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右手邊第一個位置-靠牆


啤酒香、燒烤味,  
吧枱穿著和服老闆娘熟稔的和客人交際著,  
默默的一杯接著一杯,在吧枱右手邊第一個位置"靠牆"。  
18:30 一群年輕上班族,喧鬧著;幾個男的含著煙,  
大談理想抱負,幾個女的啜著酒;說著等會續攤好樂迪...,  
大聲乾杯大口吃著烤的肥嫩的雞屁股,這個空間好似他們的  
遊樂園,結帳3000大元找七百,呼朋引伴往下一攤前進。  
19:30 一群中年男子,有禿頭、有肥肚,滿臉倦容;  
身上有著一些大人的玩具,seiko的手錶、不錯的手機,  
大概都是有車階級,乾杯聊天;討論著該死的主管,  
心煩著台灣的政治、下個月孩子的學費。  
酒酣耳熱後埋單離開,2000大元整,付錢時順勢摸摸老闆娘的玉手,  
吃吃軟豆腐似乎是種習慣了,老闆娘也笑笑著送走這些心癢卻只剩張嘴的  
男人,看來都是常客。  
24:00 客人來來去去,有人喝酒快活、有人牛飲解悶,  
始終微笑的老闆娘,小菜一盤接一盤出;燒酒一瓶接一瓶上,  
開店時空腹的收銀機,也因生意不錯慢慢飽足起來。  
而我-吧枱右手邊第一個位置"靠牆",靜默許久,仍是一杯接著一杯的啤酒,  
老闆娘己招待第三輪的小菜了,喝那麼多難道不會難過?  
還是難過才要喝那麼多?  
02:00 早已入夜,人群散去;吧枱上杯盤狼藉、座位上也是杯盤狼藉,  
吧枱右手邊第一個位置"靠牆"還是杯盤狼藉,  
準備打烊了,頭也沉沉的撞在吧枱上,那個人似乎再也站不起了,  
卻又突然的離開我的頭上蹲在地上狅吐,  
老闆娘看似有點不悅,卻又貼心的送上oc moli。  
扶起那個在我頭上窩了十小時有的失戀大學生,  
送走他後才發現我的頭上有張揉捏到滿是皺折的男女合照,  
男的不就是那千杯不倒卻吐一地的大學生?  
女的大概就是那促使他用酒泡心的理裡吧?  
管他如何;老闆娘似乎在我的頭上看多了這些醉翁故事,  
直接把這張有記念價值的紙屑丟入垃圾桶。  
今天就打烊了,明天我的頭上又會是誰?  
有沒有機會再遇到同一個屁股呢?  
希望不要再遇到上次那種愛放屁或是會拖屎的屁股了,  
我叫什麼名字?  
我就是....吧枱右手邊第一個位置"靠牆",  
專屬讓人喝悶酒的vip。  
分類:美食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