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寂寞輓歌(完)

寂寞輓歌(完)  
======================================================================  
許許多多的回憶,不斷浮現腦海。
等我回過神時,已接近中午時分。
我打了一通電話給Amy,Amy二話不說,便對公司請了下午的假出來陪我。
「什麼?Kevin怎麼可以這樣對妳?」在聽完我娓娓敘述後,Amy不可置信地說。
餐廳裡,我紅著眼框,低著頭,看著面前那盤碰也沒碰過的食物,一旁的面紙早已被我用完。
「如果是妳,妳會原諒Kevin嗎?」我問。
Amy哼了一聲:「原諒他?原諒他是上帝的工作,而我的工作就是,送他去見上帝!」Amy氣憤地說。
我們乾笑了一陣後,我開口:「有沒有可能,是我錯怪他了?也許那只是應酬時的逢場做戲?」口頭上這麼說,但卻薄弱得連自己都很難相信這番話。
Amy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如果是逢場做戲,他大可跟妳解釋,又怎麼會整夜任由妳在房內默默哭泣?再說……如果一個男人愛妳,又怎麼會劈頭就先兇妳,又怎會對妳如此不耐?Kelly,我知道妳現在很不好受,但是我站在一個好朋友的立場,我不願看到妳自己騙自己,我想妳得先做好Kevin在外面有別的女人的心理準備……」Amy語重心長的說。
我只覺得一顆心直往下沉。
Amy是情場老手,我想,既然她都這麼說了,也是八九不離十了。
眼淚,無聲無息的落在桌上,Amy坐到我身邊,緊緊摟住我,告訴我,一切都會過去,她會一直陪著我。  
回到家已是傍晚,我打開電視,盯著螢幕,卻什麼也沒看進去。
電視的聲音讓我有種自己似乎並不那麼寂寞的錯覺。
然而,當我關掉電視,那種龐大的寂寞,又如排山倒海的向我襲捲而來。
牆上的時鐘顯示深夜一點半。
Kevin沒有回家。
我倒在床上靜靜盯著天花板。
我輸了,輸得徹底。
面對Kevin,我輸掉了感情,輸掉了工作,也輸掉了自己。
當晚,我一個人縮在棉被中,痛哭失聲。  
接下來的幾天,我也都沒有去公司,我不願讓大家看到曾經能幹的自己,如今狼狽的模樣。
我猶如行屍走肉一般,吃不好,也睡不好。
而Kevin始終沒有回來。
絕望在我內心逐漸蔓延,我想Amy說得沒錯,Kevin在外頭有了別的女人。
好在Amy這幾天一有空就陪著我,否則,我想我很難獨自去面對這一切。
然而,每當到了深夜,我獨自一人面對空蕩的房間,那種深刻的寂寞,使我想逃。
卻無處可逃。  
Kevin出現,已經是一個禮拜之後的事了。
我正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發呆。
這一個禮拜以來,這是我最常出現的姿勢。
Kevin靜靜地出現在房間門邊,用那個屬於他的姿勢,倚著門。
我起身,坐在床沿,望著Kevin,心中極為混亂。  
這些日子,雖然為了Kevin的事,終日以淚洗面,但心中卻越來越常想起Jerry。
曾經,Jerry總會在我傷心難過的時候陪伴著我,但如今,他又在哪裡呢?
