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創作|斷‧捨‧離(中)

如果時間可以治癒心痛,那麼當時的我希望時間可以轉快一點,好讓湘湘可以繼續跟我沒心沒肺的大小聲。

當我來到湘湘的套房門前敲門,沒有回應。我試著轉門把,門沒有鎖。
門打開,湘湘那大約六、七坪的小套房一覽無遺,左手邊是一張標準雙人床,床尾是簡單衣櫃和一小區鋪著巧拼、適合兩三人席地而坐的空間,擺了一張宜家小矮桌,再過去就是對外的兩扇大窗。右手邊則是小冰箱、書櫃、書桌,書桌上的燃著一杯蠟燭,和桌上的檯燈成為了現在唯二光源。
房間的主人坐在椅子上趴在窗台上,煙霧一圈一圈的在黑夜裡飄散開來。
「湘湘?」
她緩緩轉過身來。
我以為我會看到淚流滿面的湘湘,但是我錯了。湘湘轉過來一臉平靜,眼眶也沒有一點點紅,她只是開口說:「嗯,來了啊。」
這一開口卻讓我的眉頭皺了一下。聲音低沈沙啞,簡直像是砂紙磨過她的聲帶一樣,粗糙不已,我從來沒有聽過她這樣的聲音。到底是多久沒有說話了?還是痛哭過了?
我打起精神走了進去,帶上門,熟稔的坐了下來,把手上提著的威士忌放到桌上,用輕快的語調說:「來吧!今晚我是妳的垃圾桶!」
她輕哼了一聲,叼著菸走到書櫃上拿了一個馬克杯和一個碗,又打開冰箱拿出了汽水和冰塊盒。
坐下後熄了菸,她把碗推到我面前,用下巴指了指那瓶威士忌說「自己倒吧。」
說完就見她打開汽水往自己的馬克杯裡加好加滿,再丟個三個冰塊。
「妳不喝?!」
「你忘了我酒精過敏?」
「靠...」
「所以你自己喝吧,我喝這個就好了」她晃了晃還剩一些的汽水罐。
竟然...連借酒澆愁都不行,我忽然不甘心的擰開酒瓶,說道「好!那我幫你喝!」
「神經病。」她又點起一支菸。
創作故事 愛情故事 斷捨離

Photo by Andrew Seaman on Unsplash

湘湘和阿欽交往後知道了阿欽過去有過三點五段感情,每一段都至少兩、三年。大學時的初戀兩人最後協議分開,現在還是偶有聯絡,對方嫁到台北生了一個可愛的兒子。和第二任交往時,阿欽碰上了一個特別的女孩,這份特別讓感情變得複雜,他陷入了傷害她人的懊悔中許久許久。第三任則是研究所的同學,兩人交往了四年多,最後由於女方不想結婚,因此後來和平分手了,女方也有了穩定交往的對象。
這些人和阿欽都還維持著朋友的來往,同居時湘湘也見過前兩任。就像是許久不見的老朋友來家裡拜訪,聊起近況聊起以前的糗事,賓主盡歡很是愉快。
她想,都是那麼多年的事了,也無須忌諱什麼。誰沒有過去?只要分得清現在就好了。
因此,即使知道家裡用的對杯和一些小傢俱是阿欽和前任一起挑選的物品,湘湘也不曾提出異議,只不過是自己另外挑選了喜歡的馬克杯來使用。
唯一的爭執,是關於一雙拖鞋。一雙冬天裡穿了會很保暖、且是被前主人遺留下來的布丁狗拖鞋。阿欽不肯丟。
「這拖鞋,你不會穿,我也不會穿,我不懂為什麼還要留著。你不捨得丟,那我幫你丟。」湘湘說。
阿欽看著那雙鞋,低低的回應:「我會處理。」
後來,在一箱阿欽說要寄回老家的舊物箱裡,湘湘看見了被蓋在書本下的、那雙黃色的室內拖鞋。她沒說什麼,只是把阿欽要的透明膠帶遞了過去。

