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焰之卷<<深情火焰Deep Love Flames>>卷三第21章1

第二十一章
「媽的你這王八!」烈拍桌起身,扯了扯礙事的領結,往敬賀烈走去。
「烈,你先坐下!今天是別人的日子,既然姑姑在別廳,那我們過去打招呼就離開!」焰阻止他,自己站起身。
他故意忽略敬賀烈的挑釁,走向大門。
「表哥,你不會是怕了吧?我正想告訴你那天鋼鐵廠發生的事情呢!」敬賀烈不慌不忙地將紅酒倒入自己的酒杯,搖了搖杯身,邪魅的笑看著杯裡晃動的紅色液體。
「你在那!」霆也站了起身,此刻他和烈一樣都緊握了拳頭。
「你利用淺井,讓她誤會小亞,接著請海棠接近淺井,讓她們決裂……」焰看著將酒杯靠近自己唇邊的敬賀烈,冷靜的分析著。
「果然是…天才少年…不過你料中了…一半!哈哈哈!」
「一半?你到底說不說?」雷也將手放在腰間蓄勢待發。
「表哥,我喜歡小亞,喜歡…你喜歡的一切!」
「什麼意思?」焰心中浮起了不安的感覺。
「你知道喜歡的東西被人搶走的感覺嗎?」
「你想說什麼?」
「什麼啊,這時候?咦,高弓?」烈的手機突然響起,困惑的接了起來,聽完電話他緊張的走到焰的身邊。
「不好了,高弓說他看到淺井和亞緒相約在危樓那邊,他們好奇的跟過去,發現兩人在大吵,他怕小亞有危險……」
還沒聽完,焰早已二話不說的衝出大門,三帥對看一眼,跟在後頭也跑了出去。
空蕩的宴廳內剩下敬賀烈一人獨飲,他舉杯向上,大喊,
「Party Time~」
服務生聞聲走進宴廳。
「幫夫人們上菜吧!」敬賀烈飲下酒說。
~~~~~~~~~~~~~~~~~~~~~~~~~~~~~~~~~~~~~
「嘿!兄弟,她們人呢?」
一夥人到了危樓門口,就看到高弓和井田緊張的站在門口。
「在頂樓!」
兩人對視了一眼,接著帶四帥進了貨梯。
「海棠她們也在嗎?」霆有點受不了貨梯上升的速度。
「不太清楚,但我剛剛打給烈的時候,樓上都沒有聲音!」
貨梯總算到達頂樓,只見空蕩蕩的空間,安靜的不像有人存在。
「小亞?!」焰著急的衝出貨梯,沒有牆面的空間漆黑一片,只有夜空中的月光照著,回應焰的只有呼嘯而過的風聲。
「呃~~~!!」
『碰』的幾聲,焰聞聲回過頭,只看到三帥相繼倒倒地,詫異之下只得往前弄清原因,貨梯一閃一閃的燈光映照出兩個手拿球棒的身影,高弓和井田從暗處走出,身後失去意識的三人都被綁在貨梯內。
「你們…!?」焰握起拳頭,眼角不斷在搜尋亞緒的身影。
「告訴你答案之前,先給你看個東西!」
高弓後退了幾步,從口袋拿出一隻遙控器往焰的身後一按,一個布幕緩緩下降,畫面上出現了《極光饗宴》的廳房,廳房內坐的是謹海燕玥及海棠玲。
「媽!?……是敬賀烈!」焰憤怒的看著兩人,一個念頭閃過。
彷彿聽見焰的呼喚,鏡頭前的謹海燕玥沒了盛氣凌人的姿態,只有擔憂又顫抖的神情。
「一切都好談!我的好姪子…求你…求你別傷害小焰!」
「小靜是無辜的!放了她!」海棠玲激動的吶喊。
布幕上的畫面又分割成另外一個小畫面,幾個黑衣人站在海棠靜、保與田美夕、依薰和夜谷晨的後方,四人中只有夜谷晨是清醒的,但她似乎是也被下了藥,神情虛弱。
「你們叫敬賀烈出來,放了大家,我跟他單獨談談!」焰生氣的瞪著兩人。
