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太陽肛門

喬治·巴塔耶/
lightwhite /
*
自從句子開始在致力於反思的大腦中循環,一種實現整體認同的努力就已經被做出,因為藉助系詞,每個句子都把一件事物同另一件事物連接起來;所有的事物都是可見地聯繫著的,如果我們能夠一眼就完全發現一條阿里阿德涅之線的軌跡,它將思想引入了自身的迷宮。
但概念的系詞(copula)和身體的性交(copulation)一樣令人興奮。當我高呼我就是太陽時,一種全然的勃起便產生了,因為動詞「是」乃情慾之狂亂的載體。
每個人都知道,生命是戲仿的,並且,它缺乏解釋。
因而,鉛是對黃金的戲仿。
空氣是對水的戲仿。
大腦是對赤道的戲仿。
性交是對犯罪的戲仿。
*
黃金、水、赤道,或犯罪,每個都可被推奉為事物的法則。
如果事物的本源不像星球的土地,不是一種根基,而是像星球在圍繞固定的中心旋轉時描述的循環運動,那麼,一輛汽車,一個時鐘,或一台縫紉機,都同樣可以被接受為生成的法則。
旋轉的運動和性交的運動,是兩種主要的運動;它們的結合就是機車的輪胎和活塞。
兩個運動相互轉變,從一個變成另一個。
由此,我們注意到,地球,通過旋轉,讓動物和人性交,而動物和人通過性交讓地球旋轉(因為結果亦原因)。
兩個運動的結合或轉變,就是鍊金術士尋求的哲人之寶石。
正是通過這種神奇的寶貴結合,我們才確定了人在元素中間的當下位置。
*
一隻被遺棄的鞋,一顆腐壞的牙齒,一個獅子鼻,往主人的湯里吐口水的廚子,它們之於愛情,就像戰旗之於民族。
一把雨傘,一個六旬的老人,一個神學院學生,臭雞蛋的氣味,法官空洞的眼神,它們是滋養愛情的根。
一條吞噬鵝胃的狗,一個嘔吐的醉女人,一個啜泣的會計師,一罐子芥末,它們呈現了充當愛情之載體的困惑。
*
一個發現自己在他人中間的人感到了惱怒,因為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不是他們中的一個。
在床上,在他所愛的女孩身旁,他忘了,他並不知道為什麼他是他自己,而不是他觸摸的那個身體。
因為不知道,他遭受了精神黑暗的痛苦,這黑暗阻止他喊出,他自己就是那個在他懷裡顫抖並遺忘了他之在場的女孩。
愛情,或幼稚的憤怒,或一個地方貴婦的虛榮,或牧師的色情,或女高音的鑽石,讓被人遺忘在落滿灰塵的公寓里的個體眩暈。
他們大可以試著相互發現;他們不會發現任何的東西,除了戲仿的圖像,他們將入睡,空虛如鏡子。
*
缺席的呆女孩,無夢地偎依在我的懷中,相比於我可以眺望或穿越的門窗,她不會更加地外在。
當我入睡,透過一種對發生之事的愛的不能,我覺察到了冷淡(允許她離我而去)。
當我抱住她,她不可能知道她會發現誰,因為她固執地獲得了一種徹底的遺忘。
行星系在空間中旋轉,就像飛快的唱片,它們的中心同樣在移動,描述著一個無限擴大的圓,它們不斷偏離自己的位置,只是為了回歸,完成它們的循環。
運動是愛情的圖像,無法在一個特定的存在上停止,又迅速地轉向另一個存在。
但以這種方式決定了它的遺忘,只是記憶的一個託辭罷了。
*
*
他過了幾個小時起來,然後,他再次倒下,相同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這種和空氣的偉大交媾,受到了圍繞著太陽的地球旋轉的調控。
所以,即便塵世的生活邁入了這種循環的節奏當中,這一運動的圖像並不是旋轉的地球,而是男人的軸,插入女人的身體,又幾乎完全地拔出,為了再次地進入。
