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企呷奔

有一天我們都會老,現在的每一幕似乎都在映照著所謂的未來.....  
以現在的眼光來看我外公算是個嚴肅的老型男,
標準配備是西裝頭、西裝褲、黑皮鞋以及一台舊式的淑女車。
小時候對外公的印象總是不苟言笑,每每回到鄉下時,
對照總是滿臉笑容在人還沒進屋就趕忙出來抱我們這些小孫子的外婆,
外公會在客廳裡看到我們時就在客廳裡手夾黃長壽、吐出一口煙霧後用台語說:『凳來啊喔!企呷奔』,
要回去的時候則是一句:『嘿水果包包A』。非常傳統男性的硬派作風吧?
但酷酷的背後則是滿滿的愛心和關懷。  
外公雖然不苟言笑,但是挺疼孫子的,同樣年齡的都有吃過五元乖乖吧?
還有那個用袋子裝的梅子可樂、豆漿和一元可以買二支的麥牙糖棒...
這些平常父母很難得犒賞我們的零食,每次回鄉下外公都很慷慨的帶我們去買。
還記得有一次我因為玩遊戲輸了,感到沮喪而哭泣
(你一定能理解對一個五歲孩子來說,遊戲王的夢想是多麼重要),
外公非常理解遊戲的重要性,他沒有演出假裝陪我玩遊戲然後故意輸我這種爛梗,
只是抽著黃長壽然後拿出十元:『搭!!J幾無輸A郎呷有喔!輸丟輸啊!卡堅強a』。
有沒有很熱淚盈眶?超勵志的,可以把標題下成:「玩輸捉迷藏,轉眼見人生」。
以上都只是在練習寫作文,因為外公家很近,小時候常常假日就回鄉下,
過年過節也在鄉下留下許多回憶,後來慢慢長大也就從一個禮拜回去一次到二個禮拜回去一次,
甚至一個月或過年過節才會回去。時間拉長了,我會越來越大而外公、外婆則越來越顯露老態了,
很多東西隨著時間改變,不變的是家人間的情感和長輩對子女、晚輩的疼惜,過了那麼多年,
外婆的微笑依然慈祥、外公仍是抽著黃長壽看我們回來時,趕我們去吃飯,即使外公最近住院了...。  
身體一直很硬朗的外公,前一陣子跌倒骨折住院,身體老化真的禁不起傷,
因為無法走路只能坐或臥,又加上因為開刀後的體力大量流失,使得外公常常會處於一個昏睡狀態。
不誇張,剛開完刀時一天大概除了吃飯和上廁所的時間外幾乎都在睡覺,因為長時間未翻身和活動
使得背部壓瘡。  
壓瘡的照顧需要定時的換藥和翻身,因為疏於照顧加上誤用成藥,使得傷口外部結痂,但內部卻化膿了,
外公因此常喊痛;定期回診時醫生建議要用清瘡手術治療,因為家人實在無法抽出人力長時間的照顧,
加上專業知識的不足而請了看護協助。術後外公住院一段時間,但大陸籍的看護並未確實的為外公進行
四肢按摩、翻身等工作,使得外公的四肢退化而僵硬。  
看著躺在病床上的外公,原本映像中總是站得又直又挺的他,如今躺在床上整個身形消廋了很多,
因為體力不足每次去看外公時,外公總是在睡覺,偶爾醒來卻也睜不開眼,但好在的是意識是清楚的;
聽到我們的聲音還認得出人來,換了個看護先生後,也有定時的做按摩與翻身,整個肢體放鬆了許多,
也感覺比較有元氣了。  
外公雖然躺在病床上,但每次只要去看他時,他聽到我們的聲音也不管自己處在醫院,
仍是用虛弱的聲音說:「企呷噴拉!」,當下聽了很搞笑,但也感受得到外公仍舊用著一樣的方式
在關心著每一個親人。感動人的事還有,外公還會和舅舅說:『叫你媽賣煩惱,哇舊緊丟鶴啊!』,
走過一甲子以上的婚姻,在這刻才覺得年輕人的小情小愛真的沒什麼,
雖然外公和外婆每天的對話大概不超過二十句,但有些情感是不需言喻的。  
郎老啊!真的不值錢,那天和舅舅去看外公時,舅舅的有感而發;但舅舅也說這大概是這幾十年
來最親近自己爸爸的時候啊!外公....很多人都在為你加油,你是可以好起來的,
家裡還準備好多黃長壽等你回去喔!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