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海邊的談話

日常 寫作 療癒 攝影
那兒走來一名男子
是這次聯合宿營的總召,同時也是我的同學。
深夜微弱的路燈,將他的身影映照在港口的海面上,形成一道細長的縮影。
「我想,時間這麼晚了,你怎麼還在這種地方。」
一邊說著,他一邊將口中的煙,化成一聲長長的嘆息,臭鼻的煙燻與港口的魚腥混合在一起,這是他刻劃在心中的悶。
「期中結束散散心應該不算什麼怪事?」
淡淡的回應後,不禁也好奇起眼前這男人的來意。
「恩,還不錯愜意。我啊,也是來放鬆一下,偶爾放個空也不錯。」
片刻的沈默後,我想起一件對於他的困惑。
「我有點好奇,你怎麼會想接總召?」
「恩?」
「我是說宿營。」
「喔,這麼突然。也沒為什麼,就是想在大學履歷劃上一筆吧。」
「這樣阿,真好呢。」
「恩?」
「沒事,只是像我很容易緊張,像這樣大型的活動,我是上不了檯面的人。」
「我看你,平常就很容易焦慮了吧,即使是一般的報告。」
「哈哈是呀,光是那樣就會讓我前一晚睡不好覺呢。」
「哼哼。真的是。也搞不懂你為什麼那麼容易緊張。」
他微微暗笑的吐槽到,沒有為什麼,是純粹的反射動作,就像他拿著煙的手會不停抖動一樣。
過去經驗,我突然這樣想到。
「也許,生活容易充滿不安吧。」
「阿?怎麼說。」
「沒事,大考完講這種不快的事有點掃興。」
「我不介意。」
「......」
「你在意的話,是也不用說。」
「哈哈,不,我說吧,畢竟都啟了個頭。」
看了一眼身旁凝視海岸線的男子,不知何時他叼了新的一根菸,但沒有點燃。真是,這場合應該要喝點小酒的。換我長嘆一口氣後,繼續了談話。
「蠻小的時候,我的生活裡就充滿了分離。」
「家人?」
「恩...算是吧,就是家裡的狗在我升高中時病倒了。我跟牠很要好。」
我試探的說著,眼角餘光打量著他,但男子依舊氣定神閒。
「然後呢?」
「除了牠...從蠻小的時候,我父母就離開了。」
「在小狗過世前?」
「恩,發生了些意外。狗狗也算是我對爸媽的回憶吧。」
「是樣珍貴的寵物呢。」
「哈哈是呀,在這之後雖然外公外婆就繼續照顧我,直到現在也是。幸好他們以前是公務員,所以還不用太擔心花費。」
「恩,感覺還真不錯。」
「算幸運了啦,不過也就是狗狗過世後,我就開始容易焦慮了。」
「是想些什麼嗎?」
「對啊,各種。會有蠻多的聯想,雖然想到後面都有些模糊,但就是有種...我所站的地板好像隨時會被抽掉的不安。」
「無依...無靠?」
「可能...吧...」
語畢,又陷入了短暫的沈默。
我不常向人說起這類往事,畢竟對於還算是學生的我們,死亡這類的事,絕不是件茶餘飯後的合適話題。更多的,也是聽完故事後,對方的反應是那麼的難以捉摸。
再度望向男子,他仍是原來的姿勢,遙望著海岸。突然,他想起來煙還沒點起,緩緩抽出口袋中的打火機。
啪。剎那間的火苗,讓視線刺眼了一下。過沒幾秒,細縷的白眼再度飄蕩在昏暗的夜中。
「我呢,接總召也是有個原因。」
「嗯咦?」
話題突然的轉向讓我有些猝不及防,發出一絲驚訝。
「如你所見,我本來就是個接很多事情的人」
他說的,是在宿營總召外,仍身兼社團、系學會的幹部。這麼一提,也真不曉得他怎麼還有這個時間跑來這麼遠的地方,抽這根哪都可抽的煙。
「雖然每件事,都有個理由,但接這麼多事情,純粹是因為我沒什麼價值感。」
「價值...感?是說,覺得這些事沒價值?」
「不是,我是說...」
他吐了口煙。
「我對自己沒什麼自信,也覺得沒什麼價值。」
「恩?怎麼會?」
平時檯面上看到他,動不動就是在領導他位子上引領著大家,或是在疲累的人身旁關心、加油打氣。這樣的聯合宿營總召,說沒自信?
「過去經驗吧,我想。雖然我的家人都仍健在,但從小我的父母都是有暴力傾向的。首先會是我爸,在工作上對不快會宣洩在媽媽身上。媽媽面對老爸的強硬,回擊不了,就衝著我來。日子久了,他們就乾脆將我視為出氣筒。」
我靜靜的看著他,內心充滿惆悵,但他仍是氣定神閒的他,依舊看著他的海、依舊抽著他的煙,好像他所說的只是一個來自於老朋友的故事。
「那時候的我還小,從來都不敢反抗。直到上了高中,在一次忍無可忍下我反擊了。也不知道是被我嚇到,還是他們也老了。自那之後,他們就漸漸不生氣了,現在反倒成了模範夫妻。
「但我知道,自己從未走出來,我還是那個害怕被否定的我,所以我接幹部、我讓自己忙碌,因為我害怕沒做這些事,自己就會失去價值,而隨之而來的便會是那來自內心深處的責備。道的是我的不是,道的是我的過錯。」
我顫抖了一下,不知道是半夜的海風太冷,還是第一次與同學如此深刻交流,讓我感到緊張。
「這...還真是難以體會...」
「恩,我知道。剛聽完你說的話時,我也是這樣的感受。」
「但...那樣感覺很難受。」
「是阿,所以,我也知道你很難受。」
「恩...。」
「也許,過去造就了現在的痛苦,但有時我也覺得這樣勇敢面對的我們,不也有種淒涼的美感嗎。」
「哈哈,這是什麼文青會說的話,我還真不懂。而且你要說的應該是值得欣賞吧。」
「恩...反正,我只是想說這樣面對生活的你,很有勇氣。」
「嗯?呵呵謝囉,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說法。」
男子微微瞥過頭來,對著我笑了一下,後又回頭繼續抽著他的煙。
「不過...」
「恩?」
「雖然我不懂你的痛苦,你也不懂我的不安...」
「恩」
他鼓勵我繼續說下去。
「但至少...我們都在乎著受傷的彼此,是吧?」
#日常  #寫作  #療癒  #攝影 
分類:心靈

生命或許就像攝影,是刻意的構圖與自然不經意的總合。日常或許就像小說,每一個當下都有許多的故事可說。

評論
下一篇
  • 要去什麼地方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