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美國雜記-功課。

據說,人生在世,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一門功課。  
那麼,我的是什麼呢?  
是克服懶的毛病,或者,有什麼我應該領悟卻還未曾領悟的道理呢?  
每次聽陳奕迅的「床頭燈」我都不禁會想,我的名字,該起什麼樣的作用呢?  
在美國工作的這段日子,除了跟我們幾個台灣來的相處之外,也經常跟墨西哥員工有互動。  
隨著彼此越來越熟悉,偶爾也會跟老墨們相互用英文聊天。  
也因為我們的英文程度是半斤八兩,所以比較容易聊。  
有次抽菸的時候,Hosay剛忙完,也走出來透透氣,看他滿身大汗的樣子,我遞了一根菸給他。  
然後,Hosay深深吸了一口菸後問我:「你喜歡美國嗎?」  
「不,我還是喜歡台灣。」我毫不考慮地說。  
接著,我問他:「那你呢?你喜歡美國嗎?」  
「我也不喜歡,我還是喜歡墨西哥。」Hosay同樣沒有考慮。  
「那你為什麼要來?」我問。  
「For money。」他苦笑。  
「For money?」我說。  
又是吸了一口菸,Hosay開口:「墨西哥很多鄉下地方,經常沒有食物,有時候兩三天才有一頓飯,所以很多墨西哥人願意到美國賺錢。」  
事實上,的確是,有很多粗重的工作、或者辛苦的工作,是美國人根本不願意做的,這些工作都是墨西哥人在做。  
而這也造成一個現象,就是很多時候,美國對於這些偷渡客其實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一直到雙子星被恐怖份子攻擊後他們才開始正視這個問題。  
這一陣子,亞歷桑納州的新移民法更是吵得沸沸揚揚。  
我無法肯定地說亞歷桑納的新移民法是對還是錯,因為在客觀的條件下來看,我無法做出任何結論。  
再回到話題本身。  
雖然世界上有許多地方資源匱乏,挨餓的人數量也並不稀少,  
但對於Hosay所說的話,其實我感到有些難以想像,並且感到有些心酸。  
畢竟,這樣的例子活生生地出現在自己生活周遭,這倒是第一次。  
接著,Hosay又接著說:「我們來的時候,要翻山越嶺,隨時得注意邊境巡邏,然後偷偷進入邊境。」  
「Really?」我無法想像這種只在電視上才能看到的景象。  
Hosay點了點頭:「那得花上幾天的時間,那三四天,我們完全沒有食物,只有一點點水。」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久居台灣,從小不愁吃穿的我們,又哪裡懂得那樣的生活呢?  
「不過,等有天你回到墨西哥,你就是有錢人了,對吧?」我說。  
「Yeah!」Hosay露出了單純的笑容。  
他們都還只是孩子。  
從Migay、Sayoleda,到Hosay跟Tomase,他們沒有一個人超過二十歲。  
年紀輕輕就離鄉背景,我想背後總有許多辛酸的故事吧。  
有的時候我會想,人生在世,我能替這個世界做些什麼?  
世界是不公平的,當我們吹著冷氣吃著美食的時候,世界上有許多人正在挨餓受凍。  
我想我們可以試著從收入中撥出幾百塊救助這些貧困的人們。  
也許我並沒有辦法改變世界,但我仍然希望能夠讓這個世界更加美好,哪怕只是一點點而已。  
學著幫助人,會是我的功課嗎?  
還是很難回答的問題吧。  
我想,還是做好眼前的事情。  
未來,誰知道呢?  
然後來分享一下最近經常在心中響起的旋律。
離開台灣之前,朋友還開玩笑問我會不會聽這首歌然後掉眼淚。
掉眼淚是不至於,但是我確實經常想起這首歌...
我是台北長大的小孩,我對台北,實在有著深深的眷戀。
不過我二十五,沒這麼滄桑啦~"~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美國雜記:前進!Moonbow!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