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要去什麼地方

日常 寫作 療癒 攝影
「你說我們現在要去什麼地方來著」
騎車時的風很大,少了建築物的阻擋,相較於平時在市區穿梭時,在這被大片魚塭包圍的省道上,風聲明顯喧囂了許多,我必須要到使用丹田的程度,才能聽見自己的詢問。
「恩...好像是叫甚麼沙洲來著,但印象中是片蠻像沙漠的地方來著...」
騎著車的男友,儘管在飆車的狀態下,仍做死的想回過頭來回答我的提問。
不是,你能不能好好看著前方,你不怕死就算了,是也不顧及一下女朋友的生命安全嗎???
見他此一舉動,我那雙環抱著他腰的雙手,立馬轉換為懲罰模式,瞬間捏緊了他日益增肥的肚皮。
「ㄟㄟㄟ!!!痛痛痛!!!好啦,對不起!對不起!我會小心騎車的!我錯了...我錯了」
痛到欲哭無淚的他,反射性的鬆開騎車的左手,試圖扳開我那死死掐入他皮膚的指甲。
但不是阿,你這樣騎反而更危險了吧!
為了我的生命著想,我還是作罷的停止了處罰,轉而繼續看向周圍的景象。
即便是鄰近傍晚的下午時分,沒有被雲遮擋的陽光,肆無忌憚地灑遍大地,省道邊波光粼粼的魚塭成了片片菱鏡,從那毫無波瀾的水面反射著碎片般刺眼的光線。儘管眼前是人人皆稱療育的寬闊風景,感覺到雙眼不適的我還是選擇閉上了眼,反正此行的目的也不是觀光,不看也罷。
閉上眼後,感受著強風吹亂我一早用心整理的頭髮,令人不快的想像到自己的長髮像獅毛一般炸開在空中,我好端端的一個少女到底是受了什麼罪,才被這樣搞砸我的形象。
哀...算了算了,反正出門同行的人也只有他,形象什麼的就這樣吧。
放棄思慮外貌的我,冷靜片刻後想起了男友方才的回答,一時不安的我又向他問道。
「等等...你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印象中?你該不會連我們要去的地方在哪都不曉得吧?」
男友的身體瞬間哆嗦了一下,我能猜測到現在的他一定正尷尬地苦笑著。
「不算完全不曉得啦...但就之前跟朋友騎來過一次這樣...」
「阿你是不會先問他們喔,是感情不好膩!」
「嘛...你也不是不知道,現在沒有什麼適合的時機去問這件事...」
「嗯?喔?喔喔...」
雖然因為與男友是不同科系,對於他們系上的生態、交友方式不是那麼的了解,但即使是這樣,我也能理解男友所說的不是那麼適合是怎麼一回事。
哀...這下換我尷尬了,提到了不應該提及的話題。
依舊閉著眼的我靠到了他背上,除了他規律的呼吸起伏外,淡淡的烏龍茶香也飄到了鼻尖。這是他特有的香氣,儘管我們曾為這味道是來自洗衣精還是沐浴乳而認真討論了一番,但遲鈍而又討厭思考的他終究放棄了與我一起探討這香氣的真相。但即便如此,他這莫名其妙的烏龍茶香,卻總是能讓情緒易亂的我恢復平靜,這也是唯獨他能做到的事。
這時,道路漸漸起了個緩坡,似乎是騎上了類似橋上的地方,而男友繼續開口道。
「說起來我第一次載你的時候,表現得還不錯吧,完全沒有拖到集合時間便趕上了。」
男友提到的,是我們兩系間合辦耶晚時要做的一次夜間場勘,但顯然我們倆對那次的記憶是多麼的不同。
「啊?那明明就是我人生中最糟糕的一次迷路經驗,要不是我們提早一小時出發,我們根本就不會『準時』抵達好嗎,早知如此我就不會給你載了。」
「阿哈哈...但你也不得不承認,要不是有那次迷路,我們也不會有機會見到那樣的景色。」
「嗯?喔喔..是沒錯啦...」
當時迷路的關係,我們繞到了運河旁,為了確定所在地而在一路燈旁停下來檢查地圖,也正是那時,一艘從未見過的渡輪從我們身旁的河道靜靜滑行而過。
我不確定一般的渡輪理應長的什麼樣子,但那艘船上拉滿了排排的掛燈,在黯淡的河道上散發出溫和的光暈。在我們被渡輪迷住視線沒多久,政府為了節慶而布置的霓虹燈沿著河道一盞一盞的亮起,尚未適應光線的我們,瞬間產生失焦般的錯覺,層層色彩的霓虹與渡輪的掛燈交融在一起,好像繪製油畫時意外製造的美麗錯誤般,就像我們因為迷路而意外撞見此景一樣。
也正是那一天,傻呼呼的他,用著蠢萌又結巴地語句,向我告白。
「沒有那次迷路,我可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向你表白吧。」
「所以說白了,你完全就是看感覺而毫無計畫吧。」
「但你也得承認很有效吧。」
「笨...笨蛋,要不是我被那莫名其妙的燈光用到昏頭,傻瓜才會答應你。」
「哈哈,但你就是我愛的小傻瓜呀。」
「恩哼...你...你...」
突如其來的撩話,打得我措手不及,奇怪我不記得男友是這麼會講話的人啊。
「欸欸,你看,差不多開始日落了。」
不等我回過神,男友似乎用頭示意了一下。
