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焰之卷<<深情火焰Deep Love Flames>>卷三第19章2

《鎮立醫院》
「小亞,醒醒呀!到底是哪個混帳東西敢傷了我家小亞!」
櫻子著急地在病床旁來回踱步,接到北田彥志的電話,她本以為是北田開的玩笑。
「你說什麼?」
「這幾天我觀察了靜的動向,覺得應該是針對小林沒錯,他們今天聚集在煉鋼廠那,你快帶人過去!」
「謝謝你,我馬上趕過去!」
急忙掛了電話,一路狂飆,果然在煉鋼廠發現了渾身是血,奄奄一息的亞緒,可惜人都散了,沒有看到兇手。
「幸好北田及時通知,總算是搶救過來了!」
「是啊表姊!真是太好了!」
「敬賀表弟,這有我,小焰等會兒就過來了,你先回吧!」櫻子拍了拍敬賀烈的肩膀。
幸好在工廠附近碰到正要搭船去夜釣的敬賀烈,否則她還真扛不動人高馬大的亞緒。
「好,小亞也脫離了險境,我也可以放心離開了!」
敬賀烈說完便走出病房,此時焰正好衝進了病房,差點和他撞成一團,焰和他對視了一眼,隨即走進病房,此時他並無任何心思想其他的。
一進到病房看見病床上的亞緒,焰心疼地上前握住亞緒的手,內心燃起了熊熊怒火。而看到焰的神情,櫻子便知道此時沒人能打擾此刻的他們,因此默默地離開病房。
「櫻子大姊,怎麼回事,小林他……」
霆和烈、雷總算是應付完焰迷,同時間也收到亞緒住院的消息,三人匆忙趕到病房門口,櫻子噓了一聲示意他們都別再繼續討論,三人會意的跟櫻子走出醫院。
「小亞她,全身都是淤血,是被棒球打的,而且人數應該不少。」
「太可惡了,竟然趁焰不在對亞緒動手!是誰!」平時吊兒郎當的雷此時發揮了他成熟的一面。
「這手法感覺就是一群女的…」烈分析道。
「難不成,海棠動的手?但她應該不會這麼做,傳出去有損海棠家的聲譽。」霆思量著。
「不管怎樣這件事你們都別插手,但我會去找北田問問!不過你們..仨去走廊等著,有什麼事情即時聯繫!」櫻子太了解焰,他肯定會想親自解決。
「是!」三人齊聲答道。
此時的櫻子比起平常,更惹不起,只能祈求亞緒快點醒過來了!
病房內,焰時不時地替亞緒沾濕雙唇,比賽前仍那麼活潑的亞緒,此刻卻是一動也不動,到底這段期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比賽前接到淺井的電話,此刻淺井卻不見人影;而敬賀烈好巧不巧地出現在煉鋼廠附近,這樣的巧合實在蹊蹺,他恨不得立刻查出原因,但此刻亞緒未曾醒轉。
「不!……咳咳咳…別走!」亞緒咕噥了一聲,痛苦地慢慢睜開雙眼,並劇烈的咳了起來。
「小亞,別怕,是我!」
焰趕緊握住了她的手,而亞緒的意識慢慢地回復,眼角也滴出淚,看著眼前心疼著她的焰,忍不住嚎啕大哭。
「小亞,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心疼地將亞緒抱起來,小心翼翼的避開了她的傷口。
