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1

分享

節目錄影初體驗,一

我參加過無數次的新聞採訪,原因是剛好都去接觸到一些在法律上具有爭議性的案件,像是台大知本卡大地步「光電案」、阿里山「蜂蜜搶盜案」等案件,或是剛好參加一些活動,像是原住民族歧視爭議的討論、原住民族法律上權利的研討會等。

而這次,是以原住民族東部青年代表的身分受邀上節目錄影,老實說,其實原本不是我,我只是在錄影的前三天,突然受學弟的委託,具體詢問他之後才知道,他也是突然受我們東華大學原住民族學院的阿美族學生會的委託,情急之下,很不好意思地對我提出了拜託,我馬上就答應了。
答應的原因其實有三個:
  • 我想讓我們東華法律系原住民族專班可以多點曝光機會。
  • 給我的議題,讓我很感興趣,剛好也是我的專長,像是聚焦在《憲法》上的公民參政權與成年年齡的下修,又或是《行政法》法上歧視應為措施的討論等。
  • 我不太會拒絕人,尤其又是跟我們系、跟原住民族有關,讓我內心的正義感油然而生。
我就如火如荼地製作講稿、PPT還有查詢資料、比較文獻、歸納等做足了準備後,就搭上了火車,從花蓮去台北了。
台北 花蓮 錄影 原住民 法律

這是從花蓮剛發往台北的火車,那陣子幾乎每天暴雨的花蓮,居然出現了大晴天,或許有些蒙受祝福吧,我想,這是好的開始。


話說,那天我的衣服,是全身都是系學會(系辦)的自創產品,但礙於我自己普遍將自己的獎學金用來購置書本文具,其實並沒有多餘的錢可以拿來買系學會的週邊,於是我向我一位同學,同時也是發片歌手的他,借了衣服、背包、文件夾等,其實這麼做目的很明顯,就是為了讓系學會曝光到最大限度,但因為他跟我身材差距很大,尺寸上穿起來,我怪像大孩子的就是了。

但很謝謝他,無條件地支援我。

事實上,因為我是個「愛發問」的人,在大一、大二時,對系辦的辦公人員提出太多疑問,可能也因此,對他們來說我有點像是“Trouble maker”(沒有這個英文,但就是戲稱製造麻煩的人),所以有一段時間與辦公室處的並不那麼友善,但嗣後隨著秩序¹和年級增長,我覺得,我單方面的覺得,應該有變得好一些。
註:¹因為我們是第一屆,所以行政與我們學生關係的制憲基秩序其實剛開始,很混亂。
台北 花蓮 錄影 原住民 法律

他的主打專輯口號《江心比莘》;在火車上,因為陽光的折射,映出了彩虹色,真的很幸運,怎麼可以那麼美。


到了台北之後,在我的摯友的協助之下,飽餐一頓後,我們即出發前往準備去位於內湖地攝影棚,但因為我對路的敏感度很低,所以,我已經幾乎遺忘了到底是到了哪裡、怎麼去的了。
台北 花蓮 錄影 原住民 法律

我是照片中唯一的生理男性,照片最左邊就是我的摯友,由她來接應我,最右邊則是阿美族語的主播兼族語薪傳老師,另一位則是與她共事的另一位老師。肖想朝聖很多年了,總算一圓初夢。


進入到辦公大樓後,先進行著妝後,就進入到了休息室,然後就看到那些與會地各地學生代表。

但因為很緊張,又怕自己口誤,不斷不斷地在心中重複演繹著自己擬好的講稿,透過文本來提供問題點的提醒,然後又得讓自己穩定心情;這個時候其實沒有特別緊張,因為就只覺得是一般的辦公室而已,這種場合我還能適應,但殊不知,這些準備在進入攝影棚之後,直接緊張爆錶。

