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美國雜記。

其實這篇已經寫很久了,只是苦於沒有網路,所以只好趁有網路時陸陸續續放上來。  
我知道我消失很久,但是請相信我,這真的不是我願意的...  
我會想辦法跟大家連絡的...  
我很想念台灣,想念大家。  
====================================================================================  
來到美國,感覺上已經過了許久,但實際上卻不過月餘。  
在美國生活,感覺有些新鮮、有些驚奇、有些無奈,也有些寂寞。  
認識了一些同樣來自台灣的人,在美國,華人的圈圈很小,尤其是在KY這樣的地方。  
大部分的華人彼此都互相認識,有什麼動靜,彼此間消息也傳得很快。  
期間,我在這裡度過了第一個不是在台灣過的生日。  
當天店裡非常熱鬧,我想應該總有十來個台灣人吧。  
我跟媽都是五月份生日,於是就一起辦了。  
但我卻並不感到特別開心。  
來的人我都不熟,人很多卻沒有一個熟識的朋友,感覺不大好。  
連生日快樂歌聽起來都有些空洞。  
其中,也有不知道從哪裡聽到消息就不請自來的人。  
我並不是個很會Social的人。  
也不是一個愛說場面話的人。  
我是一個坦率的人。  
也可以說,我是一個任性的人。  
如果不是心裡頭真正想說的話,不如不說。  
如果得陪著笑臉,盡說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談論著一些自己根本不在乎,也不想在乎的事情,  
對我而言,是一種虛偽。  
是不真實。  
真實的世界,感覺,是那麼地不真實。  
有人說,想在這個社會上混下去,這些都是必需的。  
但我想,就是有太多這樣的想法,所以這個世界才會變得越來越複雜。  
如果人跟人的相處不是靠真心,那又有什麼意義呢?  
接著來說說最近的生活。  
最近的我,開始正式上班。  
員工加上我總共有五個台灣人、一個大陸人、一個美國人,以及三個墨西哥人。  
由於我希望能學廚,於是暫時在廚房學習一切我應該學習的事務。  
三個墨西哥人都在廚房工作,加上John跟蜜雪兒兩個台灣人,廚房的溝通其實是很爆笑的。  
廚房的語言總是參雜著中文、台語、英文、西班牙文,再加上一些比手畫腳。  
首先,墨西哥人的英文不大好,中文一竅不通,  
我的英文也不大好,西班牙文則是一竅不通,  
蜜雪兒中英文ok,但西班牙文一竅不通,  
John則是一口台灣國語,略通西班牙文,英文雖然不錯,但由於台灣國語的關係...說英文聽起來像西班牙文...  
不過話說回來,最懂得跟墨西哥人溝通的還是John。  
我跟蜜雪兒都只能用一些簡單的英文加上比手畫腳才能跟墨西哥人溝通。  
我每天跟墨西哥人一起切菜、包春捲之類的。  
他們很有趣,一邊工作,也會放熱情的墨西哥歌曲,也會跟著唱,或者扭一下。  
雖然語言不通,但我深刻的感覺到,即使如此,人們也能用最原始的肢體,或者表情做交流。  
還記得九把刀曾經說,恐懼炸彈是他的一篇論文。  
直到如今,我才明白他想說的究竟是什麼。  
或許,很多時候,我們都太依賴文字、語言,於是我們會有語言不通的問題,也許那會是一個束縛。  
拿掉這些我們既定的框架,跳出語言的束縛,回歸原始,其實人類仍然是可以利用這樣原始的方式去做交流的。  
即便我們都淡忘了這部分的本能,但它仍然在,仍舊沒有消失。  
我現在完全可以體會到這點。  
說真的,我的英文程度並沒有進步多少,員工有一半以上說中文,另外一小半英文也很爛。  
唯一只有一個外場小妹Crystal是美國人,英文最好。  
我想我必須找時間念英文,來美國混,英文卻沒學好,還挺丟臉的不是?  
不過說到底,英文要好還是得硬著頭皮開口講。  
美國人有一個好處,就是他們很喜歡聊天。  
他們知道你英文不好,他們不會嫌棄你,你發音錯誤,他們會教你怎麼發音,也不會笑你。  
或者有時候你真的聽不懂,你可以說:「I'm so sorry,I don't understand,my English is very poor.」  
那麼,他們會再說一遍,如果你還是聽不懂,他們就會換一種方式跟你解釋。  
據說,美國人很無聊,你要跟他們聊天,他們很樂意。  
我相信。  
像KY這種鄉下地方,除了逛mall,不然就是割草,如果不是我們經營餐館,時間絕對多到不知道如何消磨。  
另外一間中餐館的老闆曾對我說:「你在這裡最大的好處就是你可以好好存一筆錢,這裡薪水比台灣高得多,學廚出師後至少都是兩千美金以上的薪水,  
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沒地方花,因為你真正想買的東西都買不到。」  
是好,還是壞呢?  
朋友們,你們覺得呢?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美國雜記~紐約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