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醫院二三事 順子

著者   小太陽的星與心
以前寫過的文章,心境不復當年,最近有了新的體悟,故重新整理並加入一些新的靈感,有看過部分的探友不好意思。

日本 醫院 職場 霸凌 風水輪流轉
回想起來,我踏進北齊診所,是十年前的事了。
老院長把我介紹給大家以後,就放牛吃草了。沒有多餘的話語,也沒有正式的歡迎。
我隱約記得老院長只聲宏如雷的大喊了一句,「這是新來的!叫杉山!來幫忙算帳財務的!」
就這樣……….……。
在我面前站著一堆日本女人,每個人疑惑的眼神和質疑的態度,我至今不曾忘記。
我不知道她們是誰,叫什麼名字,當然,當時老院長沒有幫我介紹,她們也沒有人主動靠近我,大家聽完老院長的話鳥獸散以後,只剩下我一個人傻愣愣的站在那裡。
後來才知道,在我面前的這堆女人,是兩名常勤(正式員工)的護士、三名打工的老醫護、一名常勤的事務和三名事務打工的老姐姐。
男人如老院長,不會去注意我纖細的心思和心裡無助的吶喊。老院長不知道哪裏來的安心與自信,就這樣把我丟在醫院裡。
剛開始有點埋怨老院長,「自己找我來的,也沒有介紹,也沒有職訓,什麼都沒有,什麼鬼地方啊!」
但如同所有的人都非常害怕老院長ㄧ樣,心裡埋怨歸埋怨,我也不敢去跟老院長說這些。自從我被他帶進北齊診所以後,我和老院長的關係就再也不是,路上邂逅的微笑談話的朋友,而是嚴謹的主僕關係了。
現在回想起來,也許這是老院長的智慧。他當年沒有緊貼在我身邊護航是正確的,要不然我在那堆女人眼中,永遠只是一個在蜚短流長的漩渦裡走不出來的,靠裙帶關係進來的吃軟飯的臭女人吧。
雖然我也在日本幹過好幾年業務,但是那個環境不一樣,以前我身邊全部都是說中文的華系人,只有主管是日本人。現在好了,恰恰相反,只有一個中文說得二二落落,不三不四的老院長,和一大堆每天閒話說不完的日本女人。
老院長非常放心的把我扔在那女人堆裡,殊不知我剛開始心裡非常的害怕。我跟她們又不熟,也不曉得要聊什麼話題,如果要分享我的構成的話,我的心思大概60%是男人,剩下40%才是女人。
每次一堆女人嘰嘰喳喳的在換衣間大聲談笑時,又在講閒話時,我會先閃去樓梯間躲起來,等她們離開後再去換衣服。
這個一開始,不是躲在樓梯間,就是上廁所半天不出來的女人,我,後來變成怎樣了呢?你們ㄧ定要看到最後…。