我緩緩打開眼,映入眼簾的不再是刺痛的烈陽,而是散發和煦澄光的落陽。
在沒有空污的郊外,可以清晰看見道道日光清晰照映在魚塭上,原為天藍的水面隨著逐漸下沉的太陽,漸漸浸染為紅靄晴日的澄黃。
待我觀望日落的恍惚間,男友騎入了一條小小的柏油路,漸漸靠近路底之時,也看清了遠遠的小丘上所散布的細沙。
看來這就是男友所說的沙洲了。
下車後,沒預想太多的我們穿著布鞋,緩步踩上微小的沙丘,爬到頂後便可看見緊鄰海洋的沙岸與好似薩哈拉的小型沙漠,也難怪男友會不確定的說著沙洲或是沙漠了,若不是有海在旁邊的緣故,是誰都會以為這是片被遺棄而荒漠化的土地。
悠然漫步在沙岸上,我向男友談起了他的那位朋友。
「所以...這個朋友他是什麼樣的一個人阿,以前都沒怎麼聽你提起。」
「嗯?我以為你知道他耶,就是我們認識的耶晚的總召呀,異常嗨的那個。」
男友的精準提示,讓我從茫茫腦海回憶中撈出了一個頭髮亂糟糟的文藝青年,印象中他是個待人親切、善解人意又很好熟的一個總召。即便我們兩系是因為公事才會遇在一起,但這男的好似老朋友般,從不會給我任何的距離感。不過這印象也只停留於耶晚,後來就沒在關注到這個人了。
「咦?嗯?原來是他嗎?雖然不熟,但...我也沒想到居然是他。」
「嗯?哈哈,我們也感覺很意外阿,沒想到像他這樣的人會做這樣的事。」
男友沉默了一會兒,用手指向了遠方一座像是燈塔又像電塔的老舊建築,應該是說要往那方向去。
看見這項建物又讓這片荒漠更加多添了一絲被遺棄的氣息。
「說起來,能夠跟你在一起也多虧了他吧。」
「嗯啊?什麼意思?」
「那時候雖然因為耶晚,我們多少會有些交流,但要我告白什麼的我根本沒經驗,也不知道要怎麼做。」
「恩恩我能切身感受。」
「原本想說我們能聊上天就好,待耶晚辦完,我們沒能繼續聯絡也沒關係。因為我對能否跟你在一起,我是完全沒把握的。」
「嗯嗯。」
「他聽我這樣一說阿,馬上把我嗆爆,說我不能不把握住這個幸福,錯過就真的錯過了。於是他趁我要載妳場勘的那次,向我提議了運河旁的那個小路,說我到了那邊就知道要怎麼做了。
「那時候看到那個路線,即使是路癡的我也知道那會繞上一小段,但他也不說白是要幹嘛,只說要我假裝迷路的載你到那,一切就萬事俱備...
「咦咦!不是,等等!那次你不就是因為迷路才騎到那的嗎?」
「哈哈抱歉,沒對你完全誠實,其實完全是規劃好的路線,為了防止又迷路我還在載妳前,親自多跑一趟去記路。載妳到那而我還摸不著頭緒的時候,他才傳訊息跟我說『是時候告白了,上吧!』,而街燈就很應景的亮了起來,我才知道被擺了一道。」
「欸幹,結果一切都是計畫好的喔?!幹!!!我竟然落入了這樣的陷阱!!!」
懊悔卻又同時覺得很感動的我拉上連帽外套的帽子,也不多想沙子會跑進布鞋內,只想抱頭亂跳亂叫著。但聽到男友實際上是先跑過路線的著實震驚了我一翻,原來他認真起來也還是記得路的嘛!!!
道出這段故事的同時,我們也不知不覺間走到了那座塔前。
男友從背包中掏出了一本厚厚的記事本與一束險些被壓爛的藍色桔梗花,並默默地將其安置在塔下。
海風吹來,落日也完全沉入了海中,夜色降臨了沙岸上。原本澄黃黃的天被漸漸清晰起來的星空給取代。
「我記得你曾說,桔梗是你最愛的花,因為那是你想要帶給周遭的人的,也期許我們能緊緊把握的...」
男友牽住了我的手,但我知道他不是在向我說話。
「我們不知道你究竟遇上了什麼...也想不透你怎麼會選擇在這裡離開...
「但...既然你都走了...我想我們可能也永遠想不出來...」
男友牽著我的手,握得更緊了,我可以感受到他正在啜泣。
「明明你都這樣說了...為什麼...為什麼還是要這樣...」
我轉身用我嬌小的身子抱住了眼前這高大又愛哭的傻男孩,他也緊緊抱著我,哭了好一陣後,才繼續說到。
「我會好好把握住這份幸福的,但願你也能在離開後找到屬於你的幸福...」
.......
儘管夜色已晚,我們仍躺在沙岸上靜靜的聆聽著海浪聲,並看著夜空中的星星,他們看起來是那麼鄰近,彼此之間的實際距離卻又是那麼的遙遠。
想著男友方才向朋友道別的話,我沒有想說出什麼安慰人的話,只是單單就我對這個人的認識說出了我的想法。
「或許...對他而言的幸福,就是看著身邊朋友的你們,能夠找到你們的快樂吧。」
#日常  #寫作  #療癒  #攝影 
分類:心靈

生命或許就像攝影,是刻意的構圖與自然不經意的總合。日常或許就像小說,每一個當下都有許多的故事可說。

評論
上一篇
  • 海邊的談話
  • 下一篇
  • 中途

    2021/01/30
    中途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