鋼鐵廠發生的事情突然一股腦湧上心頭,伊莎的背叛、小愛傷人的話語以及海棠靜的行徑伴隨著劇烈的疼痛襲捲而來,一瞬間世界天旋地轉,亞緒慢慢地靜了下來,無力地躺回病床,淚眼朦朧的畫面中,焰的臉龐逐漸清晰。
「可以告訴我嗎?別不說話,我真的恨不得這些傷口是在我身上!」焰自責的槌了槌自己。
「焰…我好累…想休息!」亞緒別過臉閉上眼睛。
「好,我不吵你,但……」
「天啊!寶貝,你怎麼會傷成這樣!?」焰尚未說完,只見音本急忙地衝進病房。
「媽咪,我想休息了,可否幫我送焰下樓?」亞緒虛弱的睜開眼,克制自己想落淚的情緒。
「小亞!阿姨,能否讓我陪在亞緒身邊?」
「不必了!焰你今天比賽也很累吧!我想還是讓我媽咪陪我吧!」
焰還沒說完,亞緒便打斷他,此時音本也會過意。
「小焰,我想小亞應該是想靜靜,要不你明早再跟阿姨交接吧!」
「好吧!小亞,我明天再來,你好好休息!」焰雖察覺有異,但礙於音本開了口,他只好應允。
亞緒閉上眼不再答話,焰凝視了她好一會兒才走出病房。
「寶貝,你願意說就說,媽咪陪著你!」音本撫了撫她的臉,亞緒再也無法克制受傷的心,抱著音本大哭。
這一夜,痛的不是身體,是心。
~~~~~~~~~~~~~~~~~~~~~~~~~~~~~~~~~~~~
《地域》
「到底…到底…到底!」雷焦慮地來回踱步。
「你別走來走去,等焰回來應該就會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了!」烈從酒櫃拿了一罐伏特加灌了一口。
「別喝太多,我分析了一下,美夕故意關機,這事情肯定和海棠脫不了關係,只是我想了想覺得不太對,亞緒人高馬大,又跟櫻子大姊學了好一陣子的防身術,加上她曾是籃球員,不太可能逃不了。」霆急忙阻止烈再多灌一口說。
「你說的有道理,光是約在鋼鐵廠就很奇怪,亞緒不可能不知道,事發至此,也沒見淺井的人影。」雷停下腳步接著分析。
「對,淺井她…」
烈還沒說完,《地域》的大門突然敞開,從門外走進來的,是一臉疲憊的焰。烈趕緊上搭住焰的肩膀。
「怎麼樣,亞緒她說了什麼?」
焰搖了搖頭坐了下來,喪氣地將雙手抱住頭,三人面面相覷,他們不曾看過焰如此無力的樣子,就算跟海棠靜分手的時候都不曾展露。
沉默了好一會兒,焰才抬起頭。
「小亞她什麼都不肯說..但大姊說,是靜…。」焰握起拳頭,恨自己太優柔寡斷。
「但那通電話不是淺井打的?難道是….她利用淺井威脅了亞緒?」霆得到肯定的答案,將事情慢慢地拼湊起來。
不…應該不只那麼簡單,小亞喊了『別走』。焰拿起手機找了找淺井的號碼,正要撥出去,突然鈴聲響起,螢幕顯示是謹海燕玥。他接起電話,沉默了一會兒才掛掉電話。
「是大姊?」烈問。
「我得回家一趟。」
「有事情再聯繫!」烈意會的拍了拍他的肩,看來是老太婆找了。
焰疲憊的身影消失在地域大門,三人對看了彼此,然後同聲嘆氣。
焰和亞緒可真是命運多舛,何時才能夠雨過天青呢?
