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

分享

短篇//蚊子與巴掌

短篇小說 短篇故事
巴掌
秋夜,蕭瑟枯敗,天氣像變心的情人一樣,換了張晚娘面孔,曾經溫熱的胸口,此時都塞滿了塵埃,連講話都有說不出來的苦澀味道。
說分手就分手,令人悲憤,更何況連說都不說,就這樣無預警的絕情,居然連一張照片都不留,回到同居處阿昌才發現人去樓空,一切都回不去了。
“就算是颱風也有發警報的機會吧。”阿昌往地上吐了口濃痰,猶不解氣的往地上踩了踩。
房內,空氣窒悶,因為寂寞,回憶不留一點餘溫,一身寒意如同置身於冰河之中,他束起衣領氣忡忡的出門。
十六歲的那個秋季,他記得不是這樣的,那是個秋意漸濃的季節,黑夜朦朦,街角邊,放學的學生嘻鬧,三三兩兩漸漸散去。
“學長。”女孩顯得緊張,雙手顫抖。
濃眉大眼的大男孩阿昌,因為勤練籃球,所以體格健碩突出於同齡之中,是個校園的風雲兒,是眾多女孩心儀的對象。
“有事嗎?”他轉身,不自禁的撥撥瀏海,這個動作大概約十秒就要重複一次。
竟有人撥瀏海也能這麼帥,女孩凝視著他莫名發傻,腦海中一片空白,唯一記得的只剩緊張。
“你怎麼了?”
“我...。”
“你還好嗎?”
“........”
女孩遞給男孩一個用緞帶綁著看來精緻玲瓏的禮盒,“學長,這個送給你。”話一說完,身體不由自主的僵直,前進不是,後退也不是,低垂著頭像根木樁。
男孩接過禮盒,看也不看,就直接塞進書包裡。
對他來說,這種場景,平均每週發生個三、五次,早已司空見慣。
“你還有事嗎?”男孩不冷不熱的說。
“.....”
“那我們明天見。”男孩瀟灑的轉身離去。
目送片刻後,女孩總算挪動腳步,返身帶著羞怯快步離去。
一個向左,一個向右,消失在平行線的兩側。
當時癡心的女孩,卻是今日絕情的她,讓人無法想像,回想起往事,彷彿遙如天寶年間,天長地久終有盡,山盟海誓沙漠花,每當回憶至此,阿昌總會心生無限的感慨,濃愁入肚,酒是一瓶接著一瓶的喝。
電視機裡正演出鄉土長壽劇,一個被家暴的苦命女忽然被劇裡的男主角打了巴掌,劇裡的婆婆則在旁冷笑,她沒有逃離,依然堅定不移的要維持家庭的完整,她聲嘶力竭的哭訴著“我不懂恨,愛是無辜的。”
看到這裡,阿昌火冒三丈,轉眼間,就把電視機給砸個粉碎,大吼,「騙人都是騙人!」
隔天早上酒醒後的阿昌懊惱的打了自己一個巴掌,收拾完殘破的電視機後,他又另外掏錢買了新電視機。
他報名參加當前最紅的分手擂台的節目,一週後將與前女友對壘。

