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軍旅回憶 - 海口山上篇

野外訓練是基地最有趣的部份
根據課程的不同,一項訓練大約維持兩至三個禮拜
結束後便會放五至七天的假期
收假之後,便移轉到下個紮營的地點進行下一項訓練。
這樣的生活大約維持了兩個月左右,十一月初至隔年的一月初
說常不常說短也不短,等到我們真正定居在營區後,才發覺野外生活是多麼的精采。
(當然!是退伍後才會這麼想的)
下午四點左右剛抵達海口山的菜鳥們,把生活必需品拿出忠誠袋後便和大家一起推放在中戰上後便前往領裝備
太陽下山的速度非常快,不過才五點左右,天空早已從黃褐色變成了藍色
尤其在一盞路燈都沒有的山上,不一會兒早已變成漆黑一片,甚至要拿出手電筒才能辨識方向和事物
菜鳥們一手提著裝滿著必需品和輕裝備的大背包,一手拿著手電筒,一面小心翼翼地行走避免踢到穩定帳篷的繩索,一面找尋自己的住所
右邊數來第二路倒數第二個帳篷就是我未來的住所
拉開帳棚,一位瘦瘦瘦高高,躺臥在帳棚最左邊的人是文棟學長
當時我並不認識他,簡單問聲好之後,便開始整理自己的內務
「嗶!~嗶! 支援連所有人員!集合!~」
聽到哨音後,很不熟練的穿起來好不容易脫下的鞋子,打好綁腿,迅速地整理一下服儀後,就立刻衝去集合
我以為我相當迅速,沒想到學長姐們早已在點名場集合完畢
雖然說是點名場,但也不過就是設著一台蓄電池發電的LED燈大草地罷了
菜鳥就是菜鳥,找不到自己該在隊伍的哪個位置,在部隊中穿來穿去,還落得差點被罵的命運
聽完連長簡單的講話後,各排各派人員領便當,不用說,當人是菜鳥的我們去領
一個個得發給大家,確認是否都有拿到飲料之後,才輪到我們開動
從口袋裡拿出環保筷,好好地享用在海口山上的第一餐
不時仰望的天空,真的是美極了! 我從來沒看過滿天星辰的夜空。
我似乎也有點愛上這個地方了。
住野外的好處就是,吃完晚餐就準備入睡了
我們帳篷住了三個人,我,亞偉學長和文棟學長
對這個小帳棚來說,三個人加上裝備是稍微擠了一點,不過還是可以忍受,畢竟大家都是住同樣一個帳篷
以羊毛軍毯作為睡墊,把迷彩外套作為枕頭,蓋上野戰睡袋
在海口山的第一晚,伴隨著外頭呼呼作響落山風,在不斷被吹拂搖晃的帳篷中漸漸進入夢鄉。
開訓當天,往常的早起,背著塞滿各種戰備檢查物品的大背包前往點名場集合
由於集合速度沒達到連長的要求,加上他的「霹靂包」不見了,正在大發雷霆
「有誰看到我的霹靂包? 我昨天不是叫龍五還是亞偉放到我的帳篷嗎?!」
「到底! 我!的!霹!靂!腰!包!哩!」連長站在前方不斷的向大家咆哮著
但,終究沒人知道他的霹靂腰包在哪
我站在隊伍中,看著其他步兵連已經出發前往開訓地點了,而我們還站在原地被一位像是瘋狗一樣的人咆嘯著心情果然大受影響,眼神露出了微微的不耐煩
身為營值星的他,眼看其他連隊已經出發了,這樣浪費時間也不是辦法
「值星官! 叫支援連用跑的過去!」他大聲的命令
因為那只沒什麼用處的霹靂包,支援連最後背著厚重的大背包和步槍,從海口山的盡頭跑到了入口,氣喘吁吁的勉強的追上了步兵連們
開訓的地點是二重溪營區,距離看似很近,但部隊行軍腳步快速加上身上的裝備加速了體力的消耗,頓時覺得距離愈來愈遠
通過哨口,第一次來到這裡,整體格局相當簡單,一條長方形的道路,且四個邊都有著兩棟以上的連兵舍
來到司令台前才發現,原來參加開訓的不只有我們還有九九旅
營值星的連長看著各部隊整理得差不多了,便緩緩的走到司令台前發號施令
作風強硬的他,果然殺氣騰騰,全場頓時安靜了下來,不一會兒便開始照著命令整隊
再也沒有什麼事情比跟到這位連長還要「幸運」的事情了!
看著前方每位長官的表情都戰戰兢兢的,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呢?
原來等一下是指揮官親自主持開訓典禮
新訓時期因為指揮官要過來結訓而害我們不斷的重複奇怪的動作,因此我知道指揮官的確來頭不小
「立正!!!!~」
「敬禮!!!!~」
前方的營長嘶聲力竭的下著口令
「指揮官好!!!!!!~~」阿兵哥們持槍敬禮,同時也大聲的問好
接下來的三十至四十五分鐘內,阿兵哥們各個持槍立正
身為菜鳥們更是一動也不敢動
以前在新訓時也有類似的情況,當時急中生智,知道把槍扣在S腰帶上減輕重量
這次也不例外,用力一扣,奇怪?! 怎麼扣不上呢?!
努力地想找出卡榫位置的我,不斷的微微晃動,結果被隔壁的女班長給使臉色了...
事後找出原因,原來是新式和舊式槍體構造不太相同,導致最後二十分鐘拿槍的右手力氣用盡,不斷的抽動
真想就這麼直接鬆開手上的槍好好的放鬆一番! 
而這場惡夢直到指揮官下達「完畢」的命令後才結束
根據經驗,開訓之前都是蜜月期,開訓後,一切都會變了樣
尤其是連長,自從第一次見面就被他的殺氣給「煞」到後
就上我開始對這號人物戒慎恐懼
最好一件事情都不要犯錯,否則世界會毀滅!
但事實是否如此也只能靜候時間來驗證了。
(續)
分類:登山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