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傻眼系列] 1.1 局內人


背景:灑鹽工程師本身高中時期是電子科畢業,而大學時期也是主修電子,隨便修一些寫程式的課,目前專職在寫軟體
有幸,帶大學時期早早就因為專題製作的關係進到實驗室與學長學姊們一起做實驗
在大三的時候就已經跟學長們混得滿熟,也一起參加過國內大大小小的專題競賽與論文發表,想當然爾戰績顯赫,也贏得了一些獎金,大家過得相當滋潤
就這樣風風光光過了一年成為大四的待退學生,當時看著身旁的朋友們要嘛開始找工作,要嘛埋頭考研究所,而我則是泡在研究室耍廢
在天時地利人和的狀況條件中,我決定直升學校的電子所。
職場 心得 灑鹽 工程師 分享

Photo by Maksim Zhao on Unsplash

直升研究所有幾個好處:
  1. 方便,快速,提早享受內定尊榮的滋味
  2. 不用重新熟悉環境
  3. 可以更早就融入實驗室,知曉運作模式
  4. 通常都已經和教授建立好互信的基礎
就是升大四的這個夏天,指導教授在因緣際會下簽了一個好幾年好幾百萬的產學合作案
但當下實驗室並沒有人熟悉該合作案所需的相關知識與技術,我們都只有『相關背景』,要執行此合作案實屬吃力,且與實驗室的研究方向毫無關聯
此合作案在當時可謂是燙手山芋一枚
但大家又都出於好奇、覺得新鮮,想要插手的一個特別的存在
由於合作案執行時間較長,又需要有學長帶學弟一起完成,因此人員的安排就變成這樣:
  • 全職博士生1位
  • 碩二學生2位
  • 碩一學生4位
  • 大學部學生3位
而我就是大學部學生的其中一個人選
當時實驗室的學生礙於教授收學生有人數限制,因此我們實驗室所有人員就是這樣:
  • 全職博士生1位
  • 碩二學生4位
  • 碩一學生4位
  • 大學部學生4位
這樣的配比其實已經把實驗室的人力資源消耗殆盡,而且還產生出一種沒有被選到的人是被遺棄的感覺
在當時的環境下,教授、學生全都圍繞著這一個合作案旋轉,將所有可以使用的資源都使用上了
還是大四學生的我,對於環境的變化與氣氛的改變還沒有很靈敏,只覺得有些學長已經慢慢疏離感覺沒那麼融洽了
合作案起初,實在沒有太明確的方向可以執行,上至教授下至大學部的學生都沒有很能掌握合作案內容
甚至對外也沒辦法很明確地告訴大家自己參與了什麼樣子的計畫
會說自己是局內人,主要原因是確定計劃案的參與人選後,就開始一些有關計畫的討論、責任歸屬與工作安排
當時除了碩二的學長有寫論文的壓力、博士學長有實驗室運作壓力之外,所有合作案的參與人員全都成了此計畫探路客的角色
一問之下,才知道這個合作案有規劃了一大段時間是在作可行性研究,也同時意味著就算沒有產出似乎也無傷大雅
這也慢慢的在大家之間形成了一種不可明說的詭譎默契
說真的,成為局內人的當下還真有榮耀的感覺
得知自己在入選名單中的當下,萌生了我要為了這個計畫付出一切的想法
所以不論學長姐安排了什麼事情自己都會想辦法去達成,以求在下一次的會議可以有豐富的內容可以報告,讓自己在這個合作中可以有些貢獻
成為局內人的第一個學期,教授幫大學部學生在實驗中安排了固定座位,以便我們可以隨時到實驗室進行研究與討論
這舉動讓我對於實驗室的黏著度又更高了,每天一起床,第一個報到地點就是實驗室,而晚上沒事的話也會跟學長一起在實驗室待到午夜
漸漸的,總覺得好像跟大家更融洽,也可以更自在更沒有包袱的活動了
一天,實驗室一位退休的老教授來訪,理所當然是由學長接待並簡單介紹了實驗室的近況
老教授似乎對於新的合作案很有興趣,多聊了幾句,且在之後的討論會議教授也都會撥空參加
隨著我們跟教授的接觸多了,午餐時間慢慢的也會一起去吃飯
剛開始可以跟教授同桌吃飯是一件很棒的事情,可以在午餐過程知道許多實驗室的歷史、系上的八卦,相當輕鬆
可是日子久了,午餐約會逐漸變調,從原本單純輕鬆自由參加的午餐過程變成強迫中獎,所有被點名的人都必須排除萬難強制參加
因此常常有研究被強制中斷、跟朋友的聚會被強制徵召等荒謬的事情發生
這樣的情況多了之後,開始有同學出現異議,卻被博士班學長以『陪教授聊天吃飯不好嗎?』、『這是很難得的機會欸』、『你這樣的行為教授白白培養你了』、『教授對你的用心良苦都白費了』,等許多話術進行感情勒索

