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響,音樂】其實,都沒有。

  最近,重播循環著這首歌,每次聽著心揪揪。我們,都從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來到了這裡,終將再到達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而在這段人生的道路上,想擁有什麼?又想留下什麼?
  

Life is a tragedy when seen in close-up, but a comedy in long-shot.

人生用特寫鏡頭來看是悲劇,用長鏡頭來看則是喜劇。

      -《卓別林》

  路上的困境石,總是給了我們許多的挑戰,而我們也因著自己的習慣,找到因應策略,有能量的時候選擇面對,在脆弱的時候只能逃避,像是沒發生事一樣的持續走著,感覺似乎就這樣被壓在心裡了,心的空間,隨著我們的成長,逐漸被填滿,身邊的過客來來往往,留下了也離開了,不論是去留,總有屬於它的意義,如何看待?鏡頭掌握在自己手裡,選擇用長鏡或特寫,終將取決於自己。
  經常聽到別人說,必須先愛自己,才有能力愛別人。在人與人之間,「愛」是重要的存在,也是繫著彼此的重要連結,更是滋養我們成長的養分,偶而陷入愛裡,總有那麼一些片刻,感受自己的脆弱、不獨立,希望有個人可以依賴著,但在寂寞與孤獨的侵襲,彷彿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人生活著,卻又戴上堅強、獨立的面具,不再是自己原有的模樣,擔心著自己被丟掉,內在充滿著恐懼與不安。
  充滿矛盾的內外不一致,身邊的人常因為這樣而受傷,也搞得自己遍體麟傷,誰不憧憬愛與被愛?曾經我以為,我擁有了平凡的幸福,白日的問安、夜晚的聊聊心,維持了一段時間後,沒有說破的需要彼此,仔細、小心的維繫著一段隨時可能像泡沫般的輕輕一碰就消失的關係,期盼著哪天能多點的在意與在乎,也因此失了平衡,失去了自在的相處,切斷了心之間的聯繫,結束了一場單戀的關係。你說,這是結束呢?還是另一個新的開始呢?
卓別林 其實都沒有 關係 愛自己 響音樂
人魚公主,為了愛犧牲自己,而泡沫是結束?或是另一個新的開始?
  故事中,小美人魚選擇了成為泡沫的消失,並且將匕首丟入海中,儘管痛苦,卻是深刻而堅定的愛著,我想除了愛人的勇氣與能力外,更重要的是擁有了勇於失去愛的能力。小美人魚丟棄了象徵憤怒、恐懼和不滿的匕首,也象徵小美人魚終於了解,她必須先有能力愛自己,給予自己足夠的愛,學習不再依賴別人,才能真正的去愛人,因愛開始,也因愛而完整。
  每段關係中藏了寶藏,挖掘寶藏的過程雖然辛苦、因傷感痛,但當我們打開寶藏時,這些學習是自我的成長,如同卓別林所言「我摯愛悲劇,因悲劇的底處,常有某種美麗的東西,所以我才愛好悲劇。」即便到了谷底,也有美麗的事物,開啟不同的視野,淡淡的感傷,雖然仍存在我的單戀關係中,但也轉換了不同形式存在我心裏了,我們從什麼都沒有的地方,逐漸累積屬於我們的回憶,如今這些將已泛黃,思念也將越來越薄,慢慢的走到另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地方,留下了也失去了。
偶而,喜歡聽著歌,想著自己,然後在歌詞中告訴自己,與自己的內在對話,逐漸找到自己,真實的自己。
「世界,是一面鏡子,你笑他便笑。」
  

作詞:楊宗緯   作曲:伍冠諺、易桀齊 演唱:楊宗緯


從什麼都沒有的地方 到什麼都沒有的地方 

我們 像沒發生事一樣 自顧地 走在路上  


忘掉了的人只是泡沫 用雙手輕輕一觸就破 

泛黃 有他泛黃的理由 思念將越來越薄  


你微風中浮現的 從前的面容 已被吹送到天空  

我在腳步急促的城市之中 依然一個人生活 


我也曾經憧憬過 後來沒結果 只能靠一首歌真的在說我 

是用那種特別乾啞的喉嚨 唱著淡淡的哀愁  

我也曾經作夢過 後來更寂寞 我們能留下的其實都沒有 

原諒我用特別滄桑的喉嚨 假裝我很懷舊 假裝我很痛


其實我真的很懷舊 而且也很痛

#卓別林  #其實都沒有  #關係  #愛自己  #響音樂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享,生活】心,新歸屬。
  • 下一篇
  • 【享,生活】岔路,這次我選了另一邊走。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