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寂寞輓歌(3)

寂寞輓歌(3)  
===============================================================  
「沒有回家,那妳們去哪兒了啊?」Amy一邊竊笑,一邊故意問著。
「妳明知故問。」我有些忸怩。
Amy笑得很大聲,然後道:「恭喜妳啊,Jerry之後,妳終於認真交了個男朋友。」
「不過我們沒有在公司公開,我可不希望聽到別人說什麼『唉唷!女強人變成小女人了!』之類的屁話。」我說,可是心裡頭甜甜的。
「呵呵,隨便妳們吧。」  
雖然我們並沒有對公司公開,但大家仍然可以察覺到我似乎不像從前那麼討厭Kevin了,進而從先前「Kelly跟Kevin經常一起吃晚餐」的八卦中,又傳出了更多的八卦。
對此,我跟Kevin都沒有多說什麼,就讓他們去猜,而對於這種「秘密情人」的關係,我們其實也挺樂在其中的。
我不再感到寂寞,我相信,過去的那些等待,都是值得的。
現在的我,是這麼的幸福。
我相信Kevin就是我要找的那個人,也是頭一回,在我心中,有了結婚的念頭。  
Kevin並沒有讓我等太久,在我們交往週年的紀念日上,他跟我求婚。
我激動地點著頭,流下了眼淚,讓Kevin將婚戒套上我的無名指,那是一個女人最幸福的位置。
他替我擦去眼角的淚水,輕輕摟著我:「我們要結婚了。」他說。
「嗯,我們要結婚了。」我抬起頭,望著這個迷人的男子。
現在應該說,是我的未婚夫了。
我可以想像,此刻,我的笑容是多麼地幸福洋溢。  
當我們終於對公司公開我們的關係,並且宣布結婚的消息時,大家似乎都顯得頗為驚訝,但隨即,也對我們獻上了祝福。
「主管,我還以為妳是不婚主義者呢!」
「哎呀,若不是Kevin這樣的白馬王子,也配不上我們主管啊,哈哈!」
「祝你們白頭偕老啊!對了!還要早生貴子啊!」
在哄堂大笑中,我們微笑著,接受了大家的祝福。  
「恭喜妳啊,終於要嫁人了。」結婚的前一晚,Amy在電話那頭對我說。
「有必要說『終於』嗎?妳自己不是也還沒嫁人?還說我呢!」我故意佯做生氣。
Amy笑道:「唉唷!我可是個男人愛不釋手的小女人呢,行情好的很啦!」
「妳還真敢說。」我也笑了起來。
笑聲漸止後,Amy突然開口:「妳有邀Jerry參加妳的婚禮嗎?」
我沉默了。
Amy也並沒有催促我回答,電話那頭,只有默默的呼吸聲。
許久,我才開口:「我根本不確定他是不是還用那支電話。」
「嗯,我明白。」Amy簡潔的說,並沒有多問。
我想Amy知道,我並不想提起Jerry,尤其是在我結婚的前一晚。
放下電話,我看著鏡中的自己:「別想太多,妳一定是最幸福的新娘。」我對鏡子裡的自己說。  
婚禮進行的相當順利,當晚,我看著被親朋好友灌了個爛醉而倒在床上不省人事的Kevin,我替他換下身上的衣物,並用濕毛巾輕輕地替他擦臉,這才強烈的意識到,我們結婚了,我是眼前這個男人的妻子。
不由得,揚起一陣幸福的微笑。  
接下來的日子,是一種用文字很難以形容的感覺。
似乎生活中的一切都變了,也似乎什麼也沒有改變。
在現實之中,卻有那麼些不現實的感覺。
Amy說那是太幸福所產生的不真實感。
是吧,Kevin的確對我很好,一個人時的那種寂寞感,已經很久沒出現過。
我想我是幸福的。  
有人說,快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一點不錯。
我們的婚禮,似乎還只發生在昨天。
一轉眼,卻已過了大半年。
而上個月由我主動提出讓Kevin接手我的職位的結果也下來了。
很如願地,Kevin坐上了我的位置,而我做回原本的小職員。
