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深夜隨筆

由於土地公跟老媽說,現在農曆七月,還是不要搬家的好,於是搬家的事情延後了。  
不過仍然很多事情可以忙。  
客廳該用什麼樣的燈,樓梯間該用什麼樣的璧燈,要用什麼樣的窗簾,廁所要用鏡子就好,還是用鏡箱好,家具的擺設又該如何?  
光是這些問題就夠我跟老媽頭大了。  
算一算,當初從東區老爸那搬到新店,再從新店搬到大坪林,再從大坪林搬到中和,再搬回新店,再從新店搬到中和學校附近,接著又從中和搬到花蓮,加上這次搬家,一共是七次。  
我想,我已經快要變成搬家達人了。  
搬家很累,我想,應該沒有人喜歡搬家。  
每到一個新的地方、新的房子、新的環境,都得重新適應一次。  
還好我的適應能力還不差,不然我一定會忍不住跟老媽抱怨一番。  
雖說如此,在老媽告訴我她這次回台灣的目的就是要搬家後,我還是忍不住對她說:「又要搬家喔?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們在躲債,還是幹了什麼壞事在跑路勒。」  
不過話說回來,我很喜歡我即將要搬去的新房間。  
新房間挺大,除了我房間原有的家具之外,甚至有足夠的空間讓我擺下一張雙人沙發。  
這對我這種喜歡宅在家裡的傢伙來說,是很不錯的。  
不過我最喜歡的,是一整面的落地窗。  
落地窗外是一塊比我房間還大的陽台。  
放張公園椅,對我這種愛抽菸的傢伙來說,是很方便的。  
說到宅,其實我一直不懂,為什麼很多人喜歡把宅男或是宅女前面加個死字。  
漸漸地,似乎常常待在家裡就會被冠上宅男或者宅女的稱號。  
我今年二十四歲,勉強還能說得上是年輕。  
但這個社會的價值觀,已經跟我小時候相差甚遠。  
從前總聽人說:「沒事就乖一點,待在家裡,不要一天到晚往外跑。」  
現在,乖乖待在家裡反而變成一種罪。  
我們都太習慣被傳播媒體牽著鼻子走。  
女人就得要性感、女人胸部大才能有自信、男人就得要是型男、金錢至上,好像男人只要有錢,就能騙到一堆想當少奶奶的女孩。  
不對吧?  
「千禧夜我們說相聲」中,趙自強有一段話說得好。  
「其實現在所有的問題就是沒有人可以教我們怎麼活了,當傳統價值崩潰,社會型態、家庭結構瓦解,網路當道,唯一能教我們怎麼活的就是媒體,媒體告訴我們什麼呢?買買買,趕快去買,買買買也成了我們生活中的最高指導原則,再也沒有任何直達指示,帶我們渡過這心靈空虛的時代。」  
媒體告訴我們買這個、買那個,不要待在家裡,待在家裡是死宅男。  
說穿了,我們要出門,他們才有錢賺。  
漸漸地,我們被引導去追求更高的物質生活。  
名牌包包、手上破萬元的手機中有一堆我們平常根本不會去使用的功能。  
漸漸地,我們忽略了我們的心靈是需要去充實的。  
當然,這並不是指全部,但是我們不能否認,社會的價值觀早已在不知不覺中變成這樣。  
心靈越是空虛,越會去追尋更高的物質生活。  
扯遠了。  
總之,我想說的只是,這個社會病了。  
其中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來自傳播媒體。  
怎麼樣好、怎麼樣不好、怎麼樣對、怎麼樣不對。  
在這樣的洪流中,我們如何用心去體會一切,而不被環境左右?  
被扭曲的價值觀,如何去做修正?  
在這樣的時代中,我想,這是我們值得深思的一門功課。  
啊...我原本不是要說搬家的事情嗎...  
Maybe next time...  
晚安。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