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分享

創作│斷‧捨‧離 (上)

如果說斷捨離是透過整理物品從而整理人生的改造運動,那麼結束的愛情也需要斷捨離,尤其是有了新的戀情。

我和湘湘、阿欽曾是一起工作過的夥伴,項目進行的大半年裡,我們經常一起聚在阿欽的小套房裡一邊喝著酒一邊討論閒聊,假日也會一起和團隊出去吃飯玩耍泡溫泉,從台北到台中,差不多有時間就一起瘋。
在公事上,阿欽不算話多的人,他就是把自己負責的部份做好、在適當的時候提出中肯的建議,在團隊裡讓人感到安心可靠,不少後輩也願意和他多多交流、聽聽他的經驗分享。
「如果是我的話,我會試試看不同的編排詮釋。先確定主題方向後面就簡單一點了。」這是我第一次向阿欽請教。
私底下,我總笑阿欽有著老靈魂,雖然當時他才30歲。
大夥一起去唱歌,阿欽點的都是老歌,最喜歡陳昇、李宗盛、伍佰。拎著啤酒、冰火到他家,他自己已經熱好了高粱加話梅,電腦放著恰克與飛鳥。
而湘湘在團隊中負責帶領大家一起完成項目,需要經常和團員以及其他部門協調溝通,做起事情來有一股說不出的魅力和魄力。她會觀察到團員的需要給予即時的幫助,很敏銳心細,因此在整體偏年輕的團隊裡頗受信賴。
不過湘湘平時給我的感覺比較像是大姐頭,尤其是在她點著一根煙皺著眉對我說「你明明知道該怎麼做會比較好,還不做!是有多不相信你自己啊?欠揍是不是?」的時候,我總覺得下一秒她手上的煙頭就要按到我身上了。
後來項目結束後,這兩人就走到了一起。
「來來來,告訴我你們什麼時候有姦情的?」某晚在我家樓下中庭,三人一坐下我就開始八卦審問大會。
「姦你個頭啦!超難聽的好不好,中文沒學好就不要說出來丟臉。」湘湘翻了個大白眼然後虎視眈眈地瞪著我。我瞬間在想菸頭的溫度有多高?
「咳,那我換一個,誰先告白的?」我看著湘湘,湘湘看著阿欽,我又看向阿欽。
在中庭微弱的燈光下,阿欽慢條斯理的吐出了煙才說,「好像沒有吧,自然而然的就......」
......誰要聽這個自然而然啊!
我翻了個白眼又問:「那是誰先喜歡誰的?」
「他」「我」兩人異口同聲的指向了阿欽。
賓果!我就說有鬼吧,大家一起出去玩的照片都是阿欽拿著單眼幫拍照,就只有拍出來的湘湘是不一樣的味道。怎麼說呢,嗯,有種情人的視角。
創作故事 愛情故事 斷捨離

Photo by Riccardo Fissore on Unsplash


後來各自回歸原本的生活軌道,忙自己的事,在阿欽和湘湘開始同居後,因為離我家不遠,我也就不時往他們那邊跑,有時候湘湘下廚,我帶著女友上門一起晚餐。甚至有時候我和女友吵架了,也是上門去和他們聊聊。
若說阿欽可以給我成熟男性的見解,那湘湘就是那個既了解我女友又了解我、可以給我一針見血的建言的人了。
「你們就不會吵架嗎?我那天回了一句『我不知道要吃什麼』就可以從晚餐時間吵到宵夜欸,你們沒有吵過這個?」
湘湘思考了一下,回道「我們好像沒有吵過這個,有嗎?」
阿欽搖搖頭說「沒有。也沒有吵過別的。」
湘湘一臉莫名其妙的看著我。「這有什麼好吵的?沒想法的人跟隨有想法的,兩人都有想法就分今天明天吃不就好了?」
我著急地說「但我提的她都說不要啊!」
湘湘一邊拍拍我的肩膀,一邊用著節哀的語氣告訴我:「那是你太沒有想法跟創意,沒關係,要不然你換個女友或者她換個男友吧。」
我想掐死湘湘一百次,也想掐死跑來這裡讓她有機會嗆爆我的自己一百次。
阿欽則是想了想說,「嗯...弄個免洗筷籤筒,把你們喜歡吃的食物跟餐廳名稱列出來剪好貼在竹筷上,不知道怎麼選的時候就用抽籤的方式吧。」
大哥!我服了你啊大哥!


因此後來,我得知他們分手了有些意外。畢竟這麼不愛吵架又契合的一對真的很少見,我以為他們再過個兩年就打算結婚的。
我問阿欽為什麼他們要分手,阿欽沈默了一陣子後讓我去問湘湘。
而湘湘說:「阿欽是個在感情裡相當念舊的人。」
「相當」這兩個字,湘湘說得頗有力度,那力度莫名的讓我的心跟著一沉。
於是,我去湘湘的新住處找她......

待續...










*以上純屬虛構,如有雷同,那大概是平行時空的緣故吧
#創作故事  #愛情故事  #斷捨離 
分類:生活

寫些生活,寫些回憶,寫些想像。

評論
上一篇
  • 求學記│能說會道的克里斯
  • 下一篇
  • 創作|斷‧捨‧離(中)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