#
蚊子
嗡~嗡,吃的飽嗝連連,阿蚊心滿意足,收起隨身攜帶的環保吸管放入環保夾囊裡,這年頭喊環保最大聲的,大多是沽名釣譽的偽君子,牠認為只有自己才是真正身體力行者,用餐後從來沒有免洗餐具丟棄與否的問題,是個十足熱愛環境的地球好公民。
喜獵奇聞的牠總是喜歡道聽塗說,到公園,到茶館,到電影院,甚至造勢場合,只要人多的地方牠都去,不遠千里。閒談間,聽到最近又多了許多蚊子館,讓牠覺得不可思議又不堪其擾,“我要那麼多房地產幹什麼?為什麼那麼多人搶著要蓋房子給我住?這些人真的是莫名其妙。”
那樣的場合正妹特別多,埃及斑蚊,三斑家蚊...等等什麼都有,尤其是埃及斑蚊身材最為火辣,常令阿蚊把持不住,不過牠只是調情而不留情,並且嚴正拒絕性行為,並不是牠是個虔誠的信徒,而是因為牠上次拜訪提供待用餐的宿主的時候,那時電視正播出蚊子特集,提到公蚊交配後七天就會死亡,讓牠深受震撼,從此絕不性愛就成為牠堅定不移的信仰,並且身體力行至今。
牠常誇口“人生自信兩百年,會當擊水三千里。”牠真心認為自己會活兩百年,像牠這麼有信心的蚊子,真的是空前絕後,到那裡都是蚊子界的話題人物,被稱作蚊子界的畢書盡也不為過。
今日與牠一起共同用餐的是個年屆退休的老頭,正確的說,老頭在餐桌上用餐,牠在餐桌下用餐,伴著電視機的聲音各自吃得爽快。
忽然,老頭像驚醒似的站了起來,面露驚恐,看著牆上的掛鐘呢喃自語,“啊,時間到了。”
快步搶入客廳,躺在柔軟的沙發上,雙眼緊盯電視機。
“咚咚咚~你好,歡迎收看-分手擂台-.......”
時鐘滴答滴答飛逝,一小時後。
“咚咚咚~你好,下週請繼續收看-分手擂台-.......”
阿蚊陪著老頭看完了整集節目,大呼過癮,牠拍拍屁股舔舔翅膀,大快朵頤之際仍不忘攜帶一點夜宵,展翅離開誘人的香腿~被牠稱作自助餐的地方,邊飛邊回眸,猶眷戀不捨,嗡~嗡嗡,剛飛離房屋,忽感一陣舒麻,四肢癱軟,翅膀無力,差點掉落花叢裡,花叢中蜘蛛在牠的餐桌上布了一層蜘網,虎視眈眈等君入甕,所幸最後一刻,喚回力氣,震翅高飛。
“好佳在,差點變成別人的晚餐。”牠慶幸自己死裡逃生,細想剛才犯下的錯誤,恍然大悟“對,老頭喝了酒,搞得我也跟著醉,哼,下次不陪他用餐了。”
一番波折後,牠總算回到了可愛的家,層疊積水的破輪胎,這可是蚊子界中的帝寶,越上層越搶手,因為View好,浴室是加大號的專屬泥巴青苔混合水,牠泡在泥苔水中感覺愜意,一鼓作氣將剩下的夜宵咕嚕全數吞下,沒多久居然感到欲火焚身。
叮咚叮咚,門鈴聲響起,母埃及斑蚊把花蜜水淋在身上站在門口搔首弄姿,阿蚊再也把持不住...
與阿蚊共餐的老頭,不僅喝酒也吃了威而鋼。
一週後,牠出現在電視台前,態度絕決,沒有猶豫,因為牠已下了決心,既然會死,何不在死前成為知名度最高的蚊子,讓自己活在萬千蚊子的心中,所以牠選擇在台灣最紅的節目分手擂台中露臉。
#
蚊子與巴掌
分手擂台採取Live現場直播,是目前台灣最紅火的綜藝節目,由[愛不死你,叮死你]防蚊液獨家冠名贊助。
節目進行的方式是由男女雙方的眾親友列陣分列兩旁,以楚河漢界劃分疆界,楚河漢界上兩方各聳立兩片高六尺的門牆,男女主角各自坐在門牆上的特殊坐椅,只能用機器動力升降,椅子上有一個機器巴掌機,由主持人提問男女雙方快答,後面的親友可以協助提供答案,如果男女雙方答案不一致,就由現場一千位觀眾決定懲罰誰,只要其中超過五百零一個按下按鈕,機器就會自動打人巴掌,按男打男按女打女,門牆上高懸吊橋,最後一刻會把吊橋放下,放下時男女可以走到吊橋中互相擁抱選擇和解,或者掉頭走人,法院見。
但自節目開播至今從來沒有不和解的,其實說穿了就是考量收視率所做的手腳,蓋離譜所做的收視率調查明確指出,在雙方和解的那一刻,是節目的最高潮,收視率必然破表。
對於阿昌來說更沒有不和解的可能,因為合約上明白寫著要求他最後時一定要和解。

幾番回合下來,阿昌滿場被打巴掌打到鼻青臉腫,女方卻毫髮無損,趁著廣告時間,還可以從容不迫的補妝塗口紅。
他望著她,心裡思緒萬千,她發現他正凝視著她,驀然回首,甜蜜的回憶翻湧,過去相處的時光,像幻燈片斷斷續續的,一閃而過。
她說話,卻無聲“對不起。”
熟悉又陌生的溫柔。
他看懂卻緘默,露出一抹微笑,眼眶裡莫名的泛紅。知足了,他還能說什麼呢?愛情這玩意兒,真讓人哭笑不得啊!這或許是他最好的祝福了。
當吊橋放下的時刻,他倆互相走向對方,按照劇本他們應該要擁抱,要步伐徐緩,更要面露微笑,還要不可免的悲喜交集的情緒。
此刻,再創高收視率的要件都已齊備,現場觀眾屏息以待,燈光、音樂和旁白一切就緒,隨著兩人一步一步靠近,節目逐漸推向高潮,鑼鼓聲由低至高,哇、哇!兩人擁抱了,現場觀眾按照指揮表現出歡聲雷動的模樣,彩帶紛飛之際,愛如潮水音樂響起,旁白正在述說,兩人看似在吊橋中間忘情擁抱。
“我們以後不必連絡了,我找到比你條件更好的男人了。”女方在男方耳旁輕語。
所有委屈和羞辱突然湧上心頭,熊熊大火從阿昌胸口內燃燒起來,他仍強自壓抑咬緊牙關。
嗡~嗡嗡,阿蚊飛入兩人之間,先是在阿昌眼前舞弄屁股作勢挑釁,接著停在女方的右臉頰上,然後從環保夾囊裡取出環保吸管,順勢插入皮膚內,前肢在眼前劃了一個十字,最後閉上眼睛,牠在等待某一刻的降臨。
阿蚊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炸彈的引信立即被點燃,阿昌怒火噴湧再也壓抑不住,高舉右手攤開掌心,往她的臉上打去……
#短篇小說  #短篇故事 
分類:娛樂

評論
上一篇
  • 短篇//稻草人
  • 下一篇
  • 短篇連載//樂園1(共兩章)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