『啪啪啪!』
敬賀烈從暗處走了出來,原來那些畫面是事先錄好的,他示意高弓和井田,幾個黑衣人陸續出現,搬出了一張沙發,敬賀烈就像是大王般走到沙發坐了下來。
「表哥,我說了我想跟你說一個故事…現在就是聽故事的好時機!」
「敬賀烈,是男人就乾脆一點,呃嗚…」焰一時間反應不及,被身後的黑衣人踢了一下坐倒在地。
「從小我就是敬賀家的期待,父親是你們謹海家有力的幫手,自然我也要被訓練成是最有力的幫手,什麼都要被拿來跟你做比較…我從來…從來就沒辦法擺脫我是謹海焰的表弟這個稱號;直到父親臨終前告訴我一些…你們謹海家的骯髒事...」
敬賀烈拿著酒杯的手青筋暴露,將父親是如何被謹海雄(焰的父親)利用的經過慢慢地說出。
焰從來不知道原來姑姑的野心如此之大,為了讓敬賀烈的父親爭權,不惜將手上的股權轉移到敬賀父的身上,只可惜一山還有一山高,還是爭不過富有商業頭腦的謹海雄,以致鬱鬱寡歡終日酗酒而早早的離世。
姑姑因此轉移了目標,將希望寄託在敬賀烈身上,從小不管焰做了什麼安排,敬賀烈都必須也跟著做,就連轉校都是姑姑以死相逼才轉的。
「知道嗎?海棠靜那個蠢的要命愛你愛的要死的千金小姐,我真覺得~亞緒的性格我比較能駕馭…」
「你病了!為什麼把所有人都扯進來!」
焰看著畫面,內心越發的焦慮,亞緒到底在哪?
「那個海棠靜,想著要挽回你,蠢到想利用我想讓淺井和亞緒分裂,想想,幫他這個忙也不錯,海棠家的事業也不遜於謹海集團。」
「你瘋了!」
「舅媽向我求饒的樣子,真想讓父親也看到…可惜看不到了,不過沒關係,我可以讓舅媽看到她兒子向我求饒!哈哈哈哈!」
敬賀烈示意黑衣人,幾個人圍在了焰的周圍,他走進了圈子內。
「我們來做個約定...如果我贏了,除了謹海集團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是舅媽答應的…亞緒你也讓給我,如何?」
「你做夢!」
悠悠醒轉的三帥剛好看到這一幕,三人昏沉沉的生氣的大喊,但一時時間使不上力,都發現自己被綁在貨梯上動彈不得。
「敬賀你這小人!等我出去,看我的人如何修理你!」烈生氣的用力掙脫,貨梯劇烈晃動,繩子仍牢牢的套住他的雙手。
「是我堂口的人!」霆環顧四週,發現有不少天道盟的人,看來美夕那錯誤的正義感也害了他。
「啊,是了,一直很想跟霆道謝,你馬子借了我不少人!」敬賀烈嘲諷的大笑,並拿起遙控器按下按鍵,美夕等人的畫面被放大,三帥激動地想站起身。
「晨!晨!該死的你給我放開她!」不只雷,霆跟烈都一樣憤怒。
「閉嘴!再多說我也不能保證她們會怎樣!」
「夠了!我答應你!讓所有人走…但…」
焰還未說完,敬賀烈突然一拳打了過去,反應不及的焰再次倒地,嘴角立刻滲出血。
「其他都隨你…只有亞緒我不會讓給你!」焰慢慢地站起身,堅定的神情讓敬賀烈憤怒。
「瞧你,為什麼放著海棠靜也要亞緒呢?你放不下海棠,又放不下亞緒,不覺得太貪心了一點嗎?」
敬賀烈又揮了一拳,但被焰接住,兩人對視著誰也不讓誰。
無法支援兄弟的三帥緊張的一方面想掙脫,一方面又著急畫面中的女人們出事,畫面中美夕和依薰都醒了過來,兩人哭的梨花帶淚的樣子,而女人們房間也降下了布幕出現了三帥被綁的畫面,女人們瞬間都被人用布塞住了嘴巴。
「該死的……」三帥無力的坐了下來,只能用力的死瞪著。
