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軍旅回憶 - 新兵報到

故事的發展終於來到了「恆春基地篇」
對於下基地就像下地獄的阿兵哥們來說,基地訓練是軍旅生涯最特別的回憶
露宿野外,過著沒有床鋪,沒有廁所,更別說是天天有水洗澡的生活
某方面來說,我喜歡這樣的生活
很像印第安那瓊斯或古墓奇兵的蘿拉一樣在野外冒險
另外,也因為基地讓我更快的融入連上的環境。
遊覽車通過哨口,右轉,再一個左轉,車子漸漸停了下來。
「東西記得帶好,準備下車了!」前方帶隊的班長說
當時下午四點左右,踏出遊覽車的瞬間,一陣風吹來,讓南北的溫差更加的深刻
阿兵哥們自動自發排成兩路,仔細聽著前方整理忠誠袋的弟兄叫取自己的名字後拿行李。
這時前方走來了一位身材微胖的阿兵哥,在和帶隊班長一陣攀談後,把支援連的十二人都集合了起來
看著名單,稍稍點了一下人數後,他便袋著我們一群菜鳥出發,要去哪裡呢? 我不知道
戰戰兢兢的阿兵哥們,背起了忠誠袋,一步一步地往前走,離大門愈來愈近,直到最後通過了哨口,又再次呼吸道短暫的自由空氣
由於剛睡醒加上陣陣冷風,讓我根本無法思考,看著對面也有個營區,一點擔憂都沒有,就跟著帶隊的那個人走
通過哨口後,就在一棟長方形的建築物前上的草地停了下來
「李佳翰」
「右!」
......
點完名,確認無誤後,他似乎有點失了方寸,不知道要做什麼,叫我們坐下後,便跑到營區內
一會兒之後,見到他朝我們方向跑來,做了做手勢,要我們趕快過去他那邊集合
再次背起沉重的忠誠袋,急忙的大步向前走向他,稍作整隊後,便帶著我們往營區內部走去。
繞過前方長方形建築物的左側,看到一台又一台的中戰,停在另一棟長方形建築物的前方,和前一棟不同的是,這裡生氣蓬勃,只見大家忙進忙出
「六六旅部三營支援連」建築物的掛著的牌坊上面寫著
放下忠誠袋,阿兵哥們四路立正,此時前方來了一位,帶著眼睛看似精明的長官
「新兵嗎? 帶他們上去放東西,問POA有沒有要幹嘛」他對著我們和剛剛那位帶隊者發號施令
再次提著忠誠袋往走上建築物中間的樓梯,頭往上抬,女生?! 軍營竟然有女生
那兩位女生有說有笑的邊往下走
「看到學姊不會叫嗎?!!」其中一位女生不客氣對我們說
「學姊好!」語帶顫抖的向那女生問了好
「你幹嘛這樣嚇她們啦」背後傳來了另一位女生開玩笑地說
這算是震撼教育嗎?  才剛到部就被釘,這絕對是個不好的開始吧? 我心想
爬上三樓,左轉,進入那條走廊最後一間漆黑的房間,帶隊者開了燈叫我們排好忠誠袋後,便直接離開,留下一群不知所措的阿兵哥們。
大約十分鐘之後,一位看似親切的長官走了進來,在簡短的自我介紹後,便開始與我們攀談,原來他是我們的輔導長
幾分鐘的寒暄之後,得到了一些情報
一、下禮拜要下基地,這幾天非常的忙
二、連長非常的兇
三、這禮拜應該不會放假,但輔導長會去爭取放假的機會
之後就開始進入資料地獄,一共六張,保證書,調查表,身心健康等等,都是填了上百次的資料
以為可以像新訓一樣填完資料後就可以早早入睡
「逼~逼! 支援連~新兵~安官桌前集合!~」吹完哨之後嘶聲力竭的喊著,聲音大到整個連上都聽得到
阿兵哥們,就好像被電到一般,放下手邊的資料,衝了出去
「這一路去搬水桶,這一路把東西抬上車,這一路去幫忙搬T486,有沒有問題?  解散!」那位帶著眼鏡的長官迅速的分配工作
我被分配到了搬T486這一組
戰戰兢兢地跟著一群學長們,環境不熟悉,緊張的心情一直沒有緩和過
要敬禮嗎?  要問好嗎?  他是誰?  九連在哪裡? 心中好多問題,都還來不及適應,就開始動工了。
穿過了兩棟建築物,爬上三樓,這裡是位於九連的倉庫,我們要搬的T486也在這邊
移開前方一堆打了結的塑膠軟管,看到了一個正方形的鐵架,大約是一個塌塌米這麼大
由於手中拿著軟管,因此幾位學長們就先搬走了。
把軟管丟在多出來的空位上,轉身,看到六個男人站在一個綠色的正方形大機器的四週,用盡力氣才能移動它
我馬上過去幫忙,握住其中一個把手,使力!  腦血管差點沒爆開,我根本沒預想到會這麼重!
八個人使盡力氣抬出門外,把機器放下休息,每個人好像剛慢跑完一般喘吁吁
「不會吧? 就這樣直接搬下樓?! 」我邊休息邊想著
「好!來! 一,二,三!」
我們再度抬起機器,從走廊的底部走到三樓的樓梯口後,機器放下,我們再度休息
「幹! 不會吧?! 直接搬下去喔! 媽的! 重死了」幾位學長們也忍不住開始碎嘴了起來
「好!來! 一,二,三!」
「讓開! 讓開! 下面的撐住!! 」
「要轉彎了 下面兩個先走開 」
碰!!!!!的一聲,比之前的聲音都還來的大,放下機器再度休息,成功挑戰了半層樓。
在經過五六次這樣的動作之後,終於把這台不知道幹什麼卻奇重無比的T486給搬下了一樓
再度證明雙手確實萬能!
新兵的精力就像一包衛生紙一樣,被需要的人不斷地抽,不斷地抽
A班長: 去伙房幫忙把東西搬上車
B班長: 幫忙搬一下炮
C班長: 把水桶的蓋子拿給D班長
一個晚上來來回回好幾趟,巨大的物品把剛到部的新兵們榨的一滴也不剩
晚上九點五十五分,忙完了最後一趟,回到寢室
「你們洗澡了嗎? 」帶著眼鏡的班長問
「還沒」我們回答
「趕快去洗,給你們十五分鐘,洗完趕快就寢」
新兵們好像受到皇上恩典一般,迅速的拿起了盥洗衣物直奔浴室
熱水一沖,肌肉一放鬆,疲勞就趁機佔領了全身,整個人都累癱了
受到熱水的加持,即使只穿長褲和薄薄的迷彩內衣,在寒風中也不覺得冷
穿著藍白拖,大步大步走回寢室
爬上床鋪,把另一套迷彩服當作枕頭,蓋著睡袋,馬上就入睡了
今天是第一天,往後的日子會怎麼樣,我根本無法想像,只求每晚讓我好好地睡上一覺吧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