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回顧。(下)

再回學校上課,其實有許多的不習慣,應該說,我太習慣自由。  
我對所就讀的高中,有很多不滿。  
我不懂為什麼明明下著大雨,但仍然不準男女生共撐一把傘。  
我覺得學校宣導,不准穿著制服在外面抽菸,換上便服就隨便你,這樣的說法很噁心。  
除此之外,校方有更多的做法,只是為了讓外界「誤以為」我們學校很優秀。  
然而,事實上,卻是一踏糊塗。  
不過很快地,我發現,更難忍受的,是我們的班導師。  
班導師是上校退伍的軍人,一板一眼,在學校刻意男女分班的狀況下,教到我們這個純男生班。  
於是,他軍人的個性得以充分的發揮...  
早上帶隊跑操場,腳步非得一二一二兩個聲音,不然還得增加圈數。  
處罰的方式除了自備的大中小三根棍子,還有做到手軟的伏地挺身或是青蛙跳。  
中午吃飯的時間,拉椅子不能發出任何聲音,不然全班重新拉一遍,而且吃飯不能有過多講話,喧鬧的聲音。  
還有軍中經典的連坐法,意指一人犯錯,全班受罰。  
說實話,我不懂這招拿來帶一個高中的班級有什麼好處。  
在大家都怕受罰的情況下,互相指責成了家常便飯,或是有些天生反應較慢的同學,更是經常受到同學間的冷朝熱諷,甚至拳腳相向。  
童軍椅滿天飛舞的情況,經常可以在班上看到。  
或許是軍中的習慣吧,長官說的話就得絕對服從,不管那是有理還是無理的,這點經常讓大家恨得牙癢癢的。  
為人師表卻不講道理,怎能讓學生信服?  
而且他是我被這麼多老師打過以來,打得最痛的一個。  
幹,那真是難熬的三年。  
但三年間,總是會有些意外的收穫。  
我在高中裡認識了一個莫名投緣的好朋友,也談了一場戀愛。  
那不是我第一次談戀愛,卻是目前為止最深刻的一段。  
那是我第一次想到未來,第一次認真的想過要跟這個女孩子就這麼一直走下去。  
甚至,我開始有了那種,為了她,我一定要變成更好的人的想法。  
然而,或許,我們都太年輕吧。  
在愛情裡,我們都犯下許多錯,那是無法挽回的錯,使我們走上分手一途。  
或許我們都誤解了愛情真正的涵義,或許我們追求的世界其實並不相同,或許我們都曾在夜深人靜時感到深深的遺憾。  
或許。  
或許。  
我一直到現在都記得分手時的錐心刺骨。  
那一年,我高中畢業。  
我考上台北的學校,而她考上了嘉義的學校。  
這麼一來,連我最後一絲挽回的希望都徹底破碎。  
那段時間,我變得很怪。  
我什麼都不想做,容易感傷,甚至掉眼淚。  
當那些計畫好的藍圖,就這麼被瞬間抽離,我很茫然,也很不能接受。  
我想,更準確的字眼,應該是,痛苦。  
很多朋友勸我別太在意,正妹滿街都是,何必讓自己這麼痛苦。  
我認同,打從心理認同。  
但我卻無法忘記她。  
有人說金牛座愛鑽牛角尖,這也算是一種鑽牛角尖嗎?  
然後,那年,我又休了學。  
我想我是個任性的傢伙。  
第二次休學,我找了份便利商店的工作。  
雖然有人對我說:「幹麻做便利商店,雜事一堆錢又不多。」  
但其實我根本不在乎我做什麼樣的工作,也不在乎錢究竟有多少,我並不是很缺錢。  
我只是試圖藉此轉移失戀的痛苦罷了。  
而事實上,這的確達到了我期望的效果。  
上班的日子,其實挺愉快的。  
同事們都很好相處,店長也是個很好聊天的阿姨。  
其中與我最要好的,是跟我上同一個班的女孩。  
她長得挺漂亮的,個性很活潑也很開朗,我想,那段低潮的時期,她影響我頗多。  
畢竟,經常跟一個HIGH咖相處,自己的情緒多多少少也會受到影響而不由自主HIGH起來。  
某天,上班時,她對我說:「大寶,你幹麻經常一副有心事的樣子,走,下班我們去公園抽菸!」  
那天之後,我們除了上班,甚至下班之後的時間也都混在一起。  
其實我很感謝她,因為有她,我才不至於每天胡思亂想,讓自己過得這麼痛苦。  
雖然有朋友勸我,為什麼不乾脆追她,反正我們感情這麼好。  
但其實在我內心深處,始終沒辦法忘記那段逝去的感情。  
當自己還愛著一個人的時候,又如何能去愛上下一個人呢?  
第二年,我決定回學校上課。  
念大專期間,也第一次搬出來跟同學一起住。  
那段瘋狂的日子,先前已提過了,也就不再多說。  
等到我發現自己可以對那段感情侃侃而談,並且能夠坦然面對,已經是將近四年後的事了。  
這些年,我雖稱不上居無定所,卻也東奔西跑,感覺像是在流浪。  
我其實有些慶幸這些年我沒有交往的對象,我從來就不是捨得的傢伙。  
如今,我即將踏入一個新的旅程。  
美國,我來了。  
回顧這一切,心中有些感慨。  
很多人覺得我浪費了許多時光,但我始終相信,那些曾走過的日子,從來就不是白費。  
如果不是那些所謂「被浪費」的時光,我或許不會認識高中的好朋友,或許不會談那場戀愛。  
沒有那場戀愛,或許我不會再次休學,然後認識便利商店的同事們,也不會獲得珍貴的打工經驗。  
或許,我就不會是現在的我。  
或許。  
又是或許。  
然而,回頭觀望這一切的時候,我仍然不禁問自己。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放下了手中的玩具,再也不玩了呢?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原本覺得很可惡的女孩子,竟然開始覺得其實很可愛呢?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開始收起那個傲慢的自己的呢?(卻還是一樣任性)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我開始會質疑週遭所發生的一切究竟是不是對的呢?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覺得人生遠比想像中複雜的多呢?  
是長大後嗎?  
那麼,我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長大的呢?  
是不是年紀越大,這個世界就越複雜呢?  
越來越複雜的,究竟是世界,還是自己的心呢?  
現在的自己,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傢伙呢?  
還是,很難回答的問題吧。  
我想,每個人一生中肯定都會經歷許多階段。  
但,是什麼使我們成為每個階段的樣子?  
是自己?是朋友?是環境?還是媒體?  
當我們有所改變,我們還記得最初的初衷嗎?  
我希望我能。  
我希望我能永遠保有我真實的那一面,不被環境左右,不要媒體告訴我應該怎樣、應該如何生活。  
我希望我能。  
最後,與大家分享一首我很喜歡的歌,聽這首歌,我總是會很感動。  
我想說,這首歌是我的青春,我的心聲。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