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遊記》海與天的境界線 - 崎頂

預定早上六點三十五分的火車,因為懶床趕不上,幸好五十五分的班次在八點二十分前也可以抵達。
換了一身讓自已滿意的服裝,背上一如往常旅行用的亞麻色包包,一出大門就往捷運站衝
即使是假日,早上的捷運站也是冷冷清清的,一身正式的打扮,似乎都是連假日都要為生活打拼的上班族們
大步向前,刷過票口,趕上了!板橋往新竹的區間車。
是我堅持一定非后區車不可的!
原本想一邊聽著音樂一邊看著窗外的風景,天不從人願,聽著聽著就被睡魔奪走了意識,等我醒來已經是新竹的湖口站了。
「我到囉!」另一位同行者傳來簡訊
簡單二要的表明自已的所在後,就靜靜地看著窗外
不一會兒,便抵達了目地的 - 新竹
陌生地左右張望,上了通往對面月台出口的天橋
加速向下,熟練地從包包拿出裝有悠遊卡的錢包,想要直接衝出剪票口
「嗶!~」剪票口自動門發出了聲音,餘額不足.....
我就這麼被擋了下來,沒錯,就恰巧在我趕著赴約的時間點
費了一番功夫出來票口後,東張西望地找著今天的同行者
說好的站內的販賣部的,現在卻不見蹤影!
走出車站,就在我要撥打電話的同時,那位便出現在我的身後
一身黑色外套,細長的褲子和沉重的相機包
他是顏敬修,我今天的旅伴。
看完《KANO》後,眼淚也差不多快流光了。
一出影城,眼前的新竹街道和一早比起來有如天壤之別,熱鬧了不少
由於崎頂是個偏僻小車站,因此班次也不多
為了趕上二點二十六分的區間車,我們隨便地找了家麥當勞就速速的解決了一餐
準時地搭上車,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
沒想到隔壁的旅伴卻氾累睡著了!
剩下我一個人看著窗外的風景
這喜歡這樣,在火車上向外看,一坪不到的窗戶頓時成了不斷放送的電影畫面
崎頂很快就到了
下了車,車子也隨著關門警鈴聲緩緩地駛去
映入我們眼簾的,是一座微微陡峭的樓梯,上面立著一只牌子,寫著「崎頂車站」。
這趟旅程從去年十二月就已經計畫完成,礙於工作上的問題遲遲無法成行
今天如願以償,冒險的感覺終於慢慢地湧了上來。
上樓梯後,左轉緩緩爬上鈄坡,視野越來越廣
一間一間在台北幾乎消失殆盡的三合院
老人家們在榕樹下聊著天一派輕鬆
彷彿這裡的歷史從來沒有向前推進一般
步上頂端,向左一瞥,屏氣凝神
海與天的境界線與風車和平相處的景象,讓人心曠神怡
多麼希望海風可以搬運一些海潮聲給我,這樣就更完美了。
真想對著海空想發呆,但無奈還是必須往下個景點走。
走下樓梯,是一條荒涼而且毫無修飾的道路
泥土地、碎石再加上兩旁茂盛的草叢
讓我想到,出發前每個部落客都建議不要一個人來,或許就是這個原因吧?
這條路連接到鐵軌兩旁,比起之前的泥土路,這條相對的乾淨許多,看的出來有人刻意整修過。
筆直的道路上很清楚的就可以看見《母子隧道》就在不遠處
就隔壁的同行者表示,日據時期有雙軌道列車是很稀有的一件事情
而這就是其中一條。
站在隧道一旁的我顯得渺小,這麼說也是,這樣才可以容得下兩條鐵軌嘛!
步入隧道內,當年的鐵軌早已不付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人行步道和一旁的碎石路
雖然隧道很長,卻不會顯得漆黑,更不會讓人有不寒而慄的感覺。
通過隧道後,頓時想起,崎頂這個地方還有一個神社景點
看了看手錶,時間允許
問了問旅伴,點頭同意
出發囉!! 
但,
怎麼去呢?
我喜歡這種隨心所欲的旅程,期待著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
在手機定位初步找到了方向後,我們走回到車站前,左轉筆直地走進了村落之中
沒有都市所帶來的喧囂,只有一片和諧寧靜
沒有高樓所帶來的屏障,只有陽光參雜著微風輕拂
一身奇裝異服的我們更顯得格格不入
邊走邊對照著Google map,岔路和小路讓我們有點不知所措,我們迷路了!
翻開手機網頁,找找先前看到的部落格,上面說著沿著動物實驗所走入
我們照走了,但周遭的景色卻也越來越荒涼,一點人煙都沒有
其實這時我慶幸還好我還有一位同行者,才可以在他面前裝勇敢(如果是一個人的話,我或許會緊張個半死吧? 雖然我仍然會選擇進入)
來來回回的繞了兩趟,還是找不到那神社
被時間所壓迫的我們甚至走進了一條未知的小路,最後卻是以被看門狗吼叫聲給擊退收場
「不行啊! 這樣下去我們就到不了了!」
問了一位拿著鐮刀正準備要割草的阿姨
「不好意思,請問一下,這裡的一個神社要怎麼去呢?」
阿姨一臉疑惑,似乎不明白我在說些什麼?
「你是說納骨塔喔? 走錯了拉 前面右轉!」
很明顯的阿姨會錯意了,但我也沒繼續追問下去
「我知道了! 謝謝!」
簡單的答謝後,便沿著阿姨所說的路徑走了出去,再次回到原點
不放棄的我們仍翻找著手機,看到之前不斷經過的「雞兔同籠」也出現在部落格中
「難道,會是在裡面嗎?」
「但這不是公家機關嗎? 今天是星期六會開嗎?」
好多的疑惑頓時浮上來
拉拉外面的鐵們,上鎖了
微微墊高腳,看了一下裡面的情況
青綠色的屋頂,彎曲的小徑似乎就和部落格中的照片一樣
但,這個時間點,一切都無所謂了
我們得趕回車站進行下個行程。
時間很快,不知不覺就過了二個小時,下午五點,太陽也正在跟月亮換班
距離下班著抵達還有將近五十分鐘,何去何從?
我提議回到那棵榕樹下,再靜靜地欣賞那一片和諧的光景
夕陽染紅了一部分的海洋,為下午那一片和諧的風景又添了一份滄桑
我們兩個人就疲憊地坐在椅子上休息,殺時間
直到班車快要抵達前,才步入車站
遠眺整個崎頂,心想著:「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造訪這個地方?」 
踏上緩緩駛入的區間車,再見,崎頂。
分類:登山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