北齊診所裡匪夷所思的事情太多,但我第一個想寫的就是順子。
當年我空降部隊,初來乍到,大家都認為我是靠裙帶關係進來的不要臉的傢伙。
順子是晚我一年來的護士,面白容貌姣好,體態婀娜,對待病人輕聲細語,也常被老院長稱讚,我們這鄉下診所何德何能,在這護士荒的年代,還能請到如此高明的人才。
美麗溫柔的順子背後隱藏著不為人知的故事。離婚、前夫的糾纏、再婚、酗酒吃藥的丈夫。3名父不同的子女養育壓力,無形的巨大的壓負在她身上。在會計室向我詢問薪水多少,變成每月月底的風景。即使如此,她也不吝惜嶄露笑容,常在茶水間和我們聊天喝茶,表面上看來一切如此和平且美好。
直到有一天,突然聽到診間裡老院長大喊一聲, 「要吵去外面吵!全部給我滾出去!」
三名護士落寞寞地走了出去,留下病人們在診間面面相覷,訝異表情難掩於色。
順子和另外兩名資深的護士吵架了。吵架的原因,眾說紛紜,有人說,因為順子總愛炫耀以前在大醫院的經歷,引來這鄉下老護士的不滿;也有人說,順子總是自以為是,也不想想自己初來乍到,常欺負計時的護士,所以引起老護士們的大團結,眾所一心抵制順子。
這對我來說,其實都只是想欺負人時的藉口而已。在我心裡的順子,從來不是這樣的人。
順子在診間變得綁手綁腳,沒有人願意支援她的工作。美麗的順子眉頭皺起來了,溫柔的順子開始大聲小聲了,當她在我事務電腦機器旁無助地自言自語時,我知道她受傷了,我知道她需要安慰,我很想跟她說些甚麼,但到口邊的話總是又吞了回去。這西瓜靠大邊的道理,讓我不敢向她伸出援手。
我知道這只是人龜縮求自保時的懦弱藉口,但當時自身且難保的我,沒有勇氣為她介入護士間的鬥爭。就在我漠視著裝沒事人一樣的某一天,突然聽到她要離開的消息。
她最後一天來打卡的時候,經過我的身邊,整個院內風聲鶴唳,沒有人跟她說句話,她的存在彷若空氣。
我最後按耐不住,起身跟她說,「不管別人怎麼說,我都很喜歡你…」。
她突然給我一個大大的擁抱,我很訝異,因為我們的交情也沒好到相擁的地步。
這個世界原來已經殘酷到,就算是不熟悉的人,只要一句短短的話語,就能融化內心的冰山。
就這樣,順子離開了。
到了茶水間,我會想起她泡的茶,不怎麼好喝,但就像她當年短暫的存在一樣苦澀且尷尬。到了月底,我會想起她酗酒的丈夫,經濟困難的窘境。到了換衣間,我會想起她苦中作樂時說的,什麼內衣掉下來的無聊笑話。
我利用職務之便,默默記下她的地址電話,但始終也沒能鼓起勇氣去拜訪她。問她一聲,你好嗎?我知道,這一輩子我心裡永遠會惦記著她,這是對我當年沒有對她伸出援手的懲罰。
我必須花費很大的力氣才能從順子帶給我的衝擊中走出來,因為她的離開並沒有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模糊,反而時間像是催化劑,在我心中轉換成一個無法彌補的遺憾。
隨著年齡的增長,我才慢慢發現,我遺憾的不是對順子的同情,而是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悲哀。
就在順子離開診所後的某一天,我突然遇到她了。
上帝聽到了我的心聲,上帝的安排。 那一天,她就走在我的面前。
見不著時,常常心心念念,如今她就在我面前,我卻猶豫了。
她揹著大大的包包,用得太久陳螁的顏色,褲腳也拮据的短,露出好像北朝鮮人在穿的奇異嬌紅色襪子,腳上的運動鞋也布滿磨損的痕跡。我看不到她的正面,她的頭髮凌亂地用橡皮筋綁了個短短的馬尾,不聽話的髮梢四散著。
我看著她的背影,我猶豫了。
照理說,我應該開心地叫住她,然後給她個大大的擁抱。就像她當年要離開時抱住我時一樣。
當年她離開時抱住我、在我耳邊附耳說了一句話。我永遠都記得。
她說、「她們都在說妳的(壞)話、妳如果要繼續待在這裡的話、要加油!」
我其實心裡有數、但沒想到是真的!
其實我有好多好多話想要告訴她。這數年,我時來運轉,從人人抱疑的空降部隊,變成實力領導派了。當年欺負順子,轟順子出去的那些人,現在都不敢造次了(當然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如果順子當年沒有給我附耳忠告、是不是現在整個情況都會不一樣呢?
也許,她也不是那麼記得我了,也許,她在她現在的柴米油鹽醬醋茶中打轉,她本人已經不在乎北齊怎麼樣了。也許,也許,從頭到尾,在乎的,……都只有我。
離開北齊診所以後,她看起來過得不太好。就這樣,我一直默默地跟在她身後。
就這樣,我辜負了上帝的安排,輕輕地給她一句祝福的話語,默默的消失在她的身後。
再見了,順子。再見,祝妳好運。我要到何時才能將妳delelt掉呢 ?

現在,老院長過世7年以後,當年,那個躲在樓梯間,上廁所老半天不出來的我,現在是小小診所的財務兼事務長。那些以前作弄我為樂的怪傢伙們,大家對我打躬作揖,不知道老院長在天上有沒有看見呢?
其實,如果真有觀落陰,我真想問老院長一件事啊!
「當初,為什麼找我?」
其實,我也想過各種答案,是因為接二連三的偶遇?還是因為,我會說中文?也許……,我長得像他初戀女友?
不管答案為何,我這一輩子都不可能知道了。
順子,也許是上天派來給我的菩薩,因為我不允許第二個順子出現在我面前,我一直謹記當年她給我的附耳忠言,謹慎小心的自保並試著保護那些事務的老姐姐們。
人很奇怪,平常一個人的時候都弱歪歪的,但是只要心裡有想要保護的東西的時候,就會自然地強大起來。
大家花了五分鐘看到這裡,三言兩語的看完了我的醫院職場十年,大家或許想,有努力有收穫,這是happy ending了!
錯!其實我心裡另有其他的打算。
當然,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完)
#日本  #醫院  #職場  #霸凌  #風水輪流轉 
分類:職場

定居日本的喜歡言承旭的假太陽。興趣是寫作與天馬行空式的幻想。

評論
上一篇
  • 我的醫院二三事〜我看新型肺炎ー緊急事態宣言發布後的日本
  • 下一篇
  • 台灣太太在日本〜我的「自己流」料理?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