愛情和生命似乎是分離的,因為地球上的一切,都被振幅和持續時間不一的振動割裂了。
然而,所有的振動都結合於一種持續的循環運動;同樣地,一輛在地球表層翻滾的機車是一種持續變形的圖像。
*
存在唯有死亡,才能誕生,正如陽具離開身體,為了再度的進入。
植物在陽光下生長,又在土地里潰亡。
樹木用許多帶花的、直指太陽的軸,衝破土地。
強有力地高聳著的樹木,最終被閃電焚燒,被斬斷,被連根拔起。回歸了土地,它們便以另一種形式破土重來。
但它們形態多樣的交媾是始終如一的地球旋轉的一種功能而已。
*
和旋轉相結合的有機生命的最簡單的圖像是潮汐。
在海洋的運動中,是地球和月亮的始終如一的交媾,以及地球和太陽的形態多樣的有機交媾。
但太陽之愛的首要形式是從液體元素中聚集起來的雲。
愛欲之雲有時會變成一場風暴,並通過雨的形式返回大地,而閃電就在大氣層中穿梭。
雨水很快就通過一棵固定植物的形式,被重新聚集起來。
*
動物的生命全部地來自海洋的運動,而在身體的內部,生命繼續從鹹水中誕生。
那麼,海洋就扮演了女性器官的角色,在陽具的刺激下溶化。
海洋不斷地自慰。
在海水中包含並孕育著的固體元素,受到愛欲運動的激發,以飛魚的形式噴射而出。
勃起和太陽製造醜聞,正如屍體和地窖的黑暗。
植物無一不指向太陽;另一方面,人,即便陽具挺如樹木,仍和其他的動物相反,必然地移開了目光。
人的眼睛既無法容忍太陽、性和屍體,也無法容忍黑暗,只得以另外的方式來回應。
為此,我毫無畏懼地承認,我的臉就是一件醜聞,我的激情唯有耶蘇維(Jesuve)[1]才能表達。
當我的臉溢滿鮮血,它就變得通紅而淫蕩。
通過病態的反射,一種血液的勃起,一種對猥褻和罪惡放蕩的過分渴求,臉同時背叛了我。
地球被火山所覆蓋,火山就是地球的肛門。
雖然地球什麼也不吃,但它時常地把內臟里的東西噴出來。
這些被喧囂地噴出又落回的東西,從耶蘇維的身旁流淌而下,四處散播著恐怖和死亡。
*
事實上,大地的愛欲運動不如海洋那麼多產,但它們更加迅猛。
地球有時會狂躁地自慰,使地表上的一切事物坍塌。
*
耶蘇維是一種愛欲運動的圖像,它竊取心靈的觀念,並賦予它們一種慘烈地爆發的力量。
*
這種爆發的力量在那些地位低下的人身上積累。
盡享智能,從容生活可以這麼簡單
Sponsored by Mercedes-Benz
在資產階級的眼中,無產階級工人就像帶毛的性器官(或更低級的部分)一樣醜陋、骯髒;遲早會有一場慘烈的爆發,把資產階級無性慾的崇高腦袋砍下。
*
災難,革命,火山,它們不和星辰做愛。
充滿愛欲的革命和火山的爆發,是同天空相對抗。
正如在暴力的愛情中,它們超越了生殖力的束縛。
和天上的生殖力相反,這是地上的災難,是無條件的塵世之愛的圖像,是從不迴避、亦無規律的勃起,是醜聞,是恐怖。
*
那麼,愛,在我自己的喉中尖叫;我就是耶蘇維,是對酷熱、盲目的太陽的猥褻的戲仿。
我要撕開我的喉嚨,我要侵犯那個女孩,對她,我將能夠說:你就是夜。
太陽唯獨地愛著夜,並把其光明的暴力,其卑賤的軸,投向大地,但它發現自己無法達到凝視,達到夜,雖然夜間的大地不斷地把頭擰向太陽輻射的猥褻。
#芥末  #雞蛋  #阿里  #地球  #喬治 
分類:心靈

很難看的東西

評論
上一篇
  • rat

    01/09
    rat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