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成為怎樣的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時常想像著,在很多年以後,我會成為怎麼樣的人。  
然後,我回顧我的一生,到目前為止,是不是有什麼原因,讓我成為現在的我,現在的我,又會造就未來什麼樣的我?  
在很小的時候,我只想成為一個像是老爸,或是老媽這樣的人。  
因為在我一大清早背起書包準備上學時,他們還能夠再多睡一兩個小時。  
早起對我來說,是非常痛苦的事情,從小就是。  
當時的我,根本就沒想過以後想變成怎樣的人。  
但偏偏,小學六年,學校幾乎每年都會要求我們寫一篇關於未來志向的作文。  
小一的我,攤開空白的作文簿,擠盡腦汁,終於在作文簿上寫下了「我以後想當國父。」  
當初只是單純的覺得國父很屌,大家都說他很偉大,而且每間教室都掛有他的玉照。  
但後來,卻被老師約談了,談話內容早已不復記憶,不過,老師似乎有些質疑我人格發展的健全性。  
從那天開始,我不想當國父了。  
接下來的幾年,凡是遇到關於「我的志向」這類的作文題目,我一率順應潮流。  
「我想當太空人!因為可以探索未知的星球!」  
「我想當科學家!因為可以改善人類的生活!」  
「我想當警察!因為可以打擊犯罪,把壞人通通抓起來!」  
「我想當軍人!因為可以保家衛國,不讓別的國家欺負我們!」  
那樣年紀的男生,熱門的志願也差不多是這些。  
回想起這些時,其實心中是有些感概的。  
因為在作文簿中出現的志願,我其實從未真正渴望成為那樣的人。  
從來沒有。  
然後我想起了曾經與朋友討論過「人性本善還是本惡?」這樣的議題。  
就跟很多想知道答案的人一樣,最終,我與朋友並沒有討論出結果。  
但,我始終都記得,小的時候,大家的志願,都是正面的,沒有一個人的志願是做壞人。  
就像是男孩子小時候總是愛看的機器人卡通,裡頭上演的總是外星大魔頭侵略地球,而地球派出正義機器人打退大魔頭的戲碼。  
雖說是很老梗的戲碼,但當時的我們仍然深深著迷,欲罷不能。  
我們愛看的並不是外星大魔頭如何如何侵略地球,而是那種正義的一方總會獲得勝利的熱血澎湃。  
沒有人小時候願意當一個大壞蛋,誰都想當保衛地球的正義超人。  
然而,卻為何許多人,在長大後卻成為了人人不齒的壞傢伙?  
肯定與成長的過程、環境有關。  
在其背後的故事,我想,總是令人心酸的。  
我很幸運,在成長的過程中還算順利,雖然父母離婚,但那並沒有對我造成太大的影響。  
老爸和老媽其實都是愛我的,我比誰都要清楚。  
即使我沒有成為能夠保衛地球的超人,我仍然是個跟超人同陣線的好人。  
至少,我不會刻意去傷害別人。  
印象中,第一次發現自己真的很渴望成為誰,是小學時在電視上看到了某歌星的演唱會。  
我並不想成為某歌星,但我對他身後沉浸在音樂裡,露出陶醉表情的樂手老師著迷不已。  
我想玩音樂,成為一個樂手。  
當時父母早已離婚,於是,我分別告訴他們我決定要玩音樂的事。  
「玩音樂能混飯吃嗎?不要老想一些有的沒有的,好好念書找個正當工作!」老爸在聽完我的話後,兇巴巴的念了我一頓。  
其實我心裡很納悶,畢竟,當初是因為老爸,我才會開始接觸吉他,怎麼他會如此反對?  
況且,我不明白玩音樂哪裡不正當了。  
幾天後我告訴老媽。  
老媽的反應跟老爸相差甚遠。  
「玩音樂?很好啊,想做什麼就去做,不試試看怎麼知道行不行?而且你很有天份,小時候你都還不會講話,就會跟著我伊伊呀呀的唱兒歌。」老媽開心的說,相當支持我。  
怪不得他們會離婚。  
但我並沒有因為老爸的話而放棄好不容易找到的夢想。  
對於堅持的事情,我並沒有那麼容易妥協。  
或許是遺傳到老媽的個性,也或者因為金牛座的固執。  
啊......老媽也是金牛座的......  
而老爸方面,則是似乎發現我把他的話當耳邊風,每天還是不斷的在練習吉他,他很不爽,非常不爽。  
為了這個事情,他兇過我幾次,唸過我無數次。  
我也很不爽,而且比老爸更不爽。  
然而,在一連串的革命之後,老爸總算是放棄阻止我玩音樂了,但他總是在唱衰我......  
幾年後,我組了樂團。  
那是一段快樂的時光,大大小小的比賽與表演,那是許多人一輩子也沒有過的經驗。  
又幾年後,因為一些事情,我退出了樂團。  
想當然,老爸沒有放過這個好機會,不斷地冷潮熱諷。  
但我並不後悔,我覺得那是我人生中極為重要的一個階段。  
音樂,永遠在我人生中佔有一席之地。  
然後,我開始感到迷惘。  
我對未來完全失去方向,甚至無法確定現在的自己,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漸漸的,我感覺到自己正在這個大環境中迷失自我。  
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什麼該?什麼不該?  
然後我驚覺,「想成為怎樣的人」對我而言已經不是小時候所想的那麼簡單了。  
從前所認定的「怎樣的人」指的純粹是職業上的區分。  
但如今,那些都不重要了。  
對現在的我來說,「自己是怎樣的人」,比起「自己是什麼職業」要來的重要多了。  
不管表面上如何,內在的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於是,我開始著重心靈方面的成長,有許多瓶頸,也有許多知易行難。  
但我很努力。  
我渴望能夠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我渴望能夠改變這個世界不完美的部份,哪怕只是一點點。  
這是我短暫人生中的小小願望,畢竟,難得在這世上走一遭,沒有點貢獻,未免也太遜了點。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達成這個願望。  
未來,有著太多不確定,但,我可以選擇我想成為怎麼樣的人。  
最少最少,我永遠都將與正義的超人同一陣線。  
只要自己不為非作歹,也算是替維護世界和平盡了一份心力吧?  
朋友們,咱們一起,維護世界和平吧。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