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張曉風 釀酒的理由


如果孔子是那待沽的玉  
我便是待斟的酒  
用一生的時間  蘊釀自己的濃度  
只為等待剎那的傾注  
分類:食譜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