~~~~~~~~~~~~~~~~~~~~~~~~~~~~~~~~~~~~~~~
《謹海宅》
大宅前是一處偌大的花園,方方正正的花圃,若是從空中眺望,彷彿大型的棋盤一般,棋盤外則是一條長長的楓林大道,月光下,大道上的燈火像是黑夜中的螢光,點綴著漆黑的夜路。
一輛疾駛而來的跑車聲劃破了大道的寧靜,滿地的落葉隨著急速的風飛散車身兩側,跑車快速駛進花圃中,停在大宅的門前,大門隨之敞開,侍者和侍女走了出來,整齊地在門的兩側排開。
「少爺,歡迎回家!」
焰快步走進家門,一進門便見謹海燕玥坐在大廳,桌上早已備好食物茶水。
「都還愣著做甚?快過來替少爺擦拭!寶貝阿,快坐下!」
「媽,你直說吧,什麼事情那麼著急要我回來?」焰拒絕侍女的服侍,示意讓他們都退下,揉了揉太陽穴。
「嗯…哼…寶貝啊,你是不是早就知道那個小林什麼亞的身分?」燕玥直白而口氣激昂地問。
焰詫異地看了燕玥一眼,終究紙包不住火,微微點了頭。
「你...你是想氣死媽咪嗎?你明知道我們這兩家關係水火不融,你…!」燕玥激動的站了起身,氣的語塞。
「媽,可以真心祝福我跟小亞嗎?別讓你們的恩怨影響了我們!」
「但你可知道你是未來謹海集團的接班人?哼!我說呢,怎麼看就看她不順眼,原來我們天生就不合!」燕玥氣憤地把剛查到有關於亞緒的資料摔在桌上。
「別把什麼都混為一談!」
「寶貝啊,聽媽咪的,你們不能在一起,你跟她快點結束掉,我會好好跟海棠說說的,好不?」
燕玥語氣溫順地抓起焰的手,想用親情攻勢說服,焰只是輕輕地放下她的手,堅定地看著她。
「媽,我和小亞的感情在你看來就如此微不足道嗎?如果要妳跟爸分開,妳也能輕易放棄嗎?」
「這不一樣,我跟妳爸家庭是世交,門當戶對,就像海棠….…」
「別說了!如果你只是要找我說這件事,請你放棄你的想法,我累了,先回學校!」焰打斷燕玥的話,起身走向大門。
「焰!那個什麼亞,就如此重要到你連媽咪的話都不聽了嗎?」燕玥著急地站了起身,語帶哽咽。
「媽!這不能比較,你這不是在為難我嗎?」
「怎麼為難你了?是你還不知道那個瑞德的真面目,哼…要不是海棠玲告訴我,我還真不知道她存的什麼心!」
「海棠她當初是自己愛上別人而離開了我,她現在想挽回我,做了什麼,你才不知道!」焰握緊拳頭。
「我告訴你,一個女人為了挽回一個男人而做的都是因為太愛對方!告訴你,瑞德她搶了她最要好朋友的男友,就是你表弟!這次還不是因為小靜想幫那淺井嘛!她那是自作自受!」
「別胡說!我相信小亞!」
「那你自個兒去問淺井愛,問完你再告訴我你還相不相信!」
看著燕玥說這段話的自信滿滿,焰遲疑了一下,放鬆拳頭,正要走出大門。
「原來你都知道…」焰無奈地看了燕玥一眼,說完便快步地離開。
燕玥看著兒子離開的背影,說溜嘴的她只能愣在原地。
~~~~~~~~~~~~~~~~~~~~~~~~~~~~~~~~~~~~~~~
《撒旦空間》
『叮咚』
清晨,撒旦空間門鈴響起,清潔人員都還未上班,焰便親自下樓開了門。
這已經是亞緒出事後的一個星期,期間亞緒一直避不見面,甚至還轉了院,連櫻子、三帥都吃了閉門羹。
開了門,見到的是亞緒,紊亂的心才終於靜了下來,他上前抱住亞緒,心疼的撫了撫她憔悴消瘦的臉。亞緒閃躲掉焰的手,並快速掙脫走進前廳,背對著他。焰愣了一會兒,走上前想看看亞緒。
「停在那吧…焰…不…是謹海同學!」
「小亞,為什麼?為什麼不看我?」
「謹海同學…我想了很久,終於想明白我們之間的差距。」
「什麼差距…?」
「我們其實不適合,我們的家族是死對頭,而且你擁有一個深愛你且門當戶對的女人,她才是最適合你的人!」
「是不是海棠靜用淺井愛威脅你?我可以解釋,我可以找她說清楚!」
「不…謹海…」
亞緒回想著轉校以來的那些時光,從毫無自信、覺得不可能一直到能夠自信的愛著焰,這一切都因為小愛的背叛、海棠的一再進逼而逐漸模糊,淚水不自覺流下,想起海棠靜曾說的『他說過他喜歡你嗎?』,她再也無法相信自己。
「你還記得我提過的傑瑞吧?或許,我只是迷戀那雙同於傑瑞的雙眸,那個讓我感到溫暖,感到安心的眼神。」亞緒把傑瑞和她的故事說了出來。
「你在說謊!」亞緒每每不安或是說謊的時候,腳總是不經意的踮起。
「謹海…你愛我嗎?」
亞緒拂去淚,轉身看著焰。焰望著她的,是心疼的眼神,那神情真是好看,難怪全聖保奈的女生都為之瘋狂。
『也許…你說了,我就能更堅定、不怕了!』
焰愣了一會兒,沒料到她突然這樣問他,燕玥的話語言猶在耳『她搶了她最好朋友的男朋友!』;櫻子說敬賀烈出現在鋼鐵廠…。
看見焰的遲疑,亞緒的心濛上了失望的灰,她緩緩走出大門,又回望了一眼。
「我們…分手吧……」語畢,亞緒衝出門跑向禁忌森林的方向,再也忍不住地大哭,這次,再也沒有小愛安慰她了!
