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28

分享

我的名人音樂老師

好久好久以前的學生時代,某同學看見我下課在聽隨身聽,他瞄見我桌上的錄音帶空盒,他說,喔你在聽解瑄的專輯啊??
我說是啊,我本來就喜歡聽演奏曲,而且豎琴演奏在台灣好像很少見,我也有買蔡興國與趙英華的專輯來聽就是了。
「她是我高中音樂老師。」
「什麼??真是幸運!!」
「她個子小小的。」
接下來的談話內容,我早已忘記了,既然她是附中的音樂老師,不知道五月天的阿信有沒有給她教過呢?大概有吧。
我高中念的不是師大附中,是在它隔壁,考試多到爆的延平中學,也許我該感謝延平的音樂老師,我知道許多的曲子,都是她幫我啟蒙的,從古典音樂到校園民歌,古典音樂不能唱就用欣賞的,民歌唱中文,所以音樂課也要跟著手提錄音機唱(對,手提CD還未普及),後來對我大學時進入吉他社超有幫助,因為不用重新熟悉旋律歌詞,只要吉他技術練起來就上手了。(參加合唱團則是被拉去的)
不過以記憶力很好的我來說,也想不起來高中音樂老師的名字了,有點對不起人家,今天要說的是國中時代的音樂老師,翁佳芬。
她跟我的數學班導師,同樣是系出名校台北師大的,當年這批剛畢業分發到仁中的老師們,都相當年輕,但性格卻完全不同。之前有提到,考不好的時候我們會被老師用藤條打,太頑皮影響上課的搗蛋鬼,還會被呼巴掌,只差沒有用皮帶吊起來打。所以對於班導師與其他科任老師的印象,都是嚴師,可以滿足他們對成績要求的,也只有幾個同學而已了(我大概是其中之一)。
翁老師可說是天差地遠,不但不會打罵,就像一位親切的大姊姊,也因為如此她成了大家欺負的對象,學生上課不專心聽,又吵又鬧,害她講不下去,有一次還差一點被我們弄哭,抓起雨傘還沒等到下課鐘響就衝出教室了,那時沒有周休二日,音樂課是禮拜六,所以我們幾個比較善解人意的同學,跑去音樂辦公室找她,跟她道歉說我們班太不聽話了,她擦了擦眼淚稱讚我們是好孩子。
我不知道什麼原因,她只帶我們國一一年,可能後來被分到別班去了吧,國二與國三的時候換了比較"熟女"的音樂老師,同樣是沒有用打罵教育,可是同學都比較乖了,該不會是"照本宣科"的方式,可以讓學生昏昏欲睡,達到安靜的效果?
許多年過去,當時的翁老師,已經蛻變成中山大學音樂系的專任教授,至今仍在音樂之路上努力的教育下一代,主攻合唱與指揮,隨便在youtube上就能找到關於她的相關介紹,跟我同學的音樂老師是解瑄比起來,好像也不輸他太多呢!!
當年的年輕音樂老師,雖然也無法抹去歲月在臉上走過的痕跡,從女神變成有點福態,但我相信,她還會繼續在音樂路上持續努力一陣子的,只是當時她那淚眼欲滴,拿出雨傘衝出教室的楚楚可憐樣貌,已經永遠留在我的腦海裡了。
我所想念的人,隨時都能在網路上找到關於她的訊息,也可說是一種幸福。我想,我很榮幸能夠當過她的學生。

中山大學官網資料照片


分類:心靈

[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愛情數學遊戲
  • 下一篇
  • <非常吊詭的相思 >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