還有工作人員請喝的飲料,我也已經忘了當時到底喝了什麼,但老實說,我自己習慣喝偏甜的飲料,那天好像是半糖,覺得好苦,口都乾了;緊張就很口渴了,喝了茶之後,更渴了!
台北 花蓮 錄影 原住民 法律

試著讓自己記得自己的段落還有重點提醒。

台北 花蓮 錄影 原住民 法律

把突然想到可以談的補充資料填入,也才發現,原來我的坐姿跟閱讀方式這麼不良。


開始接受指引,前往攝影間,先看到後製的影像設備區域,有著各種機器跟螢幕,隨之,我們被帶入旁邊的攝影棚,裡面是滿滿地綠色牆壁,還有幾台攝影機和提詞機還有一台超大電視機。

對比攝影間複雜的器具,攝影棚意料之外的簡約,只有桌子,椅子,人,和上面說的一點設備,其他放眼望去就是一片綠茫茫的背景。
台北 花蓮 錄影 原住民 法律

這裡是攝影間,有著各種器材與螢幕,眼花撩亂到讓人突然升起緊張,對比在休息間的感覺在這裡異常讓人緊繃,或許是不習慣吧,我想。

之後開始進入了攝影,才知道我們這種直播型預先錄影,是沒有後製剪接的機會(嚴格來說是比較困難去修剪),所以必須審慎言行,加上為了讓電視機台前的觀眾尤其長輩知道我們在說什麼,所以在法律措辭上,我盡可能地白話了,並且努力不去使用特別的法律專有名詞,雖然我還是有說到一些,但我有去解釋那些專有名詞,試圖讓觀者可以跟我們有所交集,當然,這也是我單方面的想法。(俗稱:“自以為是溫柔”,哈)
台北 花蓮 錄影 原住民 法律

具體影片成像之後,那個綠茫茫的背景和我,都變的非常精緻,讓人驚訝並且感到不可思議,想不到可以拍的這麼好。

最後經過了近三個小時的攝影(包含等待時間與休息),我們完成了節目的錄製,在簡短地與製作人對話後,我們即互訴祝福後,各自先後地離開了攝影大樓;而對我而言,也就體驗到了第一次的上節目地經驗,以及學習到了不同領域視角上對話的不同和分享交流了彼此的意見。

最後當然就是去吃份大餐慰勞一下自己和陪同我的親朋好友的辛苦然後搭車返回我的母地花蓮。
台北 花蓮 錄影 原住民 法律

在北車的火車時鐘正下方的餐廳,還看到火車在頭上走過,真是完美的Ending。

返回花蓮之後,也趕快地到學校跟我們原住民族學院分享並報告這次的經驗以及彼此交流。
台北 花蓮 錄影 原住民 法律

其實這裡人才非常多,我只是剛好時間上比較能配合才有這個機會參加,有一點點小僥倖?


第一篇部落格文章,繼《無名小站》之後,好久沒有這樣認真寫一篇文章了。

這個軟體「探路客」真的讓人體驗不錯,而且普遍文章素質都很不錯,讓人可以舒服地寫下心情記事或文章。

當然,如果可以不要有什麼按讚系統那就好了,對我來說,留言對話,才是最好的互動,我是這麼想的。

附上這個錄影節目預告的連結,雖然我看起來很緊張青澀,但就是一個很棒的體驗嘛。(完整直播影片只在臉書上有或是可以直接至原住民族電視台官網搜尋唷!)
#台北  #花蓮  #錄影  #原住民  #法律 
分類:日記

國立東華大學法律原住民專班在學大四生,國立臺灣海洋大學海法所預備研究生。女性主義與社會主義交織的一個自認深度實用的效益主義者。曾獲得總統獎頒網界博覽會團體獎、屢獲台電與原委會獎助學金、取得原住民族委員會國外交換獎學金(未執行)、原住民族青年政事論壇的大學生代表、制憲聯盟的原住民族學生代表. etc 然後喜歡貓貓狗勾

評論
下一篇
  • 失魂的憲法,無神的台灣人。(1)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