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颱風夜。

「你在幹麻?」接起電話,電話那一頭傳來朋友熟悉的聲音。
「我在淋雨。」我道。
「啊?真的假的?」朋友。
「嗯,而且不是一般的雨。」我說,手中的菸幾乎被雨淋成落湯菸,卻兀自倔強的燃燒著,不肯熄滅。
「不然是什麼雨?」朋友好奇的問。
「狂風暴雨。」我酷酷的說。  
=============================================================  
今年的第八號颱風「鳳凰」帶著紮實的結構以及來勢洶洶的氣勢,直撲台灣。
而我還在花蓮,首當其衝的花蓮。
其實對我而言,這是一個頗為新鮮的體驗,畢竟,我從未在花蓮遇上過颱風。
從今天下午開始,風雨便逐漸增強,到了晚上更是不得了。  
晚餐後,我倒在床上,悶的發慌。
颱風天,出不了門,待在家裡也是無所事事。
翻過身,透過房間內的落地窗,我看著陽台。
「不然,到陽台去淋雨吧。」不知道哪來的聲音,在心裡響起。
到陽台去淋雨聽起來有點荒謬,畢竟陽台是有頂的,怎麼淋,也淋不爽啊!
但,當我站上陽台,沒幾秒的時間,我的上半身就濕了一大片,頭髮也整個塌下來。
我看著外頭一陣白濛濛,爆射的雨滴在狂風的加持下,看起來一點也不像是從天上下下來的,反而,像是前方不遠處有個巨大的蓮蓬頭,開足了水力,直直往我這裡噴。
其實淋雨這種事,我平時壓根就不會想到,況且,淋雨感覺就是要跟女孩子一起,要身邊沒個女孩子,想必淋起來也沒什麼滋味。
但也不曉得為了什麼,今天,我想淋雨。
或許是因為太無聊吧。  
我努力感受著每一滴雨水,但很快地,我發現這是一個不可能的任務。
千千萬萬的雨滴灑落我一身,在我還來不及感覺時,便已打濕了我身上每一吋。
「那就算了吧。」我告訴自己,然後,閉上眼睛純粹享受著淋雨的感覺。
淋著淋著,淋出了許多畫面,淋出了許多記憶中那些擁有特別意義的女孩們。
我想起了我的初戀。
想起了互相喜歡著,卻遲遲沒有對彼此說出口的遺憾。
想起了曾讓我廢寢忘食坐在電腦前玩網路遊戲的女孩。
也想起了與我約定好30歲沒結婚我們就要結婚的女孩。
然後,思緒停留在三年前,那個讓我傷心欲絕的女孩。
往事幕幕,我對不起了誰,誰又對不起了我,有些心酸,也有些遺憾。  
我點燃一根菸,靜靜地,在雨中抽著。
菸總是可以舒緩胸口的那股淡淡的酸意。
雨水溼透了我的全身,冰冷的雨滴自我的髮稍順著我的臉頰滑落。
然後手機響起。
我隨手抹了抹手機上的水珠,接起電話。
「你在幹麻?」接起電話,電話那一頭傳來朋友熟悉的聲音。
「我在淋雨。」我道。
「啊?真的假的?」朋友。
「嗯,而且不是一般的雨。」我說,手中的菸幾乎被雨淋成落湯菸,卻兀自倔強的燃燒著,不肯熄滅。
「不然是什麼雨?」朋友好奇的問。
「狂風暴雨。」我酷酷的說。  
掛掉電話後,我轉身走回房間。
脫下早已溼透的衣物,房間地板濕了一大片。
我感到有點冷。
有點冷。
但,又怎麼樣呢?
冰冷的身體,遲早會暖和起來。
就像冬天過後,春天總是會來。
而冰冷的心,也是同樣的道理吧。  
是吧?  
是吧?  
是吧。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