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軍旅回憶 - 新訓日常篇

有人說,屏東龍泉的朝陽很美,是真的嗎? 不知為何,入伍前竟然有那麼一絲絲的期待
感覺正要進入夢鄉時,擴音器突然傳來了「起床號」的聲響
就好像被電到一般,快速地收拾棉被涼蓆,連一絲想要賴床的想法都被這起床號下的煙消雲散
現在時間,五點三十分
跳下床,迅速著裝,就好像軍教片中場景一般,大家都在慌亂中尋找自己的裝備
奔下樓前往點名場進行早點名
講話隊形、基本教練都只是前戲,等到連長出現好戲才正要開始
稍息,立正! 連長早安! 
「精神標竿,永遠忠誠」連長一說完
「不怕苦,不怕難,不怕死!」阿兵哥們迅速的回應
接這就開始了「為海軍收戰果,為陸軍做先鋒...」的陸戰隊隊歌
早安! 這是我的日常生活,每日的例行公事之一。
說到對於海軍陸戰隊的印象,大家總市直覺想到,打著赤膊穿著小紅短褲在慢跑
暖身運動後,身體早已感受不到屏東清晨的微寒,甚至還流了些汗
接著排長在前方下令,「脫上衣!」
什麼?! 雖然軍中都是男生,但連在家中都不曾脫上衣行走的我,竟然要在公眾場合下打著赤膊慢跑
我實在有點害羞,我那麼胖,身體都是肉,這種身材給別人看到,不就被笑死了。
雖然事後回想,又這種想法的確是滿奇怪的。但那個當下看著大家不假思索的就脫了,心中那些奇怪的想法也就消失了。
慢跑一圈是基本款,帶隊跑,喊著「我愛跑步、跑步愛我、天天跑步、天天健康」這種奇怪的口號也是慢跑中的例行公事之一
一開始連半圈都跑不完的我,在結訓後似乎抓到了點訣竅,甚至在退伍後愛上了跑步。
七點開始打掃,七點十分帶隊前往餐廳吃著一鍋只有幾粒米的稀飯,配著饅頭就趕著回去寢室換裝迷彩服
隨著訓練的課程不同,要穿戴的裝備也不一樣
唯一相同的就是,大家都非常的痛恨單兵戰鬥教練中的「土工器具」
八月中雖然已不是盛夏,但屏東的太陽仍然無情的燒燙著失去自由的阿兵哥們
今天的課程是刺槍術,我早已在電影台中的懷舊軍教片中認識了這個名詞
不過實際操作這還是第一次。
教官是號稱全後備陸戰旅刺槍術最厲害的士官長,身體壯碩,總是面無表情,給人不怒而威的敬畏感
前進後退,左旋右璇,上擊,衝擊衝擊,砍劈
或許是缺乏鍛鍊的關係,每一次的動作都讓雙手不停的發抖
甚至到了筷子都拿不穩的程度。
屏東龍泉是一個山腳下的小村落,加上夏天雷陣雨,天氣常常不穩定
只要一下雨或打雷就是阿兵哥們最歡喜的時間了
室內操課很簡單,背背書,趁長官不注意時聊聊天
但也有一整天都是豔陽高照的好天氣,這時候就很痛苦了,如果課程碰巧是「單戰」,場地屬性就會瞬間變成灼熱煉獄
單戰用說的很簡單,揹著槍跑著,爬著,有時候拿起刺刀或土工器具模擬戰場的情況
實際去操作卻會要人命
身上的裝備瞬間成了沉重的負擔,往往不是背在後面的土工器具爬到前面來,就是刺刀爬到前方來殺到不該殺的
最慘的是,太過於專心,等到有被咬的痛覺時才發現手已經被紅火蟻咬了3 4個地方
這樣的情況下,沒有一個人爬完單戰是可以乾乾淨淨,清清爽爽的回來集合的!
事情往往都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這麼簡單,例如- 手榴彈投擲
不就是拿起來,丟出去後迅速臥倒,就這樣如此這般而已嗎?!
以上是真正投擲前看著別人投擲的想法
投擲前先拿起放在草地上的啞鈴,做做暖身運動,據說可以降低手脫臼的可能
終於輪到我了! 拿起放在木箱中的手榴彈
天啊! 好重! 但我也沒多想,反正就是用力丟出去吧!
踏著投擲前所教五步投擲步伐,丟!
「偏彈!」「 未進彈!」一旁的教官大聲喊著
自此之後,我就對這樣簡單的東西有所改觀,甚至有點討厭,最後還成了鑑測中唯一的汙點
新訓時最開心的莫過於吃完晚餐後那可以自由運用的三十至四十分鐘吧
這時一排排的電話就會開始散發著愛的光芒,令人羨慕又忌妒
也有人選擇去營站或販賣機買個點心來重溫一下外界的滋味
而我,幾乎都是在床上發呆,享受不那麼匆忙的時間
快樂的時光過後,仍然逃不過要集合的命運
不過晚上的活動相對於早上來的輕鬆許多
肝膽相照,填資料,精神講話或上課等等
我認為其中比較不幸的大概就是,被旅長抽到負責表演刺槍術給美國陸戰隊士官長看得連對吧
讓新訓後半段的夜晚仍然必須拿著毛巾模擬刺槍,有時還會搞得汗流浹背。
晚上九點,經過一天的折磨早已筋疲力竭的阿兵哥們最期待的就寢時間
一天又過了,明天繼續加油
日復一日,三百三十五天的軍旅生涯就是這樣單調的養生生活。
P.S 
雖然剛入伍時,很不習慣這樣的生活習慣
有時睡不著,還會看著天花板發呆,胡思亂想著「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我到底在幹什麼?」
但日子久也就習慣了
等到真正下部隊後,這樣複雜的情緒也不再有
因此我視新訓為彌足珍貴的回憶
分類:健康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