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分享

【閱讀小屋】《藝術家在做什麼?六個理解二十世紀藝術的經典例子》

「藝術家」,聽起來就像是一個活在「常軌」之外,會搞出一些或美或難以理解的東西,尤其是20世紀以來的現代藝術,在形式和表現手法上更自由卻也讓人有些捉摸不透。但這樣的捉摸不透似乎又隱藏了謎樣的光芒,驅動著好奇和探索的渴望。
李歐納・科仁在這本《藝術家在做什麼?》裡,分別舉了六個二十世紀的著名藝術創作的經典案例,由「藝術家們在做什麼」出發,一步步引導到藝術家們「為什麼這樣做?」的創作核心。而案例之所以經典,是因為這些都突破或衝撞了固有的藝術型態或表現方式,底下就來簡單介紹書裡談的幾個案例吧!
「每個藝術家都會形構並挖掘一個問題,也會訂定自己的成功標準」。
1.判別藝術是什麼?
「藝術」這個詞,經常是人們難以去定義的詞彙。但若現實是如此,我們又該怎麼去判定什麼是藝術,而什麼又不是藝術呢?而實際上,正有一個藝術家就是去挑戰固有藝術的框架,他就是大家耳熟能詳,創作了<噴泉>這一經典作品的杜象。
「藝術家存在的本質,就是要去質疑答案」   ー勞倫斯・韋納(Lawrence Weiner)
在那一年,杜象把一個普通白色陶瓷小便斗倒過來放,並在上頭簽了一個假名Murtt,把這一「作品」命名為<噴泉>,然後就這樣投件到一個新成立、以展出所有藝術品為使命的協會。但協會的策展人並不把這件「作品」視為藝術品,或者可能只把它當成一個「功能性物體」,想當然爾,<噴泉>也就不在那次的展出行列內了。這件事讓杜象理解到,無論標榜再怎麼自由的團體,其思想也可能是非常保守的。後來,杜象請人攝影,並撰文為這件作品辯護:
「不論Murtt先生是否親手做了這個噴泉,這完全不重要。他選擇了它,他拿了一個日常生活中的普通物品,透過置放的方法,讓它的實用價值消失在一個新的標題和觀點之下ー他為這件作品創作了新的想法」。
杜象認為,任何普通的物品都有可能轉變成「藝術」,重點在於,藝術家要能夠有效的說服他人。而這樣具顛覆性的藝術概念,在時間走了三十年後,才終於廣為大眾所接受,這樣的轉變,也讓後來的藝術家有著更寬廣的空間,從事藝術的創作。
2.無中生有。
假若如杜象所說,任何事物都有成為「藝術」的可能,那「無」是否也可能是一種藝術呢?
約翰・凱吉,一個以聲音從事創作的藝術家,在職涯的中期,開始思考著如何編一首「無」聲音的作品,在思考著過程中,以全黑或全白進行繪畫創作的勞斯伯格給了他第一個啟示,勞斯伯格說「畫布絕對沒有空白的時候」,因為全白的畫作其實是「光、影、粒子的機場」。接著另一次,凱吉來到哈佛的一間無響室,體驗到在相對安靜環境下,他仍然聽到了某種「聲音」(耳鳴所引起的嘶嘶聲)。這兩件事讓凱吉理解,無論再怎麼去除外在的感官刺激,人腦也會設法找出差異,發現那些可以察覺卻無法消除的感受。
在這樣的脈絡下,凱吉創作了<四分三十三秒>這件歷久不衰,甚至被多次重新演繹的藝術創作。這件作品的表演,是在一場音樂會中的第二首曲子,前一首是混合樂器、鴨叫聲和收音機的<水音樂>,接著演出的曲目<四分三十三秒>,鋼琴家在躬身致意後,緩緩在鋼琴前坐下,緩緩翻開樂譜、戴上眼鏡,然後,拿起放在鋼琴上的碼表,按下計時的鈕的同時也輕輕合上琴蓋,他沒有彈奏任何一個音符,只任時間流逝,一分鐘後,他再次按下碼表,讓時間暫停,然後重新打開琴蓋,稍作歇息。這樣的流程重複三次,代表三個小段,時間恰好是四分三十三秒,而這就是<四分三十三秒>這首曲目的演出。在沒有音符的空間裡,是不是就是全然的寂靜無聲呢?所謂的「無」,是不是真的空無一物、一無所有呢?這樣看似不起眼的命題,或許正是凱吉想拋出讓我們重新思考的那些習以為常吧!
3.在喧囂紛擾的世界裡出眾。
「假如你非常想要讓自己的作品和其他人的不一樣,每當你碰上岔路時,不要去想應該往哪裡走;你要自動選擇最難走的一條路。別人都在走最容易的路。」
                                                                                                                 ー理查.賽拉(Richard Serra) 
克里斯多和珍妮ー克勞德,一對藝術家情侶的雙人組合,以布料、塑膠膜等材料對日常的物品進行「包覆」,透過「包覆」把日常用品轉換為另一種既陌生卻又魔幻的「新的」存在。作品的範疇從小物件的鏡子、腳踏車,到大規模的雪梨海岸、德國國會大夏以及巴黎市的一座古橋,甚或幾座島嶼。這些計畫大膽而又創新,一方面讓他們抓緊眾人的目光而聲名遠播,但另一面,這樣的創作往往會牽扯到社會、政治、民眾等各個環節,多層面的千絲萬縷造成執行上更高的複雜性,但克里斯多和珍妮ー克勞德卻認為,這些和人、法律以及過程中的一切互動,都是這項創作不可或缺的一部份。他們甚至更進一步表示,他們的大型藝術品只有在實體不再存在時,才算「真正」完成。這讓人不禁反思所謂的「藝術品」究竟是最後的「成品」,或者是一整個「過程」呢?
而本書的作者也提出另一個觀點,他說:「最終極的藝術媒材是自由。藝術家為了自由所付出的代價則是『承擔責任』」,這意味著
作者用淺白的語詞介紹這些有趣的經典案例,而這些案例帶給我們的是一次一次新鮮且充滿洞察的思考刺激,以銳利之眼透視這個世界,然後再藉由創作的媒材來將抽象的思考具現化,像是思考或感官的觸媒,這或許也是現代藝術迷人的原因之一吧!
參考連結:
○<噴泉>:https://cacaomag.co/marcel-duchamps-fountain-is-not-just-a-radical-kind-of-art/
○<四分三十三秒>: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ujiX28oC1Y
○<克里斯多和珍妮ー克勞德>:https://www.kaiak.tw/christo-javacheff/
分類:藝文

盼我們的世界與心胸,如陽光灑落的海洋,溫暖而寬廣。

評論
上一篇
  • 台北機廠
  • 下一篇
  • 【閱讀小屋】《攝影之聲》被攝影史:成為影像的台灣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