而我,我也對這件情妥協了。
這件事情在我心中種下了埋怨的種子,接下來的對老教授的態度也不那麼客氣。
說回執行合作案的部分,方才有提到整個實驗是由上到下都不是很清楚合作案具體要完成什麼事情
更明確的應該說執行合作案的前半年僅知曉對方使用的開發工具名稱,僅此而已
業界使用的工具通常是需要授權的,而校內的教學資源並無法提供該合作案指定的開發工具
在這狀況下,學長便指導我們開始從網路上各大論壇找破解版
不可否認,從研究如何破解商用軟體的過程中學會了許多鑽漏洞的方法,且初步地知曉如何避免讓原廠知道實驗室正在使用非法授權的軟體
就這樣我們可順利運行軟體,也漸漸的摸熟了軟體的操作方式,並知曉如何透過外掛程式去控制軟體的操作,也算是達到了計畫初期研究開發軟體的目的
也因為使用了非法授權的軟體,我們在執行合作案的過程中省下了大量授權成本,也讓主事的博士班學長初嚐cost down的滋味
時至今日,即便已經開業,公司多多少少也有個幾套合法License了,但大部分的使用著還是過著沒有對外網路的非法軟體的工作環境
成為局內人的起初,不可諱言的是自己本身也是既得利益者
無論是從實驗室資源的使用、老教授的經驗分享、教授的知識傳授以及學長傳授的偏門方法,都獲益良多
執行合作案的當下,並不會覺得自己做的事情很偏離正軌,反而有一種在有限資源內做到盡善盡美的感覺
這邊會使用局內人這個詞的最大原因是,執行合作案的過程中並非沒有人員去留
在我們融入當時的環境與趨勢時,很難察覺自己身處的環境,也很難從中醒悟,何況抽身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有不少身邊的好友警惕過與提醒過這個合作案的可疑之處,以及與正規的產學合作案甚至科技部計畫的差異
我們多少人都是坐領高薪卻毫無貢獻?
我們多少人都是浪費教育資源卻無實質效果?
我們多少人都是透過精美的包裝騙過一次次的查核點?
或許當時的實驗室環境就已經成為了小型的社會縮影,大家都為了自己的生計努力著,不管不顧事情的正當性
實驗室中,哪一個人不是為了那微薄的研究費埋頭苦幹、對事情妥協、對環境低頭?
身為當時的局內人
我否定了當年自己
隨文點播:
陳奕迅-陀飛輪
作詞:黃偉文
作曲:Vincent [email protected]
#職場  #心得  #灑鹽  #工程師  #分享 
分類:職場

職場經驗五年的菜雞工程師,夢想是要去當廚師

評論
上一篇
  • [傻眼系列] 000 菜雞工程師斜斜念
  • 下一篇
  • [傻眼系列] 1.2 克難的實驗室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