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焰之卷<<深情火焰Deep Love Flames>>卷三第20章

第二十章
籃球場上高挑的身影穿梭,一個運球轉身上籃『唰』的一聲漂亮進網,籃球落地,女孩開心地走向男孩,比了『Give Me Five』的手勢,男孩看著陽光灑在女孩身上,女孩臉上的汗水粼粼發光,甚是美麗。
男孩高舉雙手回應女孩,接著握住她的雙手,將她帶進自己的懷抱。
「我身上都是汗……」女孩臉紅著想推開男孩,而他只是笑著並抱得更緊。
「我喜歡!汗水又怎樣?」
「討厭…」女孩害羞地推開男孩,拿起籃球繼續運球。
「來追我啊,我們鬥牛!」她笑著跑向球場。
「好啊!」
男孩隨即也跑向球場,欲追上女孩的腳步,陽光越發的耀眼,女孩的身影被醞的近乎矇矓。
「跑慢一點……」
男孩加快腳步,但女孩像是走進光哩,只剩一點點影子。
「別跑了…別走!」
男孩用盡力氣,一個踉蹌跌倒在地。強光照的男孩再也睜不開眼,世界只剩白茫茫的一片,他也被強光照的逼出了淚珠。
「醒醒!醒醒!」
聲音由小轉大,像雷聲一般打進白茫茫的世界,男孩睜開眼。
「Oh My….終於!」
雷裝作喜極而泣的樣子依偎在霆身上,霆無奈地翻了個白眼將肩膀抽離,雷差點摔了個狗吃屎。
「你壞壞!」雷作勢要捶打霆。
「別鬧了!」
霆嚴肅的轉向躺在沙發上,身旁滿是威士忌空瓶的焰。
「焰,你終於醒了!」
「小亞…別跑了!」
焰坐起身,滿頭大汗的他急促的喘息,一陣暈眩的感覺襲來,順了順呼吸後漸漸恢復意識,這時的他才看清身旁坐著的兩個男人。
「你們來了,坐吧!」焰順手撥開了身旁的空酒瓶然後站起身,此時的他頭痛欲裂。
「我..站著就好!」
雷有嚴重的潔癖,他拿起胸前的手帕嫌惡的看著這亂得不像話的《撒旦空間》。
「這打掃阿姨是有多怕我們家小焰焰,小焰焰可是我們聖保奈的……」雷轉身看向焰,此時焰打開冰箱拿了一罐蜂蜜水,一個手滑瓶子滑落在地,滿臉的鬍渣,身上的白襯衫滿是酒漬。
「萬…人…呃…迷…」雷喃喃的說道,說完看著霆尷尬的一笑。
「焰,你還要這樣多久?兩個月了,你該振作起來了吧!」
霆將地上的蜂蜜水撿起來遞給焰,此時的焰像是失去了靈魂般。焰沒有回話,只是大口的灌下蜂蜜水。
「焰,說真的,你真的不趕快換衣服出發嗎?」
「是啊,再不走,你會後悔莫及!」雷一改平常幼稚的口吻,點了點焰的肩,再趕緊的用手帕摀住口鼻。
「你們吃了嗎?我這……」焰翻了翻櫃子,裡面空蕩蕩的連隻螞蟻都沒有,他只好擺了擺手。
「抱歉,你們自己去學餐吃吧!」焰又從冰箱拿出啤酒,繼續坐回沙發。
面對焰的答非所問,兩人無力的對視一眼,一點辦法也沒有。
「你真的要放棄?」
「對啊!好不容易,都……」
突然房門『碰』的一聲被踹開,怒氣沖沖的烈走向焰,一把抓起他的衣領往他揮了一拳,焰倒回沙發裡,嘴角滲出血。
雷跟霆愣了一會兒立馬反應過來,衝上去將烈抓起來以防他再揮第二拳。
「冷靜!一個都這樣了你還要跟著發瘋嗎?」霆死命地抓住烈,想著這傢伙還真是力大如牛。
「對阿!你這隻衝動的牛!」
「你們好聲好氣,他振作了嗎?不如我把他打醒!」烈掙脫兩人再次舉起右拳。
雷運了運氣一個跨步,正舉起手指對準烈。
「讓他打!」
焰突然出聲,他笑了笑走向烈。
「打吧!」
他就像個視死如歸的戰俘,一點求生意志都沒有,烈看著焰痛心的揮了一拳,焰再次像個破娃娃般摔回沙發。
「焰,我知道你很痛,但我們兄弟看你這樣真的很難過!難道這兩年你和小亞的點點滴滴都不算什麼了嗎?」烈坐回焰的身邊,輕聲地說。
「小亞,她是那麼喜歡你,那麼努力的為你蛻變,為了什麼她被全校女生視為眼中釘?大家都叫她捲毛怪人,但人家還不是堅持不管任何人的眼光都要和你在一起?」
焰坐起身,回想著這兩年來的點點滴滴,就像昨天才發生一樣。
「焰,這一切都還來的及,有人因為不愛了才分開,而你們愛著對方,為何要放棄?」
焰沒回話,只是站起身看了烈一眼,然後脫下襯衫。
雷跟霆佩服的看著這個體育天才,第一次對烈感到崇拜。
「這,外面那些花癡應該忌妒死我們了……」看著裸著上身的焰,雷發出讚嘆的聲音,這個萬人迷終於要覺醒,重出江湖了呢!
