乖的安份守己了一年,只因為班導任老師對我們做了最重要的一件事:「把我們放在心上,並且看成是她心目中最棒的學生」。
後來我被趕家門的次數變少了,心裡還在暗自慶幸總能能逃過一劫。直到有一次姑姑偷偷告訴我:「妳知道阿嬤去世以後,妳再做錯事的時候,爸爸為什麼沒有把妳趕出家門嗎?因為他怕沒有人會去找妳回來。」那一刻我才知道,原來爸爸從來沒有真的想要放棄我,他只是一直處於不知道如何教育我的挫敗。
國中畢業,吊車尾的成績讓我考不上任何一所高中,所以爸爸把我送去考復興美工,我以備取的成績錄取了美工科就讀。我遇到當時全校號稱最嚴厲的導師甘老師,她個子嬌小,教學認真又嚴格,對學生繳交的作業水準要求非常高,沒日沒夜的心血被直接丟進垃圾桶重作是很稀鬆平常的事情。所以,我們偷偷叫她「作業殺手」。
有一次製作景泰藍的工藝課,半成品要送進小鍋爐裡窯燒,輪到我負責幫忙大家顧爐火、控制成品出爐的時間。等我把全班的作品拿出來,甘老師突然用她那圓圓大大的眼睛直直的瞪著我,我覺得心臟瞬間要暫停了:「死定了!這次是全班的作品耶⋯」突然,她對著我笑了:「妳是我遇過最會燒景泰藍的學生!」
16歲那年,我的兩件設計作品代表台灣,拿到國際戴比爾斯珠寶設計大賽的首獎。高中還沒畢業後,我就被簽約成為珠寶設計師。兩年的設計師工作,讓我發現自己還有好多的不足和想要繼續學習的渴望,我主動告訴家人想要去報考大學。在補習班蹲了一陣子後,後來,幸運的考上了臺北市立教育大學的美勞教育學系,於是開啟了我成為一位老師的緣份。
就這樣,連我自己都沒想過,我竟然會一不小心就當了快20年的教育人。
從自己的故事,我發現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也不會有白走的道路!我們永遠無法預知人生中所發生的故事究竟有什麼原因,但是我相信這些點點滴滴總會在未來以某一種方式產生影響。荒誕的歲月或許煎熬,回顧過去,才會發現繞著遠路走,我看到好多美麗的風景,遇到好多生命中的貴人,更有能量去拉拔那些需要幫助的孩子。
面對學生問題,我時常看到過去的自己,每個孩子都是未經琢磨獨一無二的寶石,我們要做的是如採礦師般,幫助他們能夠散發出寶石特有的光采,身為父母和師長的我們有沒有耐心去等待、去發掘、去細心雕琢。
如果有一臺時光機載我回到過去,看見那個躲在棉被裡哭泣的小小的自己,我會大大的擁抱她,並且告訴她:「親愛的孩子,妳是一顆獨一無二的寶石,要相信自己一定做得到,做好你自己,妳就是最棒的!」。
現在的我,還是依然好動、想法轉個不停、對任何事物都抱持著好奇的態度,爸爸最時常對我說的話是:「妳怎麼總是喜歡繞著遠路走?」這個喜歡繞遠路走的特質,讓我累積了更多生命的能量,更能看見學生的需求、傾聽夥伴的聲音、接受家長的意見。
我曾是一位珠寶設計師,現在是一位學校老師,20 年來,我一直留在教育界努力,也帶領師生團隊贏得許多教育界的大獎。
我期許自己是一位「教育界的採礦師」,每位學生與工作夥伴都是我眼裡的彩色寶石,守護學生及幫助工作夥伴找到自己的優勢與專長,淬煉他們能超越鑽石的八心八箭光芒,是我最大成就。
生命故事 教育觀點 學習歷程 愛 親子教育
我相信用生命可以影響生命,我用自己的經驗幫助孩子,也告訴孩子有能力的時候要幫助更多的人。不要放棄任何一位孩子,每個孩子的都值得被珍惜與重視。曾經被尊重理解、被耐心等待的孩子,我相信他們長大之後心中也會有愛,而這份愛會一直延續下去。
#赤余老師FB個人部落格連結
#no.29
#生命故事  #教育觀點  #學習歷程  #愛  #親子教育 
分類:親子

教育人 / 雙寶媽。曾經是珠寶設計師,現在是教育界的採礦師,每一個孩子在我眼中都是獨ㄧ無二的寶石。我在教育&教養,藝術&生活,工作&學習⋯的各種奇幻旅程中,小小步、慢慢走。帶著熱情與良善的種子,旅行,修行⋯。轉個心情看世界,換個角度看孩子。

評論
上一篇
  • 【談教育】當困境來臨,你是恐懼退縮,還是將它視為一項挑戰?
  • 下一篇
  • 【童言童語】如果我的媽媽會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