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Day6 - 通往音樂之都的鐵道

    前方只要有路,即使在怎麼艱辛,腳緊牙關都可以走得下去。但我從來沒有想過,日本之大竟然也有無路可走的時候。我很灰心,對於自己的行前規劃及思慮不周感到灰心,如果當初可以再多想仔細一點,或許我就可以少花點冤枉錢,多走段有意義的路。
靠左置中靠右移除
點擊以新增解說
駿府城公園與靜岡淺間神社
    日本有百大名城,駿府城卻是我旅行至今看到的第一座城,其實途中我可以參訪小田原城的,但碰巧碰上旅遊淡季,可惜城池正在整修中。來日本的這段期間,讓我最佩服的有兩點,一是日本的河川真的是清澈到令人瞠目結舌的地步,大致山川河流,小至路旁水溝,都清澈無比;第二就是他們對於歷史文物的保護意識,這樣的意識深植民心,他們感到驕傲,並自動自發的營造符合史蹟的氛圍。
    曾經德川家康下令建造這座城池,經過時間的推演,到了明治維新後,由於名城無主,政府也順理成章的回收這麼一大片的土地,並改建成公園。在熱鬧的靜岡市中心左上角,很難想像還存在著這麼一大片的公園綠地,我想也未忙碌的都市人增加了一個休息遊玩的選項。
    繞出城外,向東邊行,順道前往當地有名的淺間神社。本社據說是在富士宮市的富士山腳下,由於路線不順只好作罷。在社務所蓋完朱印後,慢步調的跟著當地人爬了一下神社的後山,除了可以近看靜岡市區外,還能遠眺富士山。我想山頂的視野應該會更廣,風景也會更壯觀吧! 可惜時間不夠只能夠沾沾醬油。
明天先來?意外先來?
    地圖中間的「御前崎」本來是今天預定野宿的地方,據說夕陽西下,會把整片太平洋給染紅,也是情人的聖地。一路順著國道150號東行,我期待著下午的夕陽,認為一切都會非常的順利,直到山洞前的一只告示牌告訴我:機車與腳踏車禁止通行。這已經是見怪不怪了,我翻開google map,看到偏南方的有一條縣道416沿著海岸線可以抵達燒津市。道路愈來愈狹窄,看著混凝車來來回回讓我有種不祥的預感。果然,就在用宗車站前山路的路口被架起了路障,一切車輛禁止通行。我緊張了起來,到車站詢問站務人員除了這條路外還有哪條可以越山通往燒津市,答案令人失望,除了國道外,這就是最後一條。這不就是斷了我的生路嗎?!! 我坐在車站外的板凳上,啃著麵包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這一想就是三十分鐘。
    我決定搭電車前往燒津市。由於JR規定,腳踏車必須放入輪行袋中才可以進車站,這點我也有想到,拿出在東京買的輪行袋,把它張開,接下來...........接下來怎麼辦啊?!!!我根本不知道?! 急就章地拿出手機翻youtube教學,但網路畢竟是預付卡,加上鄉下地方網路不穩,根本沒效,最後決定自己DIY。照著說明書上寫的一步一步來,但最後怎麼塞就是放不進去,後來找到原因是因為前後輪的擋泥板,但看了下螺絲的分配後,拆擋泥板有一定的難度,結果就是把腳踏車拆的近乎分解,勉強塞進袋中,上了電車。由於入袋的方式不對,外觀嚴重扭曲,結果被電著上的人注目了好久。原本預計只搭一站在燒津車站下車,但考慮到下車後我可能無法自行組裝,最後毅然決然搭到大都市的腳踏車店求救。除了多花了一千多日圓的電車費外,腳踏車也被我拆壞了。賠了夫人又折兵。
    電車上我不斷反省,如果當初挑車子時考慮到最後會需要輪行袋,就必須考慮車體的大小與重量。結果我就選了兩者比普通公路車還要大且重的車種。除了旅行上非常不方便外,扛回台灣也是一筆大工程。
音樂之都 - 濱松
    濱松被稱為音樂之都的原因是因為這裡是樂器生產的重鎮,樂器大廠都在這裡。據說日本第一架鋼琴就是在這裡生產出來的。我拖著笨重且殘破不堪的腳踏車走出車站,先用手機查詢了一下附近的可以修理公路車的車行,便找了台計程車上車。雖然這是我第二次在日本搭計程車,司機們真的非常的親切,但認路方面似乎都交給導航處理,結果真的迷路啦。看著車表上的數字不斷地向上跳,我忍不住插嘴了:「痾....我看了一下地圖,應該要在剛剛那條路左轉才對,沿著XX大學就會到了」,最後在地圖的幫忙下順利的抵達了,因為迷路多出來的車費幸好司機也沒有跟我收。
    進了車行,很不好意思地向店員說明了緣由,他似乎被我的拆解方式下了一跳,即使非修不可,但我還是問了一下大概的費用。他看了看手上的價目表,右手不斷地在敲打計算機鍵盤,每聽一次按鍵聲都覺得心在淌血。最後他算出來這樣可能會花道三、四萬元,還要送回原廠修理,聽完我差點沒昏倒......。我向他說明我正在旅行,雖然您不是專修捷安特的腳踏車,但可不可以幫我修理一下,因為我明天還是要出發,沒有辦法等。他似乎面有難色,拿出車架把車身立起,從混成一堆的螺絲中找出最適合的來回上鎖。我沒多說話,只顧著不斷的道歉。大約三十分鐘後,車子被修理得跟當初一模一樣,老闆還很好心地幫我上了油,並用了束帶幫我固定運送中折斷的支架,最後只跟我收了工本費1080日圓。從店門口要出發時,我鄭重地向老闆道謝,我不知道還能說什麼,但我想當下我除了感謝外,也只能在感謝了。
    當晚,我找了一間位於郊區,價格上算是便宜的商旅(4000日圓),從車站到住宿地花了我一小時。中間花了三十分鐘吃了頓難得的coco壱番屋,慶祝平安度過這次危機。  
分類:登山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