焰看著亞緒離去的背影,巨大的無力感襲之而來,空氣像是漸漸地凍結一般,那留在空氣中的話語『分手吧』慢動作回放著。撒旦空間的大門『咯』的一聲關上,像是大夢初醒,他跌坐在門前,光明好像被亞緒帶走,屋內只剩黑暗。
~~~~~~~~~~~~~~~~~~~~~~~~~~~~~~~~~~~~~
是夜,街道上靜謐無聲,夜晚的聖保奈有如偌大的城市,電台大樓的燈光像是燈塔般讓學子得以歸返;校門外的商店街此時夜生活正精彩。
《Red Bar》內五光十色,爵士樂音繚繞,舞池中寂寞的心隨著音樂搖擺,渴求著不再孤獨;包廂內的歡笑聲強烈對比著吧台上的安靜,雖偶有耳語仍如蚊聲般,不足以影響那一杯吞腸欲醉的心。
「嗨,我叫Kelly,能坐在你旁邊嗎?」
一個妙齡女子拿著酒杯靠向吧台座位上的帥氣男子,火辣的身材讓人目不轉睛,那一對豐乳更是有意無意地靠向那男子的肘間。
「我不曾在這邊見過像你這麼帥的男人..。」叫Kelly的女子靦腆的笑著。
眼前的女人朦朧不清,但努力一點,仍可看出那一對濃濃的眉毛、大大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和總是嘴角上揚的豐唇;看著他時臉頰上總是印上了霞紅、眼神總是對著地板、說話時總是結巴。
越想著這張臉就越是清晰,男子放下酒杯,雙手撫上女子雙頰,溫柔的眼神令女子臉頰泛起潮紅,心裡撲通撲通的。
『今晚真是遇到如彩蛋般的豔福呢!』
「小亞,別害羞…看著我…好嗎?」
原來,這男人的溫柔是因為別的女人,原來是受傷的心。
「讓我來安慰你吧!是,今晚我就是你的小亞,我只看著你!」女子握住男人的手將其拉近自己身邊,往前湊上男子的臉,雙唇漸漸貼近對方的唇。
「妳這賤女人竟敢趁人之危,覬覦別人的男人!」突然出現一個漂亮的女子將Kelly推開。
「妳誰啊?真沒禮貌,沒見我們是你情我願嗎?」
「哼...多少人想對我的男人下手..妳快滾…趁本小姐心情還不錯!」
「Kelly走吧,妳惹不起的!」女子的友人見到這陣騷動,發現不對勁便趕緊將女子扶起,小聲地說。
「這個是海棠家的大小姐,這邊是她的地盤,我們快走吧!」
Kelly忿忿地看了海棠靜一眼,不情願地跟友人走出酒吧。
「以後這種拐瓜劣棗都給我過濾掉!」
「是!」
吧檯服務生不敢多說話,迅速地準備了海棠靜平時常喝的酒。
「焰,怎麼喝成這樣?一點都不值得!」海棠靜心疼的扶起焰,將焰的手搭在她的肩上。不管如何汲汲營營,這個男人她始終不能放棄。
這個純情的男孩只是暫時的迷失了,她一直深信這點,深信她的男孩只是暫時被她丟失,他只是被其他的風景迷惑了。她會成為她的終點,讓他成功地走回她身邊。
『如果我太任性,你不能走掉唷!』
『好!』
焰堅定地看著她,所以她很放心地對他任性。
『為什麼?』
焰這樣問她,她還記得那一刻,她太有把握焰不會離開她,他一定會在原地等她回來,他那個深情的眼神,她始終不能忘懷。
『如果你明天來找我,跟我保證你不回再和其他女生太靠近,我一定會原諒你!』