「哎呀,過了這關,還有美人關要過呢!」
「閉嘴!」烈跟霆再次展現好默契。
~~~~~~~~~~~~~~~~~~~~~~~~~~~~~~~~~~~~
【兩個月前】
《極光饗宴》
極光大樓位於聖保奈市中心偏向郊區的交界處,大樓拔地而起聳立在平房之中共有五十層樓高,此處亦是謹海集團旗下的地產。
玻璃建物位於頂樓,能進到此處的人都有顯赫的身分。強化玻璃建成的屋子,微黃而柔和的燈光投射在屋子各處,浪漫的氛圍使人放鬆;玻璃屋外的草皮上停著幾輛名車,各個價值破億,而只有VVIP才能有大樓的特殊專屬通道開上頂樓。
《極光饗宴》的玻璃屋設計獨到,來此的人都十分喜歡這邊的環境,特殊的隔層設計使得每間包廂都不受他人干擾。
此時最大的宴會廳《極光皇宮》大長桌上擺滿各式料理,而座位上則是聚集了聖保奈學園裡顏值最高的男人,男人們不分軒輊各有特色,使得負責遞茶水的服務生們各個都春心蕩漾,目不轉睛。
「要不是我媽千叮嚀萬囑託,我可不想來!」雷剛剛電眼掃向身邊的女服務生,笑著說。
「我想我們都一樣!」霆拿起身旁遞上的酒杯,優雅的小酌一口。
「死老太婆,今天堂口約了打球,硬要我來!」烈不自在的拉了拉領結。
焰則是靜靜地望向屋外的月光,沒有言語。亞緒已經離開他身邊一段時間,也跟系上請了長假;身旁的耳語、聖保奈的期刊和佈告欄無時無刻提醒著他。校園中的女孩們各個振奮不已,使出渾身解數想吸引焰的目光,妄想向亞緒一樣飛上枝頭。
有了亞緒的先例,女孩們各個都覺得自己都是最有機會的,征服王子像是她們天生的使命。
大門敞開,一個俊美的男子走了進來,所有服務生見到這個男人無不屏息以待,如臨大敵。
「都下去吧!」
他是這間餐廳的董事長,敬賀烈,他的帥氣程度不遜於四帥,拿掉眼鏡的他眼神多了銳利的光芒。
「嗨!表哥,表哥的兄弟們!」敬賀烈走向長桌的主位,卻沒有坐下。
「搞什麼!怎麼是你過來?」烈不爽的發難。
「敬賀夫人呢?」霆拿起邀請函,上面寫著『敬賀夫人生日宴』,奇怪的是夫人們一個個都沒出現。焰此時失魂落魄,根本無從問起。
「難道…你們沒有收到第二次的通知函?」敬賀烈轉身背向他們。
「第二個?什麼鬼通知函?」
「通知你們,這次夫人們的宴廳與王子們的分開呀!難道,你們沒了媽咪就吃不了飯了嗎?」敬賀烈笑了笑。
「你!」烈拍桌站起身。
「別激動好嗎?動口不動手,動動腦袋也好。」
「烈,先坐下吧,看他到底在玩什麼把戲!」霆冷靜的拉烈坐了下來。
敬賀烈此刻詭異地笑著,然後慢慢地走向心思不知道在哪的焰。
「表哥…」敬賀烈拿起酒瓶,將高級紅酒倒進焰桌前的高腳杯,焰仍是毫無反應。
「小亞的事情,我很遺憾!」
聽到亞緒的名字,焰才算有了反應,他回過頭冷冷地看向敬賀烈。
「其實呢,我想告訴你一件事情…」敬賀烈背對其他三帥,坐在焰旁邊的桌邊。
「既然你跟小亞都分手了,我就告訴你吧,我從見到小亞的第一眼就喜歡上她了。」敬賀烈笑著說著,並將手搭上焰的肩膀。
焰的眼神燃起了熊熊的火光。
~~~~~~~~~~~~~~~~~~~~~~~~~~~~~~~~~~~~~
因為太心急了,連手機都沒有帶出門,亞緒站在一棟正在興建的大樓前著急的東張西望。大樓前的鷹架被強風吹的鏗鏘作響,大樓旁是一棟廢棄已久的危樓,建商為了整併連同危樓也被納入了拆除的範圍。
『怎麼辦?不會又是海棠她們的把戲?但…如果她們又騙我呢?』
亞緒望著危樓樓頂微弱的黃光裹足不前,自從小愛上次說了那番話後再也沒有回到學校上課,所以當她收到署名小愛的信的時候根本想不了太多。小愛一定很傷心,才會這樣對她。