好幾次我想打電話給他,卻始終提不起勇氣。
抬頭,我與Kevin四目交接,但他卻有些心虛地避開了我的眼神。
望著他,我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
許久,我們都沒有說話。  
終於,Kevin深吸了一口氣,開口:「都好嗎?」
「都好嗎!?你回來就是要問我都好嗎?你不聲不響跑到外面跟不知道哪個女人瞎混,你說我好嗎?」我的怒氣瞬間被點燃,說著說著,流下了眼淚。
Kevin像是被我的反應嚇到了:「對不起。」他說。
我沒有說話,淚眼冷冷地看著Kevin。
Kevin張口,似乎想說些什麼,卻又沒說出,像是在思索該如何對我啟齒。
「不用說了,離婚吧。」我淡淡的說。
我想,這是必然的結局。
畢竟一起生活這麼久,從Kevin的表情,我可以看出,這也是他所希望的。
雖然,心中百般悲痛,但我仍咬著牙先提出了離婚。
這是我僅有的尊嚴。  
那一夜,後來我們還說了些什麼,已不復記憶,或者說,當時腦中一片空白的我,根本沒有辦法記得任何事情。
唯一記得的,就是我們達成了離婚的協議。
當我告訴Amy這件事的時候,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一把摟住了我。
多年姊妹,Amy很明白,此刻,什麼也不必說。
因為我什麼都不想說。
我們就這麼在大街上漫無目的的遊走。
「那…妳現在有什麼打算嗎?」在一間服飾店前,Amy停下腳步,開口問我。
我搖了搖頭:「一下子,我好像什麼也沒有了…甚至連我努力拼來的主管也沒了…」我無力地說。
Amy望了我好一陣,突然開口道:「走!我們去買東西!」並且勾住我的手,往面前的服飾店走去。
「shopping最能讓女人提起精神了。」Amy說。
出來時,我們手上多了許多大包小包。
「怎麼樣?心情好點了吧?」Amy笑問。
其實我心中仍是亂糟糟的,但我仍然擠出了一個微笑:「嗯。」  
踏進家門,我將手中的大包小包一股腦丟在一旁,頹然坐倒在沙發上。
我想,身心俱疲很適合用來形容現在的我。
望著一旁地上Shopping整天的成果,買再多,也無法填補心中的洞。
寂寞、徬徨、悲傷、憎恨,就這麼不停侵襲著我。
突然間,有一個念頭在我心中閃過。
自殺。
我想逃離,逃離這個令我痛苦不堪的世界。
我要Kevin永遠都會為了這件事而感到內疚。
憎恨幾乎就要充滿我的身體,就在此時,我聽見了心中的另一個聲音。
「Jerry呢?打通電話給Jerry吧,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聽聽他的聲音,也好。」
於是,我用著顫抖的手,撥了那個似乎熟悉,卻又有些陌生的號碼。
電話通了。
一聲。
兩聲。
三聲。
四聲。
「喂?」
那一瞬間,原本以為早已流乾的淚,瞬間,模糊了我的視線。
因為電話的那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即使只是一聲「喂」,也足夠讓我認出Jerry的聲音。
「喂…」我感覺呼吸有些急促。
電話那頭,Jerry沉默了幾秒鐘:「Kelly?」Jerry試探性的問。
「嗯…是我…」我只覺得口乾舌躁。
這些日子,我一直都想打給Jerry,現下電話打通了,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Kelly!好久不見,妳好嗎?我先前聽說妳結婚了,一定很幸福吧?」Jerry聽起來很開心。
「我很好,老公對我很體貼,把我照顧地很好。」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撒謊。
「呵呵,那就好,我真意外妳會打來。」Jerry笑得很開心。
「嗯…那你呢?你好嗎?」比起Jerry熱絡的態度,我的態度顯得有些冰冷,但我實在沒有辦法裝出一副很快樂的樣子。
但Jerry似乎並沒有注意到。
「我喔,我很好啊,下個月要結婚了,我給妳發帖子,妳跟妳老公一起來!」從Jerry的聲音中,我聽出了滿滿的甜蜜。
然而,我卻是心中一沉:「你要結婚了?」我感覺自己的聲音在顫抖。
雖然早已料到Jerry身邊早該有伴,但此刻親耳聽見,仍然覺得心裡頭有些不是滋味。
「對啊,身邊朋友大多都結婚了,也該輪到我囉!」他說。
「恭喜你。」
「妳一定要來喝我的喜酒喔!」Jerry說。
「再說吧,我該掛了,再見。」我只想趕快掛電話,以免自己失態。
隨即,我掛上了電話。  
我想,我是該祝福Jerry。
最後,能再聽到他的聲音,聽到他過得很好,也該知足了。
畢竟,當初是自己沒有好好把握。
那就這樣吧。
於是,我拿出了儲藏室中的麻繩,將之繫在氣窗上,準備告別這個世界。
我緩緩地將頭放進繩圈中。
許多往事,一幕一幕,湧上心頭。
許久,我深吸一口氣,準備踢開椅子。
再見了,Amy,請原諒我的自私……
再見了,Jerry,如果能夠倒轉時光,重新再愛一場,我一定會好好愛你……
再見了,Kevin,我要你永遠都因為想起我而感到內疚!
再見了,這個世界……
再見了……再見了……  
就在此時,手機無預警地響起。
到底,該不該接?