同居兩個月後的某天,湘湘注意到阿欽的手機有簡訊。阿欽說,是阿方有事問他。阿方,是前女友。
湘湘一開始不以為意,直到連續幾天,簡訊還是一直傳來,於是湘湘做了只要不是笨蛋都會做的事,就是看看這位前女友到底有什麼事搞不定,這麼缺朋友需要三天兩頭就發訊息找前男友求救?
越往上滑,湘湘的眉頭就越皺。內容沒有什麼甜言蜜語,卻也是過界了。
女方懷念過往的語句傳來,男方便也順勢接話。不知道的人看對話大抵會以為這兩個人都是單身,對於各自的感情狀態都互相避重就輕。
放下手機,湘湘選擇自己消化。試著說服自己這只是短暫的回憶過往,其實什麼也沒有發生、什麼也沒有改變。
這種心悶讓她很不好受,她感覺自己變成了她最討厭的那種人,一聽到簡訊聲就疑神疑鬼起來,總在阿欽洗澡和睡著時,想悄悄的再看一看他們還有什麼互動。
她生氣,她難過,她問自己為什麼,也一遍遍的想著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夠好、是不是自己想太多太小心眼。
找不到答案,於是,每個睡不著的夜晚,她把所有想對阿欽說的話,寫在了一個本子裡。
  

我自認不是一個愛吃醋的女生,也不會毫無道理的吃醋。但對於你前女友的行為,我心裡很不舒服。即使理智知道你們並沒有舊情復燃的打算,但不代表我可以接受她三天兩頭地勾起你們曾經的回憶,而你的反應,是不管不顧的欣然接受。

這段感情,讓我變成了我討厭的樣子。

她以為時間會沖淡這種心悶,但後來,一張寄到阿欽辦公室的明信片成為了最後一根稻草。
那是一張九份老街的明信片,不久前才在簡訊裡提過,那是他們最喜歡去的地方,她舊地重遊想起了他。卡片上面簡單簡短寫了兩個詞。「With you」
湘湘探班時發現這張明信片就擺在阿欽的桌電旁。她忍著不說話,直到兩人一起回家晚餐後,湘湘攤牌了。把那雙拖鞋還有手機簡訊的事情都戳破了。
於是湘湘和阿欽迎來了真正的第一次的吵架。沒有誰大聲說話,卻是將這段感情撕開了無法修補的裂痕。

阿欽聽完,嚴肅的對湘湘說「我沒有想到妳會是這種窺探他人隱私的人。」
湘湘冷靜地看著阿欽,「是,這一點我錯了,對不起,我不應該沒有經過你的許可看你的手機。那你的行為呢?有什麼要跟我解釋的嗎?」
「我跟她根本都不可能再走回頭路了,妳不用想太多。」阿欽視線轉向桌面,抓起桌上的香菸和打火機。
湘湘直盯著阿欽又說,「那我問你,你在跟她聊過去的時候,你有想到你現在有我嗎?能誠實的回答嗎?」
「妳真的不用多想。就只是朋友而已。」阿欽點燃了菸,視線卻是落在不知道何處。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
「......」
沈默,在這個時候最是有重量。
輕笑了一聲,湘湘輕飄飄的話語傳進了阿欽的耳中,她說,
「你讓我覺得,當你的前女友比當你的現任女友好。」
「當你的前女友,可以在任何想起你的時候就發訊息給你,一點都不用顧慮你有沒有女朋友,也無須尊重你的現任女友。因為連你自己也不會顧及現任女友的感受、更不會有所維護。」
阿欽看向湘湘,眉頭緊皺著。
「妳這說法是不是太超過了。」
「我覺得你前女友和你所做的事情更超過。況且,我說的不就是現在發生的事實嗎?」
無聲之中,只有香菸緩緩燃燒帶出的細微聲響。

之後,誰都沒有再提這個話題,也沒有和對方多說一句話,連訊息都是簡單的「下班了」「好」「晚餐?」「魯肉飯」。他們冷戰了三天。
而三天裡,湘湘快速地找了個小套房,付好訂金、繳好第一個月的租金。
第四天,在阿欽出門上班後,湘湘拿出了大行李箱,將能帶走的東西全部裝進去,留下鑰匙和本子,離開了他們一起佈置的家。

下班回家的阿欽,打了十幾通電話給湘湘,都轉進了語音信箱。
接著LINE跳出了一張照片,是湘湘在信紙上寫著......


待續...





*以上情節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大抵是平行時空的緣故吧

謝謝你/妳的閱讀,還在摸索文字風格中,歡迎給予一些評論交流
#創作故事  #愛情故事  #斷捨離 
分類:生活

寫些生活,寫些回憶,寫些想像。

評論
上一篇
  • 創作│斷‧捨‧離 (上)
  • 下一篇
  • 創作│斷‧捨‧離(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