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軍旅回憶 - 南勝利銜訓篇

「銜訓」是我軍旅生涯的第二個階段,可以說是下部隊之前的一個緩衝期
我想主要目的就是依照所分發的單位和軍種特性學習建置武器等課程吧
比起新訓時期,這裡是一段相對輕鬆非常多的地方
中隊長、區隊長們也不會像新訓中的長官時時刻刻盯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最重要的是,這裡是學校單位週週放,心理壓力也不像之前這麼大。
七天的結訓假很快就結束了,阿兵哥們背著背包,手拿假單,排成一列通過紅色大門
時間開始緩慢的流動。
阿兵哥們在草地上立正站好聽從前方一位陌生長官的命令
提著忠誠袋,阿兵哥們迅速地依照之前在泳訓時所分發的銜訓單位排排站好
我有點焦燥,因為身旁都是陌生人,他們是誰? 他們的個性? 我們可以好好相處嗎? 我全都不知道
彷彿又進入了剛入伍時的那股不安與焦躁
前方的長官點名,確認所有的隊員都到齊後,便帶往各自的聯兵舍
有別於新訓時期的班長、排長,這裡的長官稱作中隊長、區隊長...等
站在前方說話的那一位瘦瘦高高的男人正是我們的區隊長,他正在幫我們分配編號和區隊,最後我被分到了第二區隊十三班108號
領完裝備後,上樓尋找著床鋪編號,我的寢室在連兵舍的左邊,四周全都是赤裸裸的水泥,我想也因為如此,整個聯兵舍相當的悶熱,很難想像我要在這裡待三個禮拜
放完裝備,分配好內務櫃後,便帶著黑色奇異筆和S腰帶下樓集合
到底要做什麼呢?! 帶著這兩項毫無關聯的東西
原來隔天要舉行開訓典禮,必須讓畫面漂亮,服裝儀容無缺失,因此我們要用奇異筆把S腰帶上生鏽的扣環塗黑,讓他保持就像剛出廠的一樣,上面覺得畫面很好看,很有精神。
作息也如同之前一樣,九點十五分就準備就寢
掛上蚊帳,擺好就寢內務,新階段的第一個晚上。
晚安。
銜訓的課程很多元,城鎮戰、五百障礙、甚至是之後的建置武器課程都相當有趣
其中最印象深刻的是五百障礙
這也是在懷舊軍教片中必定出現的場景,爬竿、高牆、獨木橋等,感覺相當的有趣
看著電視中的人汗流浹背,氣喘如牛的在奔跑著,「真有這麼累嗎?不就是慢跑,必要時跳來跳去這樣」我心想
藉著這個機會,我也跑了一次。
很慶幸的,我活了下來。又再次證明事情總是和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阿兵哥們最享受的大概就是吃飯和睡覺時間吧
「永!遠!忠!誠!」做完進餐天前的慣例,兩路脫帽進餐廳,找到位置後便坐下
板凳坐三分之一,挺胸,筷子不准和餐具發出任何聲音,是這裡餐廳的基本規矩
「開動!」等聽到台上主任說開動後,大家才開始輕輕地拿起筷子吃飯
若是不幸地筷子掉到了地上,便會受到隊上長官一頓責罵
吃飯的氣氛相當的凝重,和新訓的時的歡樂相差甚遠。
有人說,當兵時都在做些很沒意義的事情
在這裡我也確實地感受到了。也知道雙手確實萬能!
銜訓三個禮拜的時間,我們有將近一半的時間都在拔草,每人配一把鐮刀,一雙手套,開工!
外面世界的人可能會問,那除草機呢? 因為除草機沒有雙手萬能,所以就被閒置在倉庫中了。
我們就這麼一步一腳印的把營區內一片又一片荒地上的雜草給除盡
都不知道這該不該算是當兵時期的豐功偉業了
這段期間討論的最火紅的事情就是,下部隊後的單位有沒有下基地這個話題了。
大家擠在公佈欄前面搶著看剛出爐的單位分配
雖然新訓抽籤時抽到了六六旅三營,但哪一連卻不知道。
結果出來,我被分到了「支援連」
問了問區隊長,支援連,顧名思義,就是後勤支援,比起其他步兵連相對的沒那麼累
聽完之後,在心中暗次竊笑。
大局已定,接下來就要面對三營有沒有要下基地這個令人煩惱的事情了
雖然下不下基地,根本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但還是不由得一直想
「聽說二營才剛出基地」
「那接下來不就是三營了嗎?!」
「幹!不會吧?! 有沒有這麼衰啦!!」
一群男人們七嘴八舌的討論著未來的局勢
而這個話題到下部隊的前幾天座談會中得到了證實
「二營出基地,三營準備下基地」那位長官說
這絕對是不好的消息,但心中的那塊大石也就放下了,緊張的心情也漸漸消失
之後的話題也漸漸轉為,心情調適
「聽說下基地時間會很快拉,2月出基地,我們就剩不到半年了!」
身為同樣要下基地三營的大家,這樣相互安慰
但我心中仍然對下基地這回事感到些許的不安,即使自己故作豁達。
2012年10月19日,該到的終究是躲不掉,這天我們準備下部隊
這種心情很難熬,這種當待宰羔羊的日子還要多久? 我不停地焦躁
頓時,紅色大門開啟了,中戰一台台的開了進來
不一會兒,又開進來了大約三四台遊覽車
「六六旅在桃園,不可能開中戰,所以遊覽車一定是北上
中戰一定是載九九旅的弟兄,而且中戰數量不多,絕對不是在我們到恆春基地
但是,萬一遊覽車不是往北而是往南怎麼半?!」
心中千頭萬緒,一邊分析,一邊觀看現況
「九九旅的起立!」區隊長在隊伍左側下令
一群待宰羔羊的阿兵哥們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成四路隊形跟著區隊長走去
「六六旅的起立!」
人數比起九九旅還要來的多很多,一樣維持四路,走著走著,就在遊覽車前面停了下來
一位陌生的長官開始點名,被點到的阿兵哥們依序把忠誠待擺在遊覽車的下層後便走道上曾找個位置坐下
等到所有人都入座後,車子發動,駛出紅色大門
心情不像新訓時這麼複雜,此時滿腦子都想著下部隊後會碰到什麼狀況
學長姐好嗎? 長官好嗎? 會很操嗎? 又是一大堆的無關緊要的擔心
直到車子慢慢駛上高速公路後才慢慢隨著疲倦而淡忘。
P.S
銜訓對我來說都是片段的記憶,因為生活方式早已不像新訓時如此深刻
但很幸運的是,我在這個時期遇到了之後三營,甚至是支援連相互扶持的好夥伴
我想這就是這個時期被賦予的重大意義吧!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