我在內心掙扎著。
但終究,我還是下了椅子,接起了電話。
「是我,妳還好嗎?」是Jerry。
「你…你怎麼會這麼問?」我很訝異。
「我仔細想想,越想越覺得妳剛剛打來,有點古怪,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Jerry問道。
我像是洩了氣的皮球,雙腳一軟,坐倒在地上,內心的情緒再也掩藏不住,就這麼哭了起來。
「Kelly妳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Jerry焦急地問。
我想將心中所有的情緒、所有的事情都對Jerry傾訴,但情緒失控的我,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就這麼哭了許久後,我才勉強說出一句:「我離婚了。」
Jerry先是一愣,接著說:「Kelly,妳聽我說,妳先好好洗個熱水澡,吃點東西,然後上床舒服的睡一覺,妳睡醒打給我,我們再好好聊聊,好嗎?」
我點點頭,才想到Jerry根本看不到,於是我擦了擦眼淚:「嗯……」
或許是我的聲音聽起來相當虛弱,Jerry又說:「不開心的時候,吃點東西,睡個覺,一切都會過去,自古以來,人就是這樣生存下來的,放心吧,不會有事的。」
Jerry那溫柔低沉的嗓音像是有魔力般,讓我感到安心。
我洗了個澡,吃了點東西,很快地,就在床上沉沉睡去。  
那天晚上,我睡得很沉,第二天起了個大早,天空正下著濛濛細雨。
撥了通電話給Jerry,並且與Jerry約好下午一起喝杯咖啡。
浴室鏡子前,我細細端詳著自己。
我必須承認,對於下午的碰面,我感到很緊張。
畢竟,這麼多年沒見,他還認得出我來嗎?
這些年來,他有沒有變呢?
時間,就在這樣的胡思亂想下,以驚人的速度流逝。
我仔細地梳妝打理了一番,努力讓自己看起來不要這麼狼狽,隨後,便匆匆地出門。  
與Jerry多年後的會面,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那樣尷尬、激動。
當他撐著傘出現在馬路的另一端,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
一輛呼嘯而過的汽車,濺起了大片的水花。
水花在空中形成一道優美的弧線,輕輕落下,打濕了我的褲角。
我沒有任何反應,甚至,連那輛車也沒多看一眼。
因為,我的視線對上了他的視線。
他並沒有太大的改變,只是看上去更成熟,穩重了。
Jerry微笑著對我招手。
一切,突然都變得好熟悉,甚至,像是回到了從前。
沒有多餘的客套寒喧,我們很有默契地,走進了從前我們常去的一間咖啡館。  
於是,我緩緩地開始說著與Kevin這段不堪的回憶。
Jerry安靜地聽著,不發一語,但柔和的眼神卻默默的支撐著我說下去。
說也奇怪,在Jerry的面前,我是感到那麼地安心。
只要看見Jerry溫和的眼神,我就有勇氣去面對、訴說那段回憶。
從與Kevin的認識,後來的離婚,到昨晚的想不開…
在我說完之後,Jerry若有所思的望著我:「我很高興妳沒有那麼做。」他說。
我知道他指的是自殺這件事。
「是你救了我。」我望向餐廳的玻璃窗外。
「不,是妳救了自己,我們都有選擇的權利,妳選擇接電話,妳做了正確的選擇,妳還在這裡,我還能跟妳一塊吃午餐,這一切,都是選擇的結果。」他不急不徐的說。
我嘆了口氣:「不說這些了,說說你吧,這些年你都好嗎?」
「還行,頭幾年,有些寂寞,但後來我遇見了Tina,我很清楚知道,她就是我要找的人。」Jerry臉上浮現出幸福的笑容。
「就是你的未婚妻嗎?」我問。
Jerry點了點頭:「嗯。」
我感到心中有些酸酸的,但我仍然對Jerry獻上了祝福:「祝福你。」
Jerry笑得很燦爛:「我很高興能夠得到妳的祝福,真的。」
我報以微笑,沒有說什麼。
沉默了半晌,我忍不住問道「對於我們之間,你曾經感到遺憾嗎?」
Jerry望向窗外:「一直都是,現在,也是。」
我一愣,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卻見Jerry轉過頭望向我:「不過妳可別誤會,我很愛我的未婚妻,只是,人生難免多多少少都有遺憾,那些遺憾,不是說不在乎,就能夠不在乎的;Kelly,我一直都希望妳能夠幸福,我相信妳一定還能遇到懂得如何愛妳的人的,妳要加油,知道嗎?」