而她太有把握,所以她並不明白那個女人到底怎麼辦到的,竟讓焰不再回頭看她。幸好!老天爺也幫她,謹海燕玥、敬賀烈甚至淺井愛,讓她終於擊潰了那個固執的怪人,接下來,她只要讓焰明白,她才是焰該等的人。
「小亞…是我的錯…是我…」
靜被焰咕噥的這一句刺了一下,她望著他。
『沒關係…焰會忘記這一切的!』
「焰,我們回撒旦空間好嗎?你一直都沒帶我去過,讓我照顧你吧!」靜扶起步履蹣跚的焰。
「妳是唯一的女主人…」
「我會是的!」將焰扶上座車,靜緊握著他的手。
「回海棠宅!」那女人肯定還留了一些東西在那,她有她的驕傲,不願做任何人的替代品。
海棠宅位於聖保奈港口的東方,路程大約一個鐘頭的地方。座車慢慢前行,靜吩咐司機必須讓焰舒服的休息。
正享受此刻緊握著焰的幸福,焰的手卻在此刻慢慢地抽離。
「是妳!」
屬於亞緒的味道,就像陽光下的克羅克斯花香,而濃郁的香水味警醒著他身邊的人並不是亞緒,雖然酒精能讓他無時無刻的見到她。
「你醒了!太好了,這不,快到我家了,我再請人幫你準備醒酒的東西。」
「不了,先停車吧,我想吹個風!」
那個有溫度的焰,消失了,另她更心痛的是,這樣的焰她從沒看到過。好幾次拉著北田刺激焰,只是想感受焰的在乎,而她的確喜悅地感受到焰的失落,她不曾忘記,那個炙熱的眼神。
但此刻的焰,卻像失去了光的海面,沒有溫度,冷得像是沒有了生命。看著他的背影,她此刻是真的感到害怕。
不知道走了多久,焰才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她。
「是你做的!」
「是!」
「傷了她,你很快樂嗎?」
「我……」
「就像你習慣看我為了你傷心,是嗎?」
「不是的..焰…你聽我說…」海棠靜著急地朝他走去。
「傷了她,就是傷了我的心。」
焰後退了一步,痛苦的神情讓海棠靜好著急,她環抱住他。
「焰...我承認我手段激烈了一點,我狠,但是我並不覺得我做錯了!是敬賀,敬賀他說他跟小林有什麼的,所以淺井才願意幫我!不然我不會這樣做的!」海棠靜激動地哭了起來,此刻抱住焰,卻有種抓不住他的感覺。
「焰,我真的很愛你,我錯了,能不能原諒我?再給我們一此機會好嗎?我真的,真的相信你不是不愛我,只是把感情轉移到她身上而已,是吧,焰!嗚嗚……」
焰將靜慢慢地推離自己,輕輕的拂去她的淚水。
「靜,謝謝妳…謝謝妳曾經陪伴我,也讓我明白,我曾經那麼的喜歡妳,但現在,我們真的只是朋友了!」焰溫柔地看著她。
「所以..你真的…嗚嗚…」
「我終於明白亞緒對我的重要性,我好像不能沒有她了…」焰放開手,對她釋然一笑,轉身離開。
海棠靜跌坐在地上,望著走遠的焰,她終於明白,焰再也不會回頭了。直到再也看不清焰的背影,她蜷曲的抱住自己無助地大哭。
她輸了….從她放開焰的手那一刻,她早就輸了….。
未完待續......
分類:藝文

1~瀟湘亭小小寫手 2~夢境收納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