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就服跑馬燈-空氣人形

C先生是我少數”經手”過,非智能障礙的朋友,因為歷史和專業背景的因素,我現在服務的公司主要顧客群,多為智能障礙朋友,但有時在就業服務的領域偶會有些不同障礙類別的求職者,C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C先生是個重度視覺障礙朋友,大約在五年前和他認識的,
當時老蔚還是小蔚的時候,第一眼的感覺只直覺覺得C先生
就和時下的一般年輕人一樣,Hip Hop的穿著、戴手環、穿板鞋,
講話的方式也很時下的年輕人,也懂本人的白爛梗和幽默;因此
咱們也算相處愉快。
啊...幹,都忘了介紹那時他在哪上班,當時我們介紹他到一間
專洗飯店、醫院的床單、被套的工廠擔任分類人員,C先生除了眼
睛有點弱視外,其餘的功能和一般人無異,因此除了體力上的負荷
有時會讓他覺得疲累外,在工作上倒是勝任得宜。
有一次我去訪視他時,正巧在分類高雄某”摩鐵”的床單和被套,
做分類員的工作有趣的地方就是可以常常在這些床單、被套裡發現
許多當時無論是”投宿”、”休息”、”激戰”、”初體驗”的痕跡。
打開這些床單就像在開福袋一樣,舉凡零錢、垃圾、內衣褲甚至手機,
我都曾經看過,另外也看過沾血的床單,那些一起分類的工作人員,
一眼就能夠用專業判斷是月事或是落紅,鑑定眼光之精準大概闢美李昌鈺。
而這其中最常見的就是用過的保險套外包裝,在那裡待久了也就大概知道,
每一間旅館或摩鐵提供什麼樣的牌子。
那次我和C先生一起分類該間摩鐵的床單,正好掉出了一個D牌的保險套
外包裝,我就很無聊的和他聊起來關於保險套,C先生很大方的和我分享
他也都是使用D牌的,也推薦D牌的超薄型,結果我倆剛好也都是D牌超
薄的愛好者,就這麼的聊起了D牌的保險套,超薄和一般厚度的差別,觸
感、油性...等,然後旁邊的同事也就加入了這個討論,結果那天就度過了
一個很”保險”的下午。
後來C先生考上了大學,離開了這份工作朝自己的夢想前進,如果可以我
還很想問他,是否還是D牌的愛好者呢?
----------------------------一個個案的啓發:
越貼近的方式互動,可以讓客戶和服務人員的距離更貼近,
尤其面對智商相同的朋友。性行為的普及,用不同的方式了解
這些朋友是否有使用防護措施也是一種獲得資訊的技巧。  
分類:科技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