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寂寞輓歌(4)

寂寞輓歌(4)  
====================================================================  
與Jerry的相識其實並沒有什麼特別的。
大學時與Jerry唸的是同一所大學,但不同系。
與Jerry的第一次見面是在KTV,當時我們班有個同學認識的朋友多,便約了Jerry班上的同學一起去唱歌。
剛見到他的第一個印象,感覺他是個高大,卻很害羞的男生,甚至不大敢正眼看我,我也並未對他多加留意。
直到他拿起麥克風唱歌的那一瞬間,我才對他留上了神。
他的聲音低沉而溫柔,唱歌的模樣深情款款,與剛才羞澀的樣子完全不同。
一首「男人不該讓女人流淚」唱完,我便開始對這個大男孩產生了好奇心。
有人說,聽一個人唱歌,就可以聽出這個人的個性。
那麼,眼前這個大男孩是不是也像他的歌聲同樣溫柔呢?
然而,我並未上前與他攀談。
一方面有些害羞,另一方面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畢竟,我們只有在一開始互相介紹時說過話,嚴格說起來,我們根本不能算是認識。
就這樣,到了要各自回家的時候,我都仍未能跟他說上幾句話。
心中正覺得有些可惜,便聽見有人喊我。
「Kelly,妳一個人回家嗎?我這個朋友跟妳順路,讓他跟你一起坐捷運好了,不然這麼晚了妳一個人也不大好。」說話的是班上那個交友廣闊的男生,這次唱歌就是他主辦的。
我轉頭一看,他說的那個跟我順路的男生,正是Jerry。  
而我們的緣分,就是這樣開始的。  
「我剛才有聽到你唱歌,你唱歌挺好聽的嘛!」在回家的捷運上,我開口。
「呵呵,是嗎?謝謝妳這麼說。」他靦腆的說。
接下來,我們又閒聊了許多,也交換了彼此的電話號碼。
我們有許多共通處,同樣的星座,同樣喜歡看書,喜歡電影,喜歡音樂。
這讓我對他的好感增加不少。
然後,就在下車前,我問他:「你覺得世界上真的有男人能做到不讓女人流淚嗎?我想應該不可能吧?你說呢?」
Jerry騷了騷頭:「至少我盡力而為。」他望著我說。
我心中一突,雖然這個答案也是歌詞的一部分,但心中竟是有點感動:「我要下車了,學校見。」我說。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回答令我心跳加速,也讓我更想要更深一層的了解這個大男孩。  
隔天,我便打了通電話給Jerry,約他下課後一起喝杯咖啡。
這件事我只有跟Amy說,他的反應則是:「小姐,妳也太飢渴了吧,這麼主動,男生都會被妳嚇跑的啦!」
我想,這就是我的個性吧,比較主動,敢大膽去追求自己喜歡的人事物。
不過電話中的Jerry並沒有多問,很爽快的就答應了。
「這麼乾脆,是否他也對我頗有好感呢?」我不禁心想。
應該是吧,或者說,我希望是。  
當天下課後的小小約會相當愉快。
說是約會,但我其實並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約會,但是在我心裏,我早已認定這是我們的第一次約會。
而漸漸熟稔後,我發現Jerry其實挺健談,加上我們興趣有許多共同點,可謂相談甚歡,不知不覺,就這麼過了幾個小時。
「啊…這麼晚啦?對不起,我沒注意到,妳家人會擔心吧?我送妳回家吧。」他看了看手錶道。
「真的耶,好晚了,那我就讓你送我一程囉。」我說,心裡頭甜滋滋的。
雖然我心裏一直期待在回家的路上他能牽牽我的手,或者送我到家門口時對我告白,不過卻什麼也沒發生。
簡單地互道晚安後,他轉身離開。
望著他的背影,心中那份喜歡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喂,很高興認識你!」我忍不住開口大喊。
轉過頭,他面帶微笑地對我揮了揮手,雖然沒有多說什麼,但我想他應該也是吧。  
Amy說,如果男孩子不喜歡妳,絕對不會送妳到家門口。
「那他喜歡我囉?」我笑得很像白痴。
Amy竊笑著:「妳自己談戀愛還問我啊?問妳自己最準啊。」
「唉唷!人家想聽聽妳的意見嘛!」我拉起Amy的手,撒嬌的說。
Amy笑罵:「都幾歲人了還撒嬌呢,要撒嬌去找妳的Jerry去。」
隨即我們笑成一團。  
接下來的日子,我和Jerry便時常相約出遊。
第一次和Jerry看電影,是去看當時紅到破表的鐵達尼號。
電影院裡冷氣很強,讓我只得不斷搓著雙手藉以取暖。
Jerry看在眼裡,什麼也沒說,就這麼一把握住了我的手。
Jerry的手很暖,暖到連我的心也溫暖了起來。
他對我笑笑:「這樣就不冷了。」他說。
電影散場後,我們兩人的眼框都是紅紅的。
「愛哭鬼。」他笑道。
「你自己還不是在哭。」我不甘示弱的說。
「行啦,我們去吃東西吧。」他說,隨即,一把牽起了我的手。
我手輕輕一縮,卻仍是任由他牽著。
其實我心中很想問他,我們現在究竟算是什麼關係,但他沒提,我也就沒問出口。  
回到家後,心裡頭又是甜蜜,又是苦惱。
終於,忍不住打了一通電話給Jerry。
「你有沒有什麼話想對我說?」我鼓起勇氣,劈頭就是這麼一句。
「啊?」電話那頭的他,顯得有些失措。
「我說,你有沒有什麼話想對我說?」我又重複了一次。
電話那頭的他沉默了一下。
「你怎麼突然問這個呢?我不知道妳想說的究竟是什麼…」許久,他緩緩地說。
我心裡頭有些生氣,他明明知道我想說的是什麼的,如果不喜歡我,又為什麼牽我的手?
