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原來我們都是不敢直球對決的俗辣

  
 阿J是我的好友,他非常的喜歡伍佰;
是個喜好搖滾樂的死台客,高中時期他介紹我伍佰的台式放客、
我推薦他五月天式的英倫搖滾,我們都喜歡彼此欣賞的樂團,
但心中的NO.1仍是推薦給彼此的那個團,這篇文章要講我們的青春熱血嗎?
還是要聊聊搖滾樂呢?幹….都不是,這只是一段和主題無關的開場,辭不達義一直是拎悲的風格。  
最近因為一些事,我和阿J常會聚在一起喝酒,
男人間的話題大概不脫離女人、性、女人、性和女人、性....,
但除了那香汗淋漓的股間白爛話外,偶爾也會深沉的聊聊心事之類的。  
今天阿J和我講了一件沮喪的事,
他從事的是水果批發的工作,也因此認識了一些賣場的人,
大賣場裡人口眾多;本身是供應商自然常要和採購人員還有店售人員有一些互動,
通常採購和供應商之間常會是合作又對立的關係,
一方想拉抬賣價一方想壓低買價,因此彼此間總有許多應酬或是酬庸…等等的關係。  
但阿J表示,偶爾在這業界也會遇到合得來的人,
而阿J就和某天天都便宜的賣場採購小姐挺合得來的,
因此在鋪貨時總是可以得到合理的價格和一定的採購數量,
照理說這應該是件好事,不過似乎這就是大圈圈裡的通病,
就和豬圈裡的豬一樣,因為聚的太緊所以除了吃飼料之外就是交頭接耳的講話。
慢慢的就開始在傳說阿J和這採購小姐有一腿之類的,
連偶爾業務上的交際飯局都可以從吃飯變成吃鮑魚,
不過想當然爾這樣的八卦、流言永遠都在坊間傳啊傳的。  
在當事人面前連個屁都不敢提,阿J超氣憤的表示,
這群人尤其是販售阿桑,不會主動問他,你們是不是在交往;
會問阿J說,你上週和採購小姐去哪玩,阿J只是回答請她去六合夜市吃海產,
明明還有阿J的員工一同前往,後來就會被說是專程載著她去旗津吃海產,
更絕得事就是,有人還認為阿J明明就很想和大家講他怎麼釣上採購小姐,
還在那裡么鬼假小心,但他們明明就只是單純的業務往來。  
阿J是個和我一樣腦裡只有精蟲的笨蛋,
想當然爾以一個七討界出身的個性,在流言蜚語多了之後,
只會傻傻的衝撞。某次在送貨過程中,他從正在排列水果的販售阿桑身後走過,
聽到手上拿著梨子的阿桑A和手上拿著橘子的阿桑B說著採購小姐原本就有對象,
阿J卻『橫柴入灶』;阿J從後面不假思索,直接說『幹….拎杯真的沒有和採購小姐在一起拉!』。
兩個阿桑回頭看到阿J,愣了一下,還它馬的笑笑說:『沒有啊!我們沒有在討論你們在一起的事啊!』;  
『沒有啊!我們沒有在討論你們在一起的事啊!』
『沒有啊!我們沒有在討論你們在一起的事啊!』
『沒有啊!我們沒有在討論你們在一起的事啊!』  
幹…..原來阿J是耳朵長包皮喔!
想當然爾之後的流言就又會變成『供應商挺身而出,分明心理有鬼之類的』。  
阿J很不屑的和我說:
『有時我都懷疑,水果日報和x週刊是不是都是這樣口耳相傳的民間故事寫出來的啊!』
聽完阿J的故事後我它馬的好有感覺啊!馬上倒滿再和他乾一杯,
我也分享了自己之前在女人國裡的故事然後又講到最近有一次,
我突然和H同事講起了自己的事,沒想到H回了我一句:
『你…怎麼突然坦露的那麼深。』  
幹….事後想想,私下瘋狅討論的事,
當事人如果真的願意談時卻又都不敢聽了,
但或許八卦海產的美味就來自於從背後勾起那條魚,
讓魚不知怎麼死,而願意直接上勾的魚反而就覺得不夠美味了。  
這根本就像是一個投手對上A-ROD或松井秀喜之類的強棒,
在二好三壞後只敢投滑球、曲球、蝴蝶球之類的變化球來引誘打者出棒,
而不敢直球對決一樣。  
不過流言蜚語有比起陽痿或禿頭來得嚴重嗎?
當然沒有,阿J呢!之後依舊很巴結的繼續賣水果去那賣場,
而我呢!依舊很認命的在女人國生活,不和錢過不去的我們,
只能在啤酒和滷味中不停的罵幹,彼此都沒真的敢站在那小話集團前面大聲說我要幹十個,
只能夠彼此乾了一杯又一杯,然後再繼續重複著,女人、性、女人、性和女人、性,
原來我們也是不敢直球對決的俗辣。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