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專業權威與傲慢


社會工作是一門專業,這是在社工系剛入學新生必須要懂的,  
因為專業,社工的角色是有權威的,在各個弱勢服務領域,  
社工總是扮演著一個資源的連結和供給者。在很多部分,社工  
更有權利去決定案主的未來發展,尤其是若案主本身乃並非有  
絕對自主權力(如幼童、失能者)的時候,因此社工要如何站在  
案主最佳利益而非主要照顧者利益或其他角度來做出判斷,  
是非常重要的。  
進入了早療單位服役己經三個多月,  
雖然並非完全在社工組的底下服務,  
反而有點像是"打雜"的,不過也因為如此有更多的機會和面向  
去看到很多也許我是一個社工所看不到的面向,尤其在和孩子第一線  
接觸之後。最近有個孩子他即將在今年九月入國小就讀,她是一個  
聽障的孩子,因為她的聽能障礙發現的較晚,連帶的影響她的語言、  
認知和相關發展的能力,包括他的規範和精細動作的操作...等。  
老師和這個孩子的主責的社工提到了未來這個孩子入國小  
的安置事宜,從老師的角度和相關治療師的建議看來,這個孩子  
並不適合就讀普通班,最起碼也必須在有資源班的學校就讀,  
但主要照顧者,案母(外籍新娘)認為交通便利才是最重要的,因此  
要讓案主就讀離家較近,但資源缺乏的國小。  
那天老師們邀請我討論這件事情,因為有長時間和這個孩子接觸  
的機會,所以我也認為她去就讀普通班是不適合的,這孩子因為聽能  
障礙而造成發展遲緩又因為發現太晚太晚接受療育,所以我個人認為  
如果可以去啟聰學校是對案主是比較好的。  
老師之前也有這樣的想法,我也提出了如果有機會邀請家長、  
社工、治療師等等,開個會讓家長了解案主的最佳利益,  
畢竟這關係案主未來十年甚至一輩子的發展。但主責的社工  
似乎較站在家長的角度,並且認為安置會議早己過去,  
現在提出的一切似乎太晚了,社工認為就照案母的安排先去就讀普通班,  
如果不行再說.....。  
或許是因為本身並不是第一線從事社工的工作,所以我個人比較從不  
同面向去思考這件事情,我想從學校的養成教育裡,社工應該從案主最  
佳利益考量,那早療單位的案主不就是孩子嗎?既然如此為什麼思考的  
角度竟然是從案母的便利性著手呢?而且第一線接觸孩子的是老師,  
但是為什麼最後老師的意見卻似乎被淡化了呢?  
社工應該是一種team work不是嗎?應該結合不同領域的專業,  
為案主最佳利益做出決定不是嗎?為什麼就本個案件來看,似乎社工  
主導了整個案主的未來?就案家來講裡社工主導這沒話說,但案主的教  
育是否應該由和案主第一線接觸的教師來主導呢?  
案家會有和社工不同的意見和看法,但是社工和相關專業人員應該  
同心去提出相關建議才是啊!最後即使案家不接受,最起碼做到了本分  
應該做的事,更激烈的手段更可運用資源的縮減來達到案主的最佳利益啊!  
是因為我沒有直接進入這個領或,  
所以我真的不知道這個作業流程,不過這或許和社工的熱忱和理想性  
有點背離了,這件事讓我有了更多的思考,當很多人都問我退伍  
要不要從事社工時,我總是說再看看,其實我自己知道,  
除非不得己,否則我實在不想走入這個圈子。  
薪水少但可以實現理想,或許還有打拚的價值,  
但是如果不能實現理想卻只能領那少少的錢,  
對我而言,我寧可現實一點,滿足自己的物質生活比較實際一點。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