只因我不願別人閒言閒語,說我的丈夫是個吃軟飯的。  
直到現在,我都仍然不能確定,是不是這個決定,導致了後來的結果。  
Kevin上任的那一天,我們部門替他舉辦了一個慶祝會。
Kevin摟著我,輕輕地對我說:「謝謝妳,我愛妳。」
那日的話,言猶在耳,但接下來的日子,卻與過去的大半年幸福時光,相差甚遠。
先是Kevin時常下了班後,說要應酬,要我自己先回家。
他甚至忘了我們的紀念日。
為此,我們吵過幾次架。
但他總說我任性,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在工作崗位上能表現好,一切,都是為了讓我過好日子,也為了我們的婚姻。
這些話,聽在我耳裡,是顯得那麼諷刺,畢竟,那份幸福的感覺已大不如前。
但即使如此,我卻也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漸漸地,我感覺到Kevin對我越來越不耐煩,一點稀鬆平常的小事,也能引起他的脾氣。
我們之間的對話越來越少,他回家的時間也越來越晚。  
直到那一天,Kevin回到家,我替他拿了拖鞋,一抬頭,卻聞到一股女人的香水味。
隨即,我在Kevin的領口發現了一個口紅印,就像很多三流連續劇女主角抓到丈夫偷吃的劇情一樣。
雖然並不是一個完整的唇印,但身為一個女人,我很確定那是口紅留下的痕跡。
「你去哪了…?」我發現我的聲音在顫抖。
卻見Kevin一臉不耐:「妳問這麼多幹什麼?跟客戶吃頓飯而已,有必要問這麼多嗎?」
那一瞬間,我聽見幸福破裂的聲音。
如此刺耳,如此難堪。
我忍住眼淚,輕輕的說:「你的口紅印忘了擦了。」嘶啞的聲音,幾乎連自己都認不出這竟會是自己的聲音。
我衝回房間,將門緊緊鎖上。
就在關門的一剎那,眼淚跟著滑落。
我不明白,當初那個溫柔的白馬王子,怎麼會變成如今的模樣?
那些幸福的生活,怎麼會就這樣煙消雲散,不著痕跡?
那個留下口紅印的女人,有比我好嗎?比我年輕?比我漂亮嗎?
如果我沒有將主管的職位讓給Kevin,是不是這一切都不會發生了?
或者…Kevin與我結婚根本就只是想爬上我的位置呢?
我無法停止腦中的胡思亂想。
後來,還想了些什麼,我已不復記憶。
我只記得,那一夜,我哭了好久。
而Kevin,他未曾來敲過門。
一次也沒有。  
隔天我對公司請了病假,並且關在房間裡,直到聽見Kevin出門上班後,我才打開房門。
我頹然坐倒在沙發上,即使沒照鏡子,也能感覺出自己哭腫了的雙眼。
腦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該怎麼辦。
「就算我們沒在一起,也希望妳能找到一個比我愛妳的人,我一定會祝福妳的。」突然,腦海中浮現這句話。
我想起了Jerry,那個大學時期的男朋友。
想起許多往事,想起了與Jerry分手時,他對我說這句話時的表情、語氣。
曾經,我以為我找到了,我以為那會是Kevin,卻沒想到…卻沒想到…
想到這裡,又不禁紅了眼框。
客廳裡,該有的家具一應俱全,卻是顯得那麼空蕩,世界上,人是如此的多,卻為何又感到如此寂寞?
「有一種寂寞,是無論身邊是否有人陪伴,都如影隨形的存在的,或許那就是我們每個人必須背負的原罪吧,我們都是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離開時,也是一個人,其實每個人都是寂寞的,所以人才要過群居生活,才需要朋友,才需要婚姻。」Jerry曾經這麼說。
不知道Jerry現在在哪裡?他好嗎?
突然有一種想打電話給Jerry的衝動,卻沒有勇氣……
只是任由自己在回憶裡,慢慢浮沉……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