於是我怒道:「那等你敢面對自己的感情的時候,我們再來討論這個問題。」
隨即,我掛上了電話。
倒在床上,我將臉埋進了枕頭裡,心裡頭又羞又急。
羞的是我居然這麼直接的對他透露我的感情,急的是我不知道他心裡頭究竟是怎麼想的。
就這樣,我倒在床上胡思亂想,就在快要睡著時,電話響起。
「喂。」是Jerry的聲音。
「幹嘛?」我問。
「厄…我在樓下,可以請妳下來一下嗎。」他吞吞吐吐的說。
「幹麻?」我口氣仍然不大好,但其實心裡頭早已氣消。
「我有話想跟妳說。」他說。
我稍微梳了梳頭髮,走下樓去,只見Jerry有些忐忑地走了過來。
我望著他,沒有說話。
「對不起…」他說。
此時我再也忍不住了:「對不起?你來就是要跟我說對不起嗎?你每次送我回家,對我那麼好,手也牽了,你到底想怎樣?就說一句對不起嗎?」我大吼。
「Kelly妳聽我說…」他著急地說。
「你不要說了,我要上樓了,你就當我發神經吧…」我邊吼,眼淚隨即奪框而出。
「我喜歡妳。」Jerry突然大聲說道。
我愣住了。
「你說什麼?」我的聲音細若蚊鳴。
「我喜歡妳。」Jerry凝望著我。
我只感覺心跳加速:「你白痴啊!你…你喜歡我幹麻不早說?還說什麼對不起,你故意要看我出糗啊?」我故做生氣,卻已羞紅了臉。
Jerry走到我身前,輕輕拉起我的手:「剛才妳在電話中突然這麼問,我一下子也愣住了,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讓妳這麼生氣,對不起,但我真的喜歡妳,妳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我破涕為笑:「我很任性,又愛生氣,而且我很愛吃醋,你受得了嗎?」我說。
Jerry將我輕輕擁入懷裡:「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妳。」他溫柔的說。
那一瞬間,時間似乎凝結了,似乎連地球都暫時停止了轉動,一切,似乎都不同了。  
雖然此刻的我為了Kevin的事心煩意亂。
但憶起這些往事,仍然使我嘴角上揚。
那是一段極為不同的日子,Jerry總是對我百般呵護,從未曾對我兇過。
他成熟穩重,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似乎只要在他身邊,一切都不會有事。
那是我第一次興起了結婚的念頭。
我們總喜歡躺在房間裡對著天花板計畫我們的未來。
該養幾隻狗、該生幾個小孩、誰睡左邊誰睡右邊、窗簾該用什麼花色、床單該用什麼顏色,家裡該如何裝潢。
許多往事仍歷歷在目,但,回頭太難。
那些夢想未來的藍圖,後來,我們一件也沒有完成。  
年輕的時候,就跟很多人一樣,我有著一顆不安定的心。
總是認為自己會遇見更好的,也仗著自己年輕,認為一切都還能重新來過。
雖然Jerry對我很好,但漸漸地,我們之間的那種激情終究是冷卻下來了。
許多當初認為的體貼,都成了爭執的藉口。
很多時候,我就是想吵架,互相吼來吼去的那種。
但Jerry總是很溫柔地說著他的看法及感覺,這點讓我越來越無法忍受。
加上其他一些小細節,這些問題,使我想逃,我不願意面對這些問題。
於是我毅然決然地選擇了另一個當時追我追得很勤的男生。
當我跟Jerry提出分手時,從他的表情我可以看出,自始至終,他都是這麼愛我。
他是愛我的啊!那一瞬間,我突然好希望他能開口留住我。
但他卻什麼也沒說,只是靜靜地凝望著我。
許久……許久……他才開口:「我只希望妳能夠快樂,就算我們沒在一起,也希望妳能找到一個比我愛妳的人,我一定會祝福妳的。」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淚水,卻從他的眼角悄悄滑落。
而我的眼淚像是止不住的水龍頭,不斷湧出:「Jerry……對不起……對不起。」我能做的,也只是不停的道歉。
Jerry替我抹去滿面的淚水:「妳沒有對不起我,感情沒有對或錯,祝福妳,再見了。」
起身,Jerry默默地離開。  
至於那個讓我決定離開Jerry的男孩,我們只在一起寥寥數個月。
我總會忍不住拿他與Jerry相比,這才發現,原來我早已在不知不覺中,習慣了Jerry的好。
習慣成自然,便不覺得有什麼特別。
當我意識到這點時,我非常痛苦,我後悔當初與Jerry分手,卻也沒有臉回去找他。  
曾經我不斷尋找,尋找一個比Jerry更好、更愛我的男人。
但我失敗了,終究,我發現,在我心中的Jerry,是沒有任何人能夠代替的。
於是,與Jerry的那段情,成了我此生最大的遺憾。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