我苦笑:「嗯,我會加油的。」
Jerry拿起桌上的咖啡,輕輕啜了一口,然後開口:「前幾年,有一次我跟Tina去海邊玩,我游著游著,大腿突然抽筋,一掙扎,心理面反而越來越慌亂,Tina在岸上曬太陽,根本沒注意到我,我就這麼沉了下去,那時候,我心中只想,我難道就要這樣死了嗎?」
我瞪大眼睛,不明白Jerry為什麼突然說這個。
卻聽得Jerry繼續說道:「我努力掙扎向上,漸漸地,失去了力氣,然後,我看到了一道光。」
「你不會要說那是天堂的光吧?」我好奇問。
Jerry笑了笑:「當時,我也是這樣以為,我用盡最後一絲力氣向那道光而去,突然間,我吸得到空氣了,那裡哪裡也不是,就是這裡,這個現實的世界,後來,幾個小夥子一起將我拖到岸上,我看見了Tina焦急的模樣……我大口吸著氣,這才明白,原來天堂,就是這裡。」
此時,我好像有點了解Jerry說這個故事的涵義了。
見我若有所思的樣子,Jerry又道:「我想妳會明白我的意思,很多事情,換個角度看,便會大不相同,很多時候,平凡、單純,也是一種幸福,妳懂嗎?妳知道,不管發生什麼,我總會祝福妳,願意當妳的朋友的。」他誠懇的說。
我笑著點點頭,眼淚卻忍不住掉了下來。
其實我有些分不清,此刻的淚究竟是遺憾,還是感動,或者,是為了這陣子的委屈。
Jerry伸手替我將眼淚擦乾,笑著說:「傻瓜,哭得這麼難看,人家會誤會啦!」
而我,也笑了。  
夕陽西下,窗外無聲的人群匆匆走過。
金黃色的夕陽灑落一地,嫣紅了我們的臉龐,也嫣紅了每一個人的臉龐。
走出咖啡館,我們在夕陽下給了彼此一個擁抱。
朋友的那種。
「一切,都會過去的,加油。」Jerry抱著我,輕輕拍著我的背。
我點點頭。
「那麼,再見囉,我未婚妻在等我了。」他對我揮揮手,轉身,離開。
望著Jerry的背影,想起Jerry第一次送我回家的情景。
忍不住大喊:「Jerry,要幸福喔!」
Jerry回過身,面帶微笑地對我揮了揮手,沒有多說什麼。
就像當年一樣。
最後,他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
我望著天空,稍早時的烏雲早已隨風飄散。
夕陽好美。
不禁,笑了笑。
而我,也漸漸地,消失在人群之中。  
(完)  
=========================================================================  
後記:
故事,完成在2009年10月22日下午4點半。
心裡仍然殘留著故事中那遺憾的情緒,久久揮之不去。
其實,在寫這個故事的過程中,有許多次都因為太入戲而影響了自己的情緒。
仔細想想,這也正是創作迷人的地方。
對於這個充滿了淡淡遺憾的結局,其實花了許多時間才終於下筆。
其實這不是我最希望的結局,但卻是我覺得最合適的結局。  
而這次把這個故事取名為「寂寞輓歌」其實是覺得,像是Kelly這樣的一個女人,其實是很寂寞的,事業有成,看似光鮮亮麗,但卻缺少感情的滋潤。
加上故事的開始,便用Kelly的自殺作為開場,於是很自然地選用了這個名字  
我想,與Jerry分手,對Kelly的影響也頗深,以致於後來,Kelly都未曾認真交過男朋友。
直到Kevin出現。
說到Kevin,在寫這個故事的過程中,有新進度其實都會拿給幾個比較善於給意見的朋友看。
有次有個朋友問我,Kevin到底是不是一開始就設計好要篡Kelly的位,才跟Kelly結婚的?
我沒有多做回應,是也好,不是也好,總之,這就是人心。
總是難以預料,總會有一些險惡的一面。
實情如何,就讓大家去設想吧(笑)  
人生,總是不斷地在選擇。
很多時候,選擇這個,或是選擇那個,未來之路便會大不相同。
正因如此,遺憾在所難免。
就像故事中Kelly當年選擇了與Jerry分手,造成了往後的遺憾。
而對於Jerry而言,當年選擇放手,而沒有努力去留下Kelly,也成了他心中的遺憾。
遺憾,往往都是在這一念之間發生的。
只要努力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無論人、事、物。
或許,這麼一來,我們的遺憾,就會少一些吧。  
最後,還是感謝各位耐心看完這個故事。
謝謝你們,謝謝。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