「先不論亞緒,你根本不愛淺井,為什麼要傷害她?」
「我就是要把你的一切變成是我的,其他人我無所謂囉!」
敬賀烈掙開他的手又揮了一拳,兩人陷入激烈的打鬥之中,不分軒輊。
打鬥中,布幕慢慢的上升收回,外牆的鷹架上微微現出一個人影,夜空的雲原本遮住了月光,一陣強風吹過,雲霧漸漸四散,月光灑下,搖晃的鷹架上懸掛著的,正是驚恐的亞緒。
聽到焰的聲音,百般焦急的她只能用她被膠布摀住的嘴用力的吶喊,卻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和露出擔憂的大眼。
一個閃躲轉身的瞬間,焰微微一愣,他終於看到亞緒,這個他思念已久的身影,分神的他只想盡快衝到亞緒的身邊,但亞緒搖著頭,著急的嗚嗚叫著。
『別過來啊!』
『碰!』
一根球棒重重的打在焰的背上,使得他被打倒在地,力量之大讓球棒斷裂半截飛了出去。
『嗚嗚嗚!』亞緒激動的晃了一下,眼眶裡湧出淚珠。
『都是我…都是我害的……』
「亞緒,你別亂動!太危險了!」霆著急地大喊。
此時倒地的焰慢慢地站起身,吐了一口血。
「放了她…我隨你處置!如你所願……我放棄她。」焰堅定的神情看得亞緒拼命搖著頭,淚流不止。
「好,我放了她…但我想讓她徹底死心!」敬賀烈笑著往後退了一步。
一群人相繼上前,在敬賀烈的指示下開始拳打腳踢,一些人將亞緒從鷹架拉進來,將她嘴上的膠布撕下。
本來已經下定決心要放下焰的亞緒,此刻還是被自己的思念和焰的深情擊垮了,看著這時的焰為了保護她而打不還手,她著急地朝敬賀烈跑去。
「敬賀…我求求你,求求你放過焰..你不是這樣的人我知道的!你那麼好,所以小愛才這麼喜歡你的!…」
「我很好?但在你眼哩,謹海焰比我更好不是嗎?」敬賀烈冷笑了一聲走向被打趴在地的焰,蹲下身抓住此刻渾身是血的他的臉。
「這個令女人們為之瘋狂的臉,風度翩翩、才華洋溢、天才又專情,不才是你覺得最好的嗎?」敬賀烈甩開焰,走回亞緒身邊,在她身邊繞了一圈。
「他憑什麼擁有海棠的愛,又同時不放開妳?這樣的人不覺得太貪心了嗎?」
亞緒深吸了一口氣。
「敬賀...你為什麼要執著這些原本不屬於你的?你跟焰是兩個不同的人呀!是!大家都喜歡焰,但一定有人是喜歡你的!小愛告訴我,你真的對他很好,在她的眼裡焰比不上你...而我!我確實沒什麼值得焰喜歡的地方,我清楚!海棠才是適合他的,所以求求你,放過大家,放過你自己好嗎?」
「說了這麼多,不就是希望我放過謹海焰嗎?哼!誰叫你們停下手的!」敬賀烈凶狠的看著亞緒。
「以多欺少!你這孬種有種放我們出來!」烈憤怒的大喊。
「你也是我的朋友啊,敬賀烈!」
「這不是我要的,我要的就是要你說,我比焰好,這很難嗎?」
「敬賀……不覺得你很可憐嗎?我真替小愛感到不值!」亞緒心痛的看著敬賀烈和倒地虛弱的焰。
聽到亞緒的話,敬賀烈更是被激怒了,他拿起球棒再次走到焰的身邊。
「你說我可憐?….呿…太可笑了!」敬賀烈踩住焰的雙腿,舉起球棒用力的往下一揮。
「焰!快閃開啊!」霆大喊。
「焰!」
「焰!~~~~」
未完待續...
分類:藝文

1~瀟湘亭小小寫手 2~夢境收納盒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