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回家(時間與距離不成正比)

  早上還在花蓮瑞穗,下午就到中原打球了。好不真實。
  七點起床,隔壁的男生也起床了。一開始有點怕,只有我一個人與那個男生,發現自己根本沒有保護自己的能力,洗澡洗得戰戰兢兢的。不過彼此很客氣地,毫無交流。晚上他在看美劇、我在寫日記。
  「我吵醒你了嗎?」「沒有,我也是這個時候要起來。」洗漱之後發現他已經走了,收超快的(大概七點二十)。
  在樓下穿鞋時遇到他,說了聲「再見」他就離開了,沒來得及問他從哪裡來的?是環島嗎?尾隨他走到火車站前就跟丟了(我拖行李走比較慢)。

吃火車站前的早餐店:紫地瓜吐司、瑞穗鮮奶茶(非常好喝)

  去火車站買太魯閣號,從瑞穗到樹林,六百一十二塊錢。等到近九點搭車。

瑞穗再見,名字很好聽的地方

來到昨天來過的鳳林

吉安

也是吉安

到宜蘭市區,富庶的地方

  宜蘭有田,沒有縱谷的漂亮,仔細想想大概是電線桿的緣故。縱谷都沒有電線桿的。

頭城,龜山島

坐的位置雖然靠窗,卻不靠海。於是跑到車廂間看看宜蘭的海(沒有南迴的漂亮)

這個是汐止,看得到我家,不過我回中壢去了

  中間經過雙溪、瑞芳一帶,山城的樣子其實非常地美(但沒有拍到好照片)。新北市有很多的樣貌,有山有海、有荒蕪人煙的地方,所以我怎麼能說自己是台北人呢?
  十二點多到樹林。再搭區間到中壢(才一點多)。
  再搭公車,我很少搭中壢的公車,都用走的或騎腳踏車(因為要十八塊錢,而且並沒有很方便,還要再走)。

豆槳,魚目混珠

  回家收拾一下子,懶得洗衣服、懶得掃地板(全部都是五個女生的頭髮)。到三點去打球。校隊在網球場練球,林謙的左手包起來了,跟著其它人打自由攻擊(這個禮拜能出場嗎?)。沒有什麼新鮮事,舉球變糟了。
  晚餐吃焗烤義大利麵,蠻好吃的(居然忘記拍照了),附的檸檬紅茶和玉米濃湯也很好喝。在全人村後面(Double附近)。
  回家看YT,什麼事也沒做。幽遊白書看了前兩集。洗澡睡覺。
  整體來說這樣子出去玩,是花了不少錢(住宿一天五百塊上下,四天也要兩千多;交通也是,光太魯閣六百塊、火車、客運零零總總的也要一千以上;吃飯沒有特別的奢侈,不過物價也並沒有想像中的便宜)。然而,是蠻好玩的,特別是前兩天(車城、枋寮、到第三天的南迴鐵路),很鄉下的地方。
  池上與瑞穗,因為沒有交通工具,我只能到火車到得了的地方(以及走路到得了的地方)。好像啊,台灣的每個地方,吃的東西差不多、招牌差不多、賣的東西差不多。還以為說閩南語的人會多到我聽不懂、原住民的小孩子,說實話,跟漢人小孩子有什麼差別呢?一樣說中文,一樣向女孩子說笑話,背著一樣的書包、吃著一樣的早餐。
  客家村莊、原民村莊……這樣說起來,中壢的東南亞文化還比較特別。
  我呢?我是誰呢?我從哪裡來有那麼重要嗎?因為是台北人,於是要有台北人的傲氣嗎?因為是都市人,於是要有都市人的倉促嗎?
  瑞穗國中的升學榜,因為讀的是好學校,所以有的好成績嗎?不到三個小時車程的地方,交通、偏鄉,資源怎麼會差那麼多呢?還是環境使然呢?(大家不對成績抱有期盼,於是差不多就可以了/台北的競爭壓力很大?)
  此外,拍到了許多很棒的照片。這是我在中壢、在汐止見不到的景色。
分類:日記

  寫一些非常雜的東西,一天發生的事,照時間序寫下來的。有文不對題的毛病、語序混亂的問題。

評論
上一篇
  • 花東縱谷——池上、瑞穗、鳳林
  • 下一篇
  • 一天必須開始的儀式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