「不管了!」亞緒下定決心踏進危樓大門,一張紙條從外衣口袋飄向地面,紙條上寫著『對不起小亞,我們該好好談談!』。
一步步走向貨梯門,門上的日光燈一閃一閃彷彿恐怖片般的場景,令亞緒感到毛骨悚然,有些害怕。她心裡懷疑像小愛這種千金小姐應該是不會來這種地方,但出發前敬賀烈傳簡訊跟她說了他很後悔傷害小愛,而小愛都是被海棠靜慫恿的,她們今天好像會約在這邊碰面談判,如若不來,她就會失去和小愛和好的機會了。
按下頂樓的按鈕,亞緒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不怕不怕!貨梯緩緩上升且搖晃不已,令人無法站穩,『喀嚨』的一聲讓她嚇了一大跳,原來已到達頂樓,梯門慢慢地開啟,亞緒馬上就看到站在鷹架旁背對著貨梯的淺井愛,月光灑在她纖細的身影上,長髮被外頭的強風吹的有些凌亂。
看到小愛沒事,她總算是鬆了一口氣,慢慢地走向小愛。
「小愛,對不起!」
淺井愛聽到亞緒的聲音立刻回過頭,臉上的表情很是吃驚,像是沒有料到出現的人是她,複雜的神情令亞緒困惑。
「亞…亞緒,對不起,我沒想到你會來!」
「小愛,別說對不起!你肯跟我說話,我真的很高興!」
「我都這樣對你了,你還高興,真是大笨蛋!」小愛生氣的大罵,接著搖了搖頭,一副很不安的感覺。
「你,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了!」亞緒喜極而泣,小愛肯罵她真是太好了!
「雖然我跟焰分開了,但我發誓我絕對沒有喜歡過別人!」
「笨蛋……」小愛苦笑著,這些她怎麼會不知道呢,只怪心魔作怪,她也很後悔。
「小愛!……」亞緒高興地走向小愛。
「不要過來!小亞….你快走!快去找謹海!」小愛突然激動的大喊,嚇的亞緒停下腳步,感到不對勁的她擺起了防禦的姿勢。
「小愛,我不能放你在這,是不是深田、海棠她們?」亞緒著急地往四周一看,卻沒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
「妳聽我說,我們都被……」
『咣』鐵架掉落的聲音打斷了小愛的話,暗處有兩個人緩緩的走了出來,亞緒一驚,後退了幾步。
是那兩個轉學生,高弓和一和井田村!
「你們怎麼…在這?難道?」難道是焰他們也來了?亞緒緊張的看了看兩人的身後。
「不用看了,那四個人都不在。」高弓和一露出了和以往不同的表情,甚是凶狠。
亞緒往小愛的方向一看,發現小愛對她眨了眨眼,亞緒會過意,轉過身立刻推了高弓,接著掃腿將井田絆倒,趁兩人倒地亞緒拉住小愛往外跑,卻被一股力量強拉了回來,兩人跌倒在地。
亞緒吃痛的爬起身,這才仔細看到有一條透明的帶子繫在小愛的左腳,正想幫她解開,卻突然被扯住頭髮往後一仰,看到井田村惡狠的表情。
「不用白費力氣!」井田村把亞緒拉了起來,亞緒吃痛的握住頭髮。
「別碰她!你們剛剛保證過不碰她的!」小愛著急的大叫。
「閉嘴!」高弓和一往前甩了小愛一巴掌。
「小愛……」被扯痛的亞緒眼角擠出了淚珠。
「要不是老大吩咐!早就對妳不客氣!」
「你們老大…是誰?」
兩人相視一笑,井田村只是拿起了手機撥下通話鍵……。
呼嘯的風,穿梭在啞啞作響的危樓中。
未完待續......
分類:藝文

1~瀟湘亭小小寫手 2~夢境收納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