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舊玩具


攤在房間的一角,我的雙眼注視著坐在書桌前掩面哭泣的主人,  
一樣的書桌、一架老舊的枱燈、一個時間停在1982 17:00 的破時鐘,  
滿地的書和雜誌,就如同主人現在雜亂的心情一般,  
脫掉膠框眼鏡的她,繼續的哭著;  
一年一年慢慢巨大的背影;一次又一次將我從懷裡推往牆邊,  
小女孩的童真;小女人的殘忍,  
童言童語的相知相惜;成年後的現實問題,  
我坐在角落看著桌上,碎裂的相框和幾張票根,旁邊伴著幾枚看似找開的零錢。  
零錢正彼此天南地北開心的聊著,  
膠框眼鏡則是呆呆的坐在那裡,等著何時再騎回到主人的鼻樑上,  
枱燈和時鐘則是詢問著剛受到撕裂傷的相框,  
相框抱怨著那原本光滑的臉龐多了一道再也癒合不了的傷口。  
主人繼續的哭著,雖然刻意的低調,但仍看的出來她極度的傷心,  
忽然門外有了腳步聲,主人趕忙將枱燈一關迅速的跳到床上,  
側臉躺著朝向牆壁,門外透入了一點光線和老主人的眼神,  
待門帶上後,房間一片寂靜與黑暗。  
主人躲在背窩啜泣著,我想她應該不會那麼快入睡吧!  
桌上的眼鏡發出了打呼聲;錢幣則是在想著明天可能要各奔東西去到哪個收銀機裡,  
枱燈和時鐘則是默默不語;相框呢?失血過多掛了嗎?太暗了...我也看不到,  
這個夜又要過去,待在這角落的第400天,比起待在床上的3650個日子;桃木櫃上的700多天,  
這個角落我待的不算久,如果明天的大掃除,連這角落都不再有我的位置,  
那我會去哪裡?能回到那小女孩的溫床還是再回到櫃子裡,  
大概會隨著子母車到遠方去旅行吧!  
這個夜、這個角落、破